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菜蔬】马铃薯也有春天

   六月里回家,父母问,马铃薯挖回家了,带些进城去。满满一袋的它们,拳头大小,凹凸不平的脸面,都是笑眯眯的酒窝,看着喜欢,也就答应了。
更因为是,它们方便存放,袋子装着,放在厨房的任何角落,它都能心平气和的在那里,不像一般菜蔬,要冰箱伺候,要保质期。跟我一道进城的马铃薯,待在菜篮里,从没有系紧的袋口里探出半个笑脸,我却没有时间去安慰它。

虽然喜欢,只是需要它耐心的等候,想着六七月份,台风要来,狂风暴雨不能出门,或菜市场里没有多少可卖且贵,马铃薯才能成为一盘菜。很多时候在厨房挥舞锅铲,都忘了它呆在角落里,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
其实,很多年很多回,马铃薯带回来,居然忘记吃了,慢慢的,有的干瘪腐烂了,有的从酒窝里长出了嫩黄浅白的芽,一副瘦骨伶仃的样子,相互的缠绕在一起。发芽的马铃薯,是不能再吃的,又带回山里。夏天的马铃薯倒是不会发芽,泥土里挖出来直接存放,可以很长一段时间。它也不急不躁,要么成为一道菜,要么回到泥土里。自己做不了主,也就认真等待。

秋去了冬来,春天的气息,弥漫在我们身边。寂静的马铃薯,似乎耐不住了心境,酝酿着开始发芽、长根,成不了盘中餐,也得考虑其他展现自我的形式。生活在尘世,每一种植物,都有才华绽放的时候,奉献给他人有短暂,自然也有长久。此处不适宜,自有适宜处,做为食物很重要,繁衍后代造就来年,一样必须。
小个的马铃薯,你就随意吧,自身的营养能照顾好就可以。大个的马铃薯,是每一个酒窝里都有新芽的,切成块状,可以多种几个地方。能者多劳,刀切的苦痛,很快能在泥土里冒出更多的嫩芽,孕育更多的希望。挖好的沟壑里,铺着一层底肥,单个的,块状的,安心的接受滋润,底肥在发酵,它们在成长。

一簇簇的芽儿出来看世界时,已经春暖花开的时节,大地一片歌舞升平。忙碌的季节,村人时不时的去关注,去凝视,这普通的马铃薯,也是一季重要的菜蔬。自给自足的农耕年代,地里种出了什么,菜篮里就有什么,盘子里才有什么。在远离县城的山里,马铃薯的春天,是在六月里。
地里没有什么菜,辣椒茄子,还是矮小的藤,瓜类连雄花都没有开,能有什么可以下饭?莴笋、田田菜已经开花,除了霉干菜,只有马铃薯及时来到。挖回马铃薯,个头不一,大的留着做菜,小的直接一锅煮熟,手指一捏,皮就褪了,然后当饭吃。

  是的,有时煮上一锅马铃薯,就不烧饭了,开始几个好吃,多了就有点涩,还有点麻,或是没煮透。吃不了的,再给猪吃,人半盘,猪半盆。马铃薯,一旦进入村民的生活,在很多天里,人和猪成了同甘共苦的兄弟。

离开山村,蜗居县城,新挖的马铃薯,父母都是挑选些大个的捎来。最开始吃一两次后,也就逐渐怠慢了它们。马铃薯当饭吃的年代经历过了,舍不去的是感情,可是也有些敬畏感,童年时代的记忆还有些许的阴影。

如今的马铃薯,赶上好时代,一个有以前两三个大,两个马铃薯,切丝是满满的一大盘。菜油熬老了,放入拍碎的大蒜,闻着香气时,倒入马铃薯丝,小心的伺候着,看着似乎半数加入一勺子的醋,还有辣椒丝,很快一盘醋溜香辣马铃薯丝,喷香在面前,大快朵颐。
生活在尘世的马铃薯,是有智慧的。它既然来了,就会等到展现自我的地方,平心静气的。我想着,相伴多年的它,那一脸酒窝一脸笑意,不就是人生的豁达与乐观?

来源:左语右文,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