太重义气的武松

咱们知道实际上施恩霸占快活林,也是不正当的,作为一个牢城里的官,你能霸占快活林,这也是黑白两道通吃了。但是武松就因为施恩对他的恩,所以他就报答施恩。为别人,为朋友两肋插刀,这是武松的性格,而恰恰是这样的一种性格,接下来描写被张都监给利用了。张都监是蒋门神的朋友了,所以为了替蒋门神报仇,就专门利用了武松的这么一个弱点,就是知恩报恩,个人恩怨很重的弱点。所以吹捧奉承,小恩小惠,把他引到家里头,甚至要把家里的丫鬟嫁给他等等。武松很快地就上当受骗了。这里还可以看出来,就是我刚才讲的,人当落难的时候,虎落平阳被犬欺么,在落难的时候是需要一种温情的,哪怕像武松这样的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他也是需要一种温情的,需要一种江湖上的朋友之情的。正是因为这一点,是他过于轻信了张都监那种恩惠,对张都监居然是感激涕零,发誓要报恩,在内心中发誓要报恩。所以当张都监家半夜喊捉贼的时候,他想到的是什么呢?想到的是像“张都监相公如此爱我,他后堂有贼,我怎么能不去救护呢?”一定要挺身而出,结果恰恰中了奸计,被人家当做贼,实际上是张都监设下陷阱么,把他当做贼给抓起来了,差点就因此送了性命。
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武松是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一步一步地被逼的对社会现实越来越来越看得透,越来越见得明。同时也对自身的价值,自身的地位越来越看得清,越来越见得明,是双向互动的,一方面是他一生的行为,一方面是社会的逼迫,在这两方面的夹力下,他的性格的发展,他的性格的演变过程当中,武松应该说是成长起来了,或者说武松成熟起来了,而这种成熟的顶点有一段很有趣的描写,也是很难加以解说的描写,就是他的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的描写。应该说在这之前,武松杀潘金莲、杀西门庆已经带有一股血腥气了。尤其是杀潘金莲,在胸口就这样把刀拉开来,然后把五脏六腑给掏出来,真的非常非常地恐怖,非常恐怖。潘金莲即使该死该杀,也不该这么死,这么杀。但是武松就这么做了,他觉得这才痛快,复仇要痛快,他觉得这才痛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