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5 师生互动:回易宗鑫

宗鑫:感谢你的真诚。现就你信上所问略作回复。字音一旦误读,成了习惯,确实难以更正,个人觉得以义辨音,以法辨音,以词记音比较有效。如“安土重迁”中“重”,从词语意思出发就好记了:留恋故土,不想搬迁,读“zhòng”不读“chóng”;“为”、“血”等多音字可以根据用法区分读音;前些年我老是把“沁人心脾”中“脾”读错,但我发现“脾气”这个常见词读得对,这样一联想就不会读错了。

“凡是有数个短语并列的,我都会去推敲它的逻辑是否有问题。”你有这样的敏感是好事。这种敏感性是在做题的实践中逐渐变敏锐的,它能帮助我们快速锁定病灶,但要准确判定还需要理性分析。

语病的辨析遵循从“句子结构”到“语意逻辑”的原则,不管什么句子,都是先分析句子结构,弄清各个语言片断充当的句子成分,如果理性上搞不清楚,可以造一个和原句结构一模一样的句子进行类比,基本上就能判断出对错。如果句子结构没有问题,再从“语意逻辑”上有无歧义、是否合乎逻辑等。

对于你指出《始得西山宴游记》阅读文本中的“时隙也”的错误,我已经更正过了。感谢你的提醒。其实,人人都会有“灯下黑”的体验。我题目出好后,包括文本,我都校对过,甚至不止一次,但是,仍然有自己发现不了的错误。

至于作文,你说你明白了“大而空”不好,“以小见大,由浅入深,层层递进”才好,从写作理论上讲,的确是这样。其实你那封信就很好,写得很实在,你列举了具体的问题,从字音、语病到作文的探讨,遵循了从简单到复杂的逻辑,思路也很清晰。这就是好文章。

令我特别欣赏的,是你学习的较真劲,还有你与之相应的安静沉稳的气质。比如前天的作文,你二次写作时提出了疑问,为便于分析,先回放一下你的原段:

“都说‘天道酬勤’,比起在人生中途罹难的司马迁,有更多的人是打自出生起便身逢乱世,因此他们的大气魄、大胸襟能跨越更长的维度,直击我们的心灵。晚唐之时,辉煌不复,有的只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悲叹;东周之际,礼崩乐坏,我们看到的是一批儒家后生扛起了‘礼义’的大旗;混元开天,洪水汹涛,是一人挺起了中华的脊梁……这些人都是乱世造出的枭雄,是背负民族山河前行的人,纵使生时不为认可,可未来的人们终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你说用“杜甫流离”“后儒行义”“大禹治水”等例佐证“大气魄、大胸襟能跨越更长的维度”的观点,是为了突出“更长”二字,才“由近及远”排列人物。这番用心很好!

不过,我也表达两点看法:第一、“比起在人生中途罹难的司马迁”,既然以“司马迁”为参照,就只能列举司马迁之后的人,“东周之际”“大禹治水”的时代在司马迁之前,不能用于佐证。第二、“他们的大气魄、大胸襟能跨越更长的维度,直击我们的心灵”,这里,“他们”是主体,“我们”是客体;“更长”(不管有多长)都是“他们”对历史(包括“我们”)的影响,也就是说,起点是在“他们”那里,合理的逻辑还是从古到今。

最后,提醒一句:常见字不能写错。“基础”的“础”是“石”字旁,你写成“足”字旁;《现代汉语词典》里只有“一味”,没有“一昧”。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13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