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每场秋雨

  上午,九点十三分,初秋第二场雨,十几分钟的雨,虽然短暂,对渴望雨的我来说,已算是过足久逢甘露的瘾了。

   班哥下午两点半在阳江发信息给我:买了几个粽子给你,晚上我们一起去渔栏吃饭。

   六月中旬班哥回阳江看他母亲,来珠海时捎上十个阳江的粽子送给我。阳江的粽馅料颇丰富,鲜虾仁、半肥瘦猪肉、咸鸭蛋等,粽子够大,差不多有一斤一个。

  那次班哥来到珠海是五点多,我在办公室吃了他的粽子,晚饭都没吃。十个粽子拿回家,每天早晨带一个到办公室,放微波炉加热当早餐。

   七月中旬,班哥又回去看母亲,回去前我叮嘱他回珠海时帮我买几个粽子,班哥这次因为陪他母亲吃了晚饭再回来,上次买粽子的档口粽子卖完了,所以没有买到。

   班哥母亲九十多岁了,每个月班哥都抽空开车回阳江,陪老人家喝早茶或吃饭。

米亚罗枫叶,图片来自网络

   十一点十三分,办公室雨蓬响起雨声,第三场秋雨来临,这场雨有半小时左右,算是弥补了上一场雨的缺憾。

   刚开完会,朋友阿常打电话过来说,从老家带了一些李子,有空到他做生意的档口拿点李子快递给我母亲。

   我心里嘀咕着:什么李子那么好,又不是野生的,现在李子到处有得卖,去到他家要三十多公里,干脆寄就不行吗?

   阿常好像看穿我的心,他在电话里说:你狗日的别看不起这几个李子,我是我母亲昨天冒雨到果树摘的,并精心挑选,她千叮万嘱我,一定要送到你母亲手里。另外,我母亲也备了一份给你的,还有一些山上采摘的石茯。来不来你自己决定吧。

   阿常说完就挂电话了。中午去阿常泥湾市场的档口拿李子和石茯,阿常告诉我:回去这么多天,我母亲每天都跟我提起你老是夸你好。依我看,狗日的,跟你做朋友十多年,从来就没有发现你是好人。

    第四场雨,下午一点三十三分,在南廊与这场雨偶尔。我想,今日的雨,是为我圆梦而来。

   阿坝州米亚罗的朋友阿达,发了几张落在地上的枫叶给我,并附上一段文字: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几片枫叶先红了。今早出门口时,看到门口的两棵枫树地面有几片枫叶,知道你喜欢就拍了发给你,什么时候再来米亚罗呢?你寄过来的冰鲜收到了,虾和鱼都很新鲜,我母亲说几十岁了,第一次吃海虾和海鱼,她让我感谢你。

    阿达是阿坝州米亚罗镇上开饭店和旅馆的,每次去米亚罗吃和住都在他家饭店和旅馆。

    有一年中秋过后,我又去了米亚罗。半夜里,我的急性肠胃炎发作,外面下着小雨,本来是想忍着天亮再处理,后来顶不住了,敲醒阿达向他要药。吃了一些药还不见好,又拉又吐的。阿达和他母亲穿上雨衣,把我扶上摩托车尾架,他骑车母亲坐在我背后夹扶着我,送我到小镇唯一的诊所。

    医生不在诊所住,阿达骑摩托到几公里外的村子里把医生请来。要打点滴输液,母子俩守着我一直到天亮。

    打完针水,雨还没停,回到阿达的旅馆门口六点多了,下摩托车时,我看到门口的两棵小枫树地上,有几片深红的枫叶沾着雨水,捡了起来放到鼻子底下,轻轻闻着枫叶的气味。

   岭南枫树稀少,看过香山的枫叶,看过多伦多的枫叶,看过九寨沟的枫叶,唯独阿达旅馆门口沾着秋晨雨水的枫叶,记进我的心里,记得很深很深。

庚子年六月廿一日夜,整理于半爿茶舍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