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见香奴


    “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这是宋人刘瑜写的秋天的诗,两句诗,满纸秋色。

    前晚和北方朋友聊天气,朋友告诉我:实时气温19度,北风。我说:还可以。如果是南方,就爽了。

   朋友:体感是冷,不是凉。南方人永远不理解东北人对夏天的恋恋不舍!

   正处于南方靠南的我,此时饱受入秋前的酷热:北方人永远不懂南方人对冬季的热恋。

   朋友:我们也深爱冰天雪地的冬天!那才够味啊!

  真是,朋友作为北方人留恋夏季,我眷恋冬季,各有所恋吧。

   难怪几天里,一时风雨一阵酷热,原来是要立秋了。江北万层山峦金黄色斑斓,江南依然满塘荷花飘香。真是隔着一条河就隔着一个世界。

   远去的故乡,到了立秋前后有句老话:秋前秋后,水鬼度碟挠。这话是大人吓唬去水塘嘻闹的小孩的。不过,立秋前后,经常发生溺水事件。

   夜里,阿凯发信息给我:老师又喝多了??,铃声又迟到了。

   十一点,连春还是来电话,说这两晚都喝了点酒,有些头晕。今天画了四幅画,没拍照。吃饭时人多,只得陪着喝点酒。

   一转眼就立秋,南国秋天的颜色,有些小家子气,偌大一片的树叶,才一点点的黄叶,但总算在立秋来临,有了些秋色可寻。

   阳光还是夏季的,总想着把所有的水分烤干。白得像一块璞玉的白云,被风吹了一下,轻轻地发出感叹:哦,立秋了。

    好友香奴立秋前两天来珠海办事,前天发信息告诉我,只有明天晚上有空,后天要飞回内蒙,她的散文诗获了一等奖,回去领奖。她约了钟秘书长,我和另一个朋友,是香奴点名要见的,其他人随缘。

    香奴这两年在内蒙,约了几回没见着。

   在好友钟建平先生办公室,意外见到蔡老爷子,获得蔡老的新书。《一篮往事》散文集。蔡老的散文集十年出一本,这次给我赶上了。

    几个好友中,,如大佬帮主许哥、兄弟安地也是见了多次。

    香洲文联副主席刘承伟先生,是第二次见面。

    韦公子是赫赫有名的小说家,昨晚有幸欣赏到他演唱的广西民谣。

   朗诵家黄总是第二次见面。香洲区作家协会主席唐晓红女士、洪总、江小华女士是初次见面。

    一众好友文友,随缘相遇,小酎几杯九江双蒸,立秋之夜,香奴的到来,给大家带来内蒙的立秋风韵。

    回去时,酒醒,好友连春发来他在江西的九幅写生作品。果然不出我所料,经过半年沉淀下来读书的连春,在画的造诣又有了提升。

   画幅上树木、山水的构思和色彩、审美角度,处处显示出连春的深厚学养和宽阔视野。画面线条温和静穆、平淡简静的画风让人身临其境。树木、山水、亭榭、桥廊等色彩着墨,浓淡相宜。

   连春的艺术风格在画面上,经他那意在笔先的笔触淋漓尽致表露出来。

   立秋,见到香奴,收获是意外的。连春的画,给我带来立秋之夜的恬静。

庚子年六月十九日,整理于半壁雨初堂

香奴,生于内蒙,现居珠海内蒙两地。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天津作协会员,自由画家,拜师于国画大师薛林兴先生。时而久居故地,时而远走他乡。有大量作品散发,曾出版《佛香》、《不如怀念》、《伶仃岛上》。曾参加第二届(青岛)、第十五届(甘南)全国散文诗笔会。曾荣获“人人·文学”网2014年度最佳散文奖、首届“吉祥甘南”全国散文诗大奖赛金奖、第五届“诗河?鹤壁”全国诗歌大奖赛一等奖。(来自网络文字)

香奴的书《伶仃岛上》、《蔓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