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庄稼】芝麻花开大路旁

单位在郊区,最欣慰的事是可以在有闲时出门走走。花花草草,随风摇曳,婀娜多姿地静候每一个走近它身边的人,嫣然一笑,就是一个季节。

秋风起,银杏黄。想着马路外的草们,不知有没有因为季节的变化而憔悴?两日未见,路还是路,它们,可否换了容颜?“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何必让心拘谨在室内。

阳光灿烂的季节,出门走走,宽了心情,多了热情。何况,高三竞日的忙碌与焦虑,压抑着总是该有个快乐的出口。过了校门口的红绿灯,路旁是高大的银杏树,落脚无泥,也努力着迎接在小城的秋天。从北方来到南方,从故乡到异乡,叶子虽然瘦小,但终究是翠绿的。适应了环境,扎了根,也是懂得为当地人做贡献的。结了银杏果,在枝头,小青枣一般,像人一样,在漂泊中被哪接受了,就及时奉献,获得他人尊重,社会的认可。 

心里想着,走过了一大排的广告牌,眼前蓦然出现了一大丛一大丛齐人高的碧绿,在晨风中婆娑着。绿叶间有长方体的果荚,顶端还绽放着古旧灯笼般的白花!

是芝麻,是的。熟悉的山村植物,是我亲切的故乡兄弟。在这车来人往的城许大道上,错落有致、绵延而去的,多是樟树、枫树和低矮的灌木景观緑化带。路外,是私人的园艺场,遍植绿树、桂花树、玉兰花、丛竹。

这路外的小小土堆上,竟是成片高低起伏的芝麻,足足有几十平米。它们已经是婷婷玉立很长时间了,只是我从来没有注意它们的存在,如今叶间的果荚都胀鼓鼓的,像个幸福的孕妇,顶端偶有几朵正绽放的白花。

芝麻,是乡村里常见的植物,可难得有人专门腾出家里肥沃的土地来给它们。似乎只是在地头田埂,或许是坡地、山脚,山芋、玉米、花生、黄豆不能种的地方,随意撒下几粒种子,得闲时去瞅瞅,拔去杂草,密了就间苗,疏了则移几株,就听之任之,看天收。

芝麻虽然长相普通,却个性十足,没人疼缺少爱,就靠自己。浑身散发刺鼻的气味,食草动物避之唯恐不及,虫子也不去招惹。花生、黄豆,是野兔松鼠的最爱,芝麻却是清闲的活着。自己的世界挺好,清风明月,松涛阵阵,蜜蜂、蝴蝶理解它,花开的时候,不约而来,生意盎然。花开花落,果荚隆起,里面是四排整整齐齐的芝麻,在等待着成熟。一旦果荚裂开,欢呼雀跃的芝麻们,是一个个黑色红色的顽童,纷纷跳将出来。

芝麻花开马路外,它们的脚下,是公路翻整堆成的砾石,很多植物没法生长。熟悉芝麻秉性的人,是相信也是期待,有意无意间的一洒,也就有了这一大片的芝麻地,这一大片的盎然生机。

走过它的身边,心里澎湃着、激动着,眼前晃动的都是修长的芝麻秸,洁白的灯笼花。当路外的蓝色喇叭花黄色南瓜花依次出现时,虽然个个娇艳硕大,可是我心里荡漾闪动的却是芝麻花。

开在路边的芝麻花,平平常常的,一如默默无闻朴实无华的民众。尘世间美好的东西很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既然来到尘世,就好好的活着,不争不抢、不急不躁,在一个别人不屑的地方,努力地成长,一样可以成为绿荫,奉献自己的成果。

芝麻花开大路旁,喧嚣与浮华都与它无关,最多,只是看看,安静地不说一句话。只在自己的天地生,节节拔高,绽放,结果,然后,等待我的到来。

漂泊多年的灵魂,在芝麻花开的时节,找到皈依的所在。

来源:左语右文,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