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理发店

嫂子理发店在我所居住的小区楼下,是福聚巷里一间不起眼的小店。

这间理发店位于幸福宜家小区的底层,是一间临街商用门面房。门脸不大,夹身在一排装修豪华的服装店、美发屋、诊所、修脚房之间,更显得逼仄而狭小。门前临街,早晨时分,街道两边,沿街就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豇豆、洋芋、西红柿、茄子、大葱、胡萝卜等等。每到下午,街面上就更热闹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不时传来吆喝声,南来北往的人们穿红着绿,对面东城夕鹫小区门口,树荫下每次都能看见手摇着蒲扇的两个老人,满脸微笑,优哉悠哉,不紧不慢地扯着家常谈东说西,偶尔还会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那笑声穿过街道反弹在理发店两扇终日闭着的玻璃门上,格外响亮。

吃完午饭,估计理发的人少了,我推着母亲下楼,刚到理发店门口,就看见从门前的台阶上下来一个小伙子,回头对店里的老板娘说“姐,我走了,回头见。”隔着玻璃从门缝里流出了一阵舒缓的音乐,伴着一声“慢走,欢迎再来!”

站在门外台阶下,我看见了店里正在理发的老板娘,她也看见了我,“哦,你来了,快进来!”说话间,一缕缕头发伴随着她手中的剪子缓慢地滑落到地面上。

进了店门,看见店里还有三位顾客:两位老太太,一位年轻女子。他们分别坐在左右两边的座椅上,说着,笑着。

这是一间不足十五平米的小店,左右两边的墙上分别挂了两面镜子,镜子下面各有两把黑色的专用座椅,迎面墙上有几层错落有致的木质格档,分别摆放着不同颜色的染发水、烫发水、卷发棒等一些洗护用品。墙的后面就是洗面盆,上方悬挂着热水器,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张发型各异的宣传画,给简洁齐整的小店添了一抹明快的色彩,登时饱满起来。木质格挡下面的铁笼子里躺着一只猫,懒洋洋地,眯着眼睛,蜷缩成一团。

“还是和上次一样,剪短一点?”老板娘边笑边问,简单地洗了洗头发以后,老板娘就开始给母亲理发了。

“对!对!对!”我也微笑着一边应答,一边伸出右手的拇指与食指做出两厘米的手势。

随着咔嚓咔嚓的声响,她手中的剪刀贴着母亲的耳际游走,一撮撮银白的头发从梳子的平面上断开来,擦过鬓边,堕在肩头,翻转着,滚成一团,沿着红色披布的褶皱轻轻地滑落到地面上。

       午后的阳光把店面塞得满满的,空调的温度不高也不低,我侧转身,背着阳光站着,让母亲整个的身子曝晒在阳光里。阳光一下子把母亲原本稀疏的头发剥离得根根清晰,头发稀疏的地方,头皮散发着油亮的光,头顶那一块黑斑显得格外刺眼,理发师剪刀的每一次梳理,都拨动着我内心的斑斓。

“人呀,在一个地方住得久了,就不愿意挪窝。”我身旁那个穿着黑底红花的老太太若有所思地说道,“城中村改造,搬迁是迟早的事。”旁边那着拿着小圆扇的另一位老太太接着他的话应道。

“这村委会的干部心也太黑了,听人说,开发商除了按照正常拆迁补偿协议办法以外,还给每位村干部额外多补偿了六十个平米,这不等于多给了他们一套房子吗?”黑底红花的老太太愤愤地说道。

“哎!都苦了老百姓,谁叫咱不当官呢。”旁边那位年轻女子对着镜子一边描眉画眼一边对小圆扇老太太说,“这三伏天热死人了,前两天我爸打电话说让我回老家找份工作,说老家凉快,我才不信呢!”他边说边转过身来,目光紧盯着手机,接着说道:“去年夏天我回去,把人没热死,到了晚上蚊子把人能咬死,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要说回家挣钱了。”浓厚的陕北话音中透出对故乡深深地不满与厌恶。

“这几年,农村建设得也很好呀”小圆扇老太太疑惑地问道。

“好个屁!那里有我在城里过得舒服自在,”年轻女子低着头看着手机,手机的抖音里发出杂乱地声响,“你看我昨天在抖音里发的视屏,点击量已经过一万三了,少说也能挣二百块。城里多好,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晚上,我在房子里脱光衣服,从这个屋子到那个屋子,光着屁股跑来跑去,有谁笑话我,哈哈哈……”放浪的笑声一浪又一浪,高过了音乐的声音,尽管看不见她那低着的脸颊,但通过对面墙上的镜子,我仿佛看到了她心灵深处的庸俗与粗鄙,卑贱与沉沦。

 于是,我想在门外透透气。这时,理发店不时有进进出出的人,有趁着星期天领孩子理发的年轻妈妈,有快递小哥送进来的包裏,有拎看鲜菜进来的邻居,门外台阶的凳子上,还有三个正在坐摇摇车的小孩,旁边的一位妈妈说:“我家楼上的小姑娘真争气,今年考上了研究生。”旁边另一位年轻的妈妈接着她的话茬说:“看人家的孩子多好!真羡慕!”大家站的站、坐的坐,有说有笑扯着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俨然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自从偶然发现了这个理发店以后,我再也没有换过别的地方。其一,是嫂子理发的技艺,认真地态度,以及公道的价格,赢得了众多回头客。其二,这里有浓厚的市井气息人间烟火以及浓浓的人情味儿,来得次数多了,慢慢地熟悉了,便让人产生家的感觉。

当我推着母亲走出理发店时,仍然有络绎不绝的人出出进进,我抬起头,一缕阳光透过梧桐树叶的缝隙,直射到门额上,“嫂子理发店”的匾额熠熠生辉。

生活就是这样,琐碎而又平凡,很难找到一种解脱,可以替代感伤;很难找到一种力量,抛开现实捆绑;很难找到一种自由,心情得以释放。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平淡的时光里有爱人陪伴在身旁,快乐的成长,慢慢地变老。

风轻轻地拂过脸颊,吹着母亲刚刚洗过的头发,发梢还缀着几滴水珠。

来源:读写新讲堂,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