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的颜色都是一样的

  上午,手机突然无服务信号,电话打不通,显示提示:有什么问题找营运商。

   手机出现这种情况,联系到近期的一些事情,是我预料之中的事。

   手机用不了,第一个反应是首先想办法打电话告诉母亲,我的电话出了点状况,我是平安的。有事情打工作电话。

   母亲说,刚打你电话无法接通,不在服务区,以为你过关去澳门了。我想了想,不对啊,你去哪里一早就会发信息给我啊,今天没有。所以我有些纳闷。

   记得,二十年前,流浪在西藏,母亲的一个电话,我立马回去。

  电话不通,才知道谁在你心里的位置是最重要的。

  朋友说:电话不通,也才知道你在谁的心中是最重要的。

  也许是吧,在这个薄情寡义的俗世,没有谁会关注你怎么样。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包括我自己。

   朋友趁休息,带小孩去板樟山的观光隧道。他发朋友圈说给网络骗了,所谓的观光隧道,就隧道壁上的一些视频而已。我说:隧道风景怎么样不要紧,要紧的是陪伴。

   有空时带璁儿去玩,璁儿看到路边的小石头就示意我捡给他玩。每次捡两个,璁儿两只手拿着的石头相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回家把石头带回去,家里积了很多的石头。我把这些石头收集起来,等璁儿大了,告诉他,爷爷陪过他。

   刚入秋就遇上台风雨,零零散散来了无数场,记到第八场,却不想再去记了。对我来说,雨有一场足够了。

   下雨的时候,刚好走到门口的鸡蛋树边。密密匝匝的雨落到鸡蛋树叶,好像脸上的泪痕。从高往低淌流,在叶尖聚成一滴,似泪珠,一滴滴地落地上。

    拿出手机,冒着雨把这些镜头拍下来,有人问我:下雨有什么好拍?我说,拍一场带泪的离别。

   离别,有时候是把思念拉长,由源头蔓延四方,如心脏通向浑身的血管,如母亲牵挂着天各一方的我们。

   有些熟悉的人,有些熟悉的地方,离得时间久了,心底里生出思念的情愫,浓了,烈了,邃密了,不知不觉中转化为文字。

   从心里流泻而出的文字,渗拌在绵绵曲转的河水里,流到大海,回到母亲的脚板底下。

   母亲就是那些熟悉的人之一,故乡就是那些熟悉的地方。

    有朋友告诉我,回到乡下建了一所房子,每次回去才有真正回家的意义。

    无论房屋好与差,有一间屋子,有插香烧香的地方,才算是故乡,心也踏实了。

    听到他的说话,我沉忖着:无论是花,或落叶,或雨,怎么样也要找一个安放自己的地方吧。

   其实,每个人故乡的颜色都一样的,有苦难也有欢愉。

庚子年六月廿四日夜,整理于半爿茶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