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一些琐碎事

 小魔女晴晴站在电视机前面看电视,此时此刻,我的耳边老是萦绕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老纪刹,走开,不让开就撒泥沙了。”这是父亲在世时常说的话。

    侄子锋儿小时,喜欢站在电视机前面看电视,遮住了父亲看电视,父亲拉长声音喊道:“老纪刹,走开,不让开就撒泥沙了。”锋儿大多时转脸过来冲父亲作着鬼脸。

    饭前酒后,父亲会跟我们说些以前的故事。乡下放电影,有些人跑到银幕前站着电影,后面的人叫了几次不听,抓了几把泥沙扔过去,站在前面的人全坐下来。父亲说:“以后,看电影时,有人站前面,只要大喊一声,不让开就撒泥沙。那些人就乖乖坐下来。”

    有次,母亲同父亲闹别扭,去了顺德三妹家。我出差回来,到父亲家吃饭。父亲一边做饭一边苦笑:“‘神明’是不能得罪的,世界上最不讲理的人是女人,千万不要得罪家里的女人。比如你妈这类。说她几句,害得我自己做了几天饭。能忍就忍,不能忍就到外面喝杯茶再回来。输给自己的女人不算输。”

     父亲跟母亲吵架,大多数都是父亲输,认错的人是父亲。我们知道父亲有些时候的确是受了委屈,大家安慰他。父亲有许多理由为自己的认输找借口,例如常说的:“她比我小,我得让她”“这辈子就喜欢一个女人,有什么办法呢?”“你妈太辛苦了,她这个大后方不容易啊!”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去世十年了,农历六月初十是父亲诞辰。

    他在世时,初十过生日,初九那天,按父亲的说法,各路“反王”“公主”“郡主”纷纷提前来到珠海大会shi,因为属猴,父亲把我称为“fei王”,五弟、六弟都叛逆,称为“反王”。

    初九初十这两天父亲是不做事的,在家里迎接他的各路“反王”“公主”“郡主”。门铃父亲站起来摆手对大家说:“我来开门,你们猜这是谁到?”

    父亲开了门,躲在门背后,等进来的人脚跨入大门,父亲搞个突然袭击,“呔”的喊一声,把对方吓了一跳他就跑。如果是二妹,就会丢了行李跟他追:“这老家伙老像个老顽童,吓死我几万个细胞,赶紧赔钱。”

    如果是外甥他们走前面,父亲把门打开,手指朝着外甥们点着大笑说:“哈哈,老纪刹。这群老纪刹。”

    六弟是经常迟到的,父亲摇着头嚷道:惯犯,没办法。他打电话给六弟:“你开什么车?全家最假精就是你!世界假精,国际假精(不靠谱)。一大家子人就等你一条小蚯蚓。”过了一会父亲打电话给六弟:“慢慢开,注意安全,大家等你。”

    当天晚饭是在家里吃,父亲的家准备了一张可以坐三十个人的大圆桌,这是他到桌椅厂订做的。

    父亲是喝白酒,各路“反王”“公主”“郡主”面前放一只半斤装的大水杯,每人一杯酒,喝不完的人钻桌底。

   这么多兄弟姐妹中,酒量最差是我,母亲给我倒的白开水,喝了几年没发现。有一年被大妹发现了我和母亲造假,父亲罚我和母亲两个钻桌底三次。各路“反王”“公主”“郡主”们才解了“恨”。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小时候长得胖嘟嘟的,所以大家叫他“猪仔”。村里小伙伴跟我打架都叫“猪仔”,我拿着石头砸破了别人的头。父亲说:“对自己的村人不能动武,他们叫我的花名,你就告诉他们,我爷爷叫糖公轩,一起叫。无论怎样都不能动手,打伤别人要赔药汤(药费)的。如果他们还喊,我把他们父母的花名告诉你,他们喊你也喊。”

   父亲把“三千话”“草包理”“打鸟鹰”等等的花名告诉了我。

     曾经做一个项目,担心资金不够。打算找父亲探探他的口气,看他能不能在万不得已时支持一下。

     那天父亲在家里喝酒,听说我的来意后斩钉截铁地说:“大胆去做,我是你的大后方,顶不住时找我。”

     项目虽然做得很艰难,但最后总算完美收官。其中出现过困难,有想找父亲帮忙的念头,心里考虑:还不到紧要关头,还是自己想办法。

     项目完成了,找父亲喝酒。父亲告诉我:“其实,如果你找我,我也是无计可施啊。但我会跟你一起去想办法。”我非常意外:“你没办法为什么当时不阻止我?”父亲看着我说:“那时看你志在必得的样子,不忍心泼冷水。乞食仔,老爸没本事,说是做你们的大后方,其实,也只能在你们万一失手时,给你们提供住和吃饭的地方,别的,真无能为力。但,我会和你们在一起。”

图片来自网络

    九十年代初,父亲在水湾头找了一些事做,过来帮工的大表哥阿妙,推装载着泥土的斗车下坡转弯时,撞到别人的小车。跟阿妙一起的阿达悄悄用家乡话告诉阿妙:“赶紧躺下诈死,这是豪车。”阿妙听说是豪车,立即倒在小车前面。车主下来说:“是你撞了我的车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父亲过来,大骂阿妙:“撞了别人的车还装死,你的良心狗叼走了?马上起来道歉。”说着踹了阿妙一脚。对车主说:这是我的工友,修车多少费用,由我承担。

    “男人的心,可以装万千委屈;但千万不要藏着亏心亏理的事。大丈夫男子汉,做错就要认。不要做阴阳人,面前说一套,背后来一套。别人说背后话,是很正常的事,他认为你做得不对不合他的心意,他们就得说背后话。没有听到,就当他们放臭屁。男人做人做事,要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就算做‘恶人’,也要做一个讲理的‘恶人’”

   这些话,是父亲在世时,经常跟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们说的,我一直记着。

庚子年六月二十日下午,记于龙腾湾山庄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8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