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里,和一场雨在凤尾坡相遇。

秋天里,和一场雨在凤尾坡相遇。

 

 

 

 

上个月,跟永忠骑自行车长水坑,回来路上,顺道进了家桥农庄。

家桥有些烦心事,困扰于心,我对家桥说,不要往烦心的事去想,什么事都会过去的,什么坎都会跨过去。

家桥苦笑着说,阿哥,你们要吃什么,我给你们煮,以后你们就可以吃不到我煮的菜了。这一次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好麻烦事。

我说,狗日的家桥,别胡思乱想,什么事都没有。

想起家桥,不知道他的事怎么样了?处理好了吗?去家桥等雨,等一场秋雨。


跟国哥,老高进了家桥农庄,在大门口时,我下来走路,虽然是深秋,家桥依然一片苍翠葱茏,很远就看见家桥油亮的光头,此时我悬着的心,才稳定下来。

家桥老远就说,今天知道你要来了,我老远就认出你了,阿哥果然厉害,我没事了。


家桥去泡茶,我只注意那木板长櫈。从矮竹篱笆墙往外看,不远的小菜园,苍翠碧绿。

家桥说,今早去庄园转一圈,发现很多事情都要收拾了,做了一下,再转几圈,发现庄园要拾掇的地方太多,就停下来,不做了,回厨房找酒喝。喝点酒,不想那么多,一切随其自然。


一个人去庄园转,发现稻田里的稻穗垂头了,厨房放了很多南瓜,还有番薯。

 鱼塘的水绿了,远方的山蓝了,家桥的天空,满满的蓝,阳光灿烂。


找到网床,睡着听苍蝇嗡嗡响,一阵秋风过,苦楝树的叶子,沙沙从高处摇曳而下,整个秋天,都在摇曳而堕的落叶上。

从桑椹园看到远处的石壁岭,乌云密布。同家桥说,雨就要来了。

家桥说,你们都说来看雨,我的生意不用做了。


老板娘去小镇,家桥说,我给你一张纸条,你按纸条购物。如果半路上狗把肉叼走了,你拿着配料单就行,那狗不会吃生的肉。

煮水醇茶,家桥泡茶的每道工序都做得认真。想起给他泡茶时拍照留念,爬上竹棚里的木板长桌,拍了家桥的光头。


骚年说教我拍花,拍了几张花,想到家桥的沉香。说有山蚊,家桥拿出沉香,点了两根,顿时竹棚里,弥漫着淡淡的幽香。国哥说,在书房读书时,点一根沉香,那古雅的香,沁人心脾。

家桥说,贵客来了,要点沉香的,既可驱蚊,又可以提神。家桥说起他曾在香港做过沉香买卖。家桥泡了茶,倒一杯香茶给我。

沉香的香,一会淡淡的,一会浓郁起来, 等家桥煮番薯,吃饱了再到鱼塘边等雨,等风。

向往着一种生活,有一间简单的房子,无论是面朝大海,还是大山原野,只要靠近水就行了。

盼着有那么一间屋子,门口种着苦楝树,春天可以看苦楝花开,秋季可以看到叶子从树顶飘零下来,还可以看到苦楝树籽,腐烂了,给泥土盖住,春天里发芽,长成小树。

喜欢门口有一水塘,水塘周围种树,春天开花的树,秋天落叶,水塘堤坝的草坡,洒满了黄色的落叶。

在水塘的塘堤,放一张竹椅,看鱼在塘里戏水,看水塘里的倒映,看山顶上的云,累了,平躺塘堤的草里,仰天长啸,可以唱很多的歌。  

西边鱼塘堤的九尾草,也开出束束紫白色的花,九尾草的花,让我想起了冷兵器时代的狼牙棒。

少年时,曾经试过把塘堤的九尾草扭着打结,夜行的人,给拌个狗吃屎。 

如果说一个人的生活安稳,乡下有句老话,扳着九母袍(九尾草)打滨澎(音,就是脚搅起的水花),淡定。

去田埂采集九尾草,晒干后扎成小扫把,可以扫除屋里的垃圾,也可以清理自己心里的灰尘。

两边的九尾草长到膝盖,中间是泥沙路,狭窄,很长很长,从这里,可以走到很远的地方,甚至天涯海角,都可以到达。

草堆的草,不多了,几乎俘烂了,秋风吹过,它向葱茏的田野挥手招唤。没风时,默默注视着稻田,等待着新禾草的到来。 

站在田野间,胸怀敞开,心里也找到可以寄托的地方。

我一直想拥有一间屋子,面朝大海,朝着高山,朝着广褒的原野。

村边的草地里,有一丛芦苇,整开着芦花,家桥带我们去看,杂草丛生,靠近不了,家桥自己一个人去拍。

村边的闲地,原来是种着格桑花的,今年不种了,家桥说,今年没挣多少钱,让它随意生草吧,到时也是一处风景。

竹林边有小水坝,清澈的水,悠闲地游着几尾鱼,一群小鱼跟着尾,靠近去,小水坝的水荡起一圈圈涟漪,所有人的鱼,都躲水草里。 

庄园路边的小野花,在秋日的艳阳下,显得格外娇娆。家桥说,要拍出野花的娇美,就要选择最佳的角度。他拿我的手机,拍了几张,我挺满意的。

几个老石碾,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我知道家桥农庄里所有景物花草的布置,都是按家桥自己独特的构思的。

秋天里也有花开,农庄厨房旁的稻田,黄头了(差不多熟了),蓝色的厨房屋顶,蓝色的天空,葱郁的塘堤,微黄的稻田,构成了一幅深秋的乡村画面。     

不屈不挠的家桥,光着头,挺着胸,昂然地从塘堤走过,秋日的风,拂过他身后的稻田。

走累了,睡在木板长櫈上,凉风绵绵,心身顿时松弛了,枕着惬意,坦然入睡。

一阵清凉的风,吹响了篱笆的百香果的叶子,几滴水珠,飞溅到我脸上,我醒了。

竹棚顶上,雨点凌乱的敲击声沙沙沙作响,棚屋檐的水珠,开始时,一滴滴地往下滴,不到一会,棚顶的沙沙沙声加密了,棚屋檐的水珠,成了无数的链条。

我真幸运,终于等来了一场秋雨。我不顾雨水落身上,一个人疯狂地在庄园里飞奔;

我真的需要一场雨,冲洗身上夏季留下的疲倦。

桑椹园也兴奋起来了,在秋雨里曼舞;村庄的竹林,树木,也是等着这场雨,洗去身上的灰尘。

心里盼一场雨,真的下了一场雨;虽然雨下的不大,但足以滋润大地,可以润泽所有的生灵。

雨来了,稻穗默默地低着头,尽情享受属于它自己的雨。

鱼塘的鱼,浮出水面,吐纳了一口气。棚屋檐口,挂着一幅水帘。

远处山岭和村庄的雨,变成了烟雾,氤氲缭绕,袅袅弥漫。凤尾坡的草棚顶,鱼塘,树木,稻田,到处都是雨声。

 秋天里,和一场雨在凤尾坡相遇。

 

 

来源:范老师,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