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7 我只想做一件有趣的事

早些年有北大才子陆步轩选择卖猪肉,后来有人学医7年半放弃读博做面包,近来又有北大毕业生应聘中学保安。

大材小用、高人低就一方面反映出就业形势的严峻,另一方面也不排除这些高人中本来就有像陆步轩之流植根于底层的奋斗梦想。不过,当记者问“为什么一定要当面包师”时,放弃读博的高材生回答:“我也没说一定要当面包师,只是想做一件有趣的事,就这么简单。”他这话真没毛病,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只要不违规不违法。追求自我,顺着性情去做事,是幸福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放弃出国读博,转行做面包是应了己愿,无可厚非。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一个人要等到大学毕业、“深造”7年半才发现自己所做的原来不是自己喜欢的,这是否辜负了大好的青春?是否意味着那么多年的辛勤付出没啥意义?从父母、学校培养人才的角度来说,就相当于他们建造一幢大楼,临到封顶时突然发现需要的只是几间活动板房。这样的浪费、这样的付出与期望是不是让人痛心呢?

能一路过关斩将,考进名牌大学,又具备“考博”的水平,学力肯定杠杠的,思考问题肯定也是比较全面和深入的。即使不深造,凭借名牌大学医学专业“7年半”的辉煌经历,就是拔尖专业技术人才,已是潜在的事实精英。显然,在专业领域,这样的优秀青年是普通人难以取代的“大才”,从创造社会价值的大小来说,肯定是面包师所不能达到的。面包师解决的是人的肚肠饥饱问题,而医学精英解决的则是人的病痛折磨乃至医学突破上的问题。当人的价值和能力可大可小时,是发挥大价值好,还是发挥小价值好?当一个人的兴趣和社会、国家的需要发生冲突时,是选择价值,还是选择兴趣?是满足个人,还是满足家国?答案不言而喻。

每个人都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都希望能做自己觉得有趣的事。这近乎本能。兴趣有别,喜好各异,但不要忘了,喜好和兴趣也应不断变化的,这种变化一般表现为两个方面:一个是自身的认识和境界不断提高,之前的兴趣也随之发生变化;另一个是环境或外界的需要使我们调整自己的喜好和兴趣。像面包帝这类只顾内心而完全不顾外在,恐怕也不太妥当。

我不是说做面包师不好,也不是说其趣味不雅,我只是觉得人之前的努力和改行如果差距太大的话,不太合乎常理——恐怕也有不少人和我想法差不多。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13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