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恩仇的武松

“醉打蒋门神”的时候也是充满血腥气,也是打得很痛快。但是接着往下走的时候,武松已经几乎丧失了一种理智,丧失了一种约束。大闹飞云浦,一举诛杀两个公人、两个杀手,然后就返回到鸳鸯楼,杀马夫、杀丫鬟、杀张都监、张团练、杀蒋门神、杀亲随、杀张都监夫人、杀张都监的儿女、张都监的养媳……等等所有的都杀了,所有都杀了,一下子杀了十五个人。那个杀的过程是非常恐怖的。你想在月光里,在烛影当中,刀光霍霍,腰刀砍缺了口,再换朴刀,就是一个劲地杀。从中堂,杀到前门,再返回来,再杀,尤其是杀妇女。真是一不做,二不休,小说里写“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一百个,也只是这一死”,他想到反正我是该死了,这个时候他有一种自轻自贱的感觉,已经到这份上了,我活着没有意思了,我干脆就杀人吧,所以杀得血溅画楼,尸横灯影。这里写的是武松非常强烈的复仇情绪,同时也写武松性格当中那种阴暗,那种狠毒。但是经过这么一个发泄出来以后,尤其当他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这八个大字的时候,你可以看出,已经不像个英雄了,像个匪徒了,像个杀人凶手,杀疯了的失去理智的杀人凶手。所以正是在这怒焰冲天的杀戮的背后,体现出武松内心当中的杀人的快意,或者血祭的一种快意。大恩大德,报恩报德他是尽情的快意的;抱冤报仇也是快意的,叫快意恩仇么!两方面都是快意的。在这复仇的血腥中,当然他自我的生命,自我的生命的那种自我的尊严的确得到了一种认定,是有一种快感的。武松在杀了这么多人以后他说:“我方才心满意足”,这是“快意恩仇”的核心性的心里特点。什么叫“心满意足”,这时候自我的生命,自我的生命的自我的尊严得到了一种认定,你瞧,我有这么大的能耐,我有这样的一种本事,我不只敢作敢为,而且敢一不做二不休,就做到了,敢于牺牲自己的生命去做我愿意做的事情,这样能得到一种快感,但这种快感建立在牺牲了那么多的人的前提下,真的有点恐怖,真的有点恐怖。
但是恰恰是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你体会到的是现实社会能把人逼成魔,能把一个好人,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在整个社会秩序当中,安分守己的这么一个英雄人物,被逼成一个像妖魔,像凶魔一样的人,是被逼的。那么正是在被逼成魔的过程当中,武松也得到了一种新生,他看透了社会的丑恶,当然在另外一方面,咱们也可以说,他看透了自己性格当中这样一种快意恩仇的那种丑恶。所以当他对现存的社会体制完全失去了幻想以后,他知道他才获得了一种自我的认定,获得了自身的价值,当然也就获得了他的绰号,叫行者。作为一个行者,他对现实社会,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完全失去了信心,不抱任何的幻想。

本文来自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1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