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追梦的男孩

三个追梦的男孩

     5月17日,朋友李茂给我发来信息:阿哥,19日回来,请你参加我们的《钟鼓楼乐队音乐交流会》。

     5月19日晚,在乡下小城镇政府广场,三个男孩,在这里和我们这些歌迷,一起度过了快乐的几个小时。

    沉淀了多年,从流浪他乡,到回到故乡,一直热爱着音乐,执着地追求,不理会世上的嘲讽,一路走来,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原创歌曲。


     同钟鼓楼乐队的相识,是缘由他们的歌,前年的四月中深夜,偶然打开朋友圈,发现好友阿仁转发了一首MV,歌名是《再见钟鼓楼》,点开这首MV时,那熟悉的故乡钟鼓楼画面跃然眼里,随着金属吉他弹奏出的铮铮旋律声,在耳边萦绕轰鸣,让人感到胸口里有一股热浪在沸腾。 

      MV画面是三个穿黑衣短袖T恤的男孩,其中一个长头发,瘦瘦的个子的男孩一边弹着吉他,他的嘴微张,一缕清纯又略带点悲怆的女音歌声从他嘴巴里流出:”那年在晨光中见到你,你无言矗立在十字街头,忽然间我的心在颤抖,你的沧桑就像我的哀愁。”


    忽然间,感到一束强烈的电流,从我的两耳洞奔流至心间,再沿着血管飙至脑髓,这别具一格的歌声,顿时让我浑身上下有一种快速膨涨的感觉。心底里在无声狂呼:”天籁之音!这就是天籁之声!”


     这些歌连续听了无数遍,歌声悠悠扬扬,回肠荡气,让人意犹未尽。吉他弹出了心里的悲凉,那清纯又悲怆的唱腔,把我的心撩动,穿过夜空,直奔故乡那经历了几百年沧桑的钟鼓楼。

    迷离惝恍中竟然睡着了,朦胧中感觉那三个男孩,就在我面前弹唱着。醒来时,那让人感到悲怆的天籁之音,依然在耳边萦绕。


      在这个浮躁的年代,搞音乐的人众多,许多人是借道音乐来追名求利。那晚我知道了那遥远的的故乡,有三个对音乐执着的男孩,他们迷痴音乐,一直默默地唱着自己的歌,他们为了追求心里的梦想,组成了钟鼓楼乐队。


      随后的日子,好友庄春年的朋友们圈,也纷纷转发了钟鼓楼乐队的一些歌和简介。这三个追梦的男孩,在我的心里植下深刻的印象。张慧谋老师在微信里对我说:”你抽空去钟鼓楼音乐吧走走,好地方,多支持鼓励这几位小青年。”我心里在想,连张老师都这样关心他们了,他们肯定是有着吸收张老师的才华。 


      不久,回到故乡,刚停下车,就给好友春年电话,跟他说要去钟鼓楼乐队看看。春年说钟鼓楼乐队他们是在钟鼓楼音乐吧,二点半他们那个地方才开门的。

     春年来接我去钟鼓楼音乐吧,路上春年说,张慧谋老师每次回来,都会去钟鼓楼乐吧呆一会的,张老师对他们的印象很深,非常喜欢他们的原创歌曲。

    来到了钟鼓楼乐吧。它在电城镇政府门口广场前面,也就是派出所篮球场侧面,一栋三层简单的民房,门口搭着齐膝盖的乌黑色铁栏杆,铺着绿色的塑料草坪,几把褚红色的布伞,一些白色或是褚色的藤椅茶几。门口的正墙面是镶着褚红的小木条,上面有钟鼓楼标记图案和钟鼓楼字样。  


     进了里面,有几个旧友在,朋友们介绍了那三个年轻人给我,三个年轻人非常谦逊。聊天中知道了那个长头发的叫余李紹,他是主唱兼主音吉他手,那天籁之音就是他唱出来的。贝斯手余李茂和余李紹是兄弟,前额头发有点秃,键盘手杨达裕是一个面腆的男孩,很少说话,总是在一边听着我们聊天。聊了半天,李茂说他要去做事了,他在小镇一家铝合金加工厂做事。白天做了事,晚上来乐吧演出。在乐吧逗留了半个钟,因有事,我们也离开了。

      晚饭后,再来钟鼓楼乐吧。来的朋友多了,都是喜欢音乐的人,大家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友阿牛哥也是吉他热爱者,更喜欢打鼓,那天他带来了他的鼓,因为是同道中人,大家临时合在一起演奏了几曲。


      终于欣赏到他们的现场表演了,演舞台不大,淡雅的射灯,暧暧的光晕,洒在他们的脸上。李绍半坐于演舞台的高脚櫈,怀里抱着吉他,面对着我们,长头往后一甩,微笑着靠近咪头,用普通话说出欢迎的话语。随后放在吉他把中的手指,在那几根弦中上下来回移动,右手在琴弦中纯熟地撩动起来,那曾熟悉的怆凉音符,随着他左右手的移动和撩动倾泻而出,游离在整个乐吧中。


      李绍的吉他拨动的音符就好像命令,坐于李绍左边角落的键盘手杨达裕,脸部表情依然是面腆怕羞,略带些笑容,这笑容夾着淡定。随着李绍吉他弹奏音符流出,两只手也跟随着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中飞快跳跃,那手法精练灵巧。坐于李绍右边高脚櫈中的贝斯手余李茂,放在贝斯弦线的手,也随着李绍的吉他弹奏声响起而灵巧撩动着。


      唱的歌是《故乡山》,李绍那略带悲怆又清纯的歌声,音色优美,伴着那流畅的旋律,在我的耳边荡气回肠,此时此刻的我,完全陶醉了。由于人多,不想干扰他们的演出,就和朋友们离开了乐吧。 

      二天后的中午,我和朋友们又相聚钟鼓楼乐吧。那天,我和余李紹,余李茂聊天,杨达裕没有靠近,而是坐在吧台做着他的事。


     我说:”做音乐的人很多,这条路是非常难行的,但现实社会就是这样,无论哪一个行业,都是非常难的。不要花太多时间去翻唱别人的歌,要去唱自己的原创音乐。有自己的创意,有自己的品牌,有自己的风格。”我一一列举了他们自己的歌,其中如《故乡山》这首歌,把漂泊异乡浪子的心声写出来了。


      聊天中得知,他们曾漂泊于丽江的酒吧,那时是为了求生活唱歌,心中没有目标,心里茫茫然,每天黑夜就流返酒吧间,为着生活唱歌。说到在丽江的日子时,李绍用手轻轻地把散落面前的长发往后一撩,手托着下巴,再也没有说什么,目光出神地盯着不远的吉他,那神情仿佛回到丽江的那些时光。李茂淡然一笑,那些日子虽苦,但我们学到了许多东西。李茂说,杨达裕是阳春人,他们是在丽江漂流的日子相识的,因为对音乐有着共同的热爱和追求,三个小伙伴自然聚在一起,去追寻自己心中的梦。


      去年年尾,李茂和李绍告诉我说,他们搞一间音乐培训中心,白天教学,晚上过来乐吧。地方已经找到了,自己以前干过装修工,几个人白天去培训中心搞装修,这样省了很多费用。

      钟鼓楼乐队在小城的出现,就好像点火器,一下子把小城的火焰点燃了,整个小城的年轻人疯狂了,钟鼓楼乐队的歌,从小城的大街小巷响起,小城的一些角落,出现了许许多多跟钟鼓楼乐吧一样的乐吧。

      年轻时候,一直喜欢许巍的歌,更喜欢他那手中的吉他弹奏。他所唱的《方向》就曾让我迷恋。后来又喜欢上了BEYOND这支香港殿堂级摇滚乐队,那原创的音乐总能表达当时的那种感情,无论是歌词或是唱法,或是那吉他弹奏的音乐,都让年轻的我曾经疯狂。

     这三个年轻的男孩,让我寻找回了少年时的一些记忆,拨动了我这个时常游离异乡浪子埋藏在心底里的心弦。那些和我一样,游离外乡的游子,听到他们原创的本土音乐,那心弦就如李绍手中的琴弦吧,不停地撩动着了吧?


      张慧谋老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茂名市文联创作部主任、《茂名文苑》杂志主编)和(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朗诵协会常务理事、茂名市朗诵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和余丽明老师,每次到小城,都要到钟鼓楼乐吧坐坐,交流一下,指出他们的一些不足之处,张老师和余老师诲人不倦,循循善诱,对他们关怀备至,呵护有加,成了他们的良师益友。


      前段时间,突然读到李茂的一篇文章《广州,人生无处青山》,才知道他们去了广州发展,我读完文章后,想给他们打电话,但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就没有打了。祝他们在异乡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我想对他们说,成功的路上是由许多无奈和嘲讽组成的,有时候,无论我们怎么样的努力和拼搏,也许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不要放弃,既然选择了那条路,就无悔坚定走下去,就算满途讥笑和挫折,也要不懈的坚持,不屈的努力,不是为了向往成功,只是为了追梦。


    三个无悔追梦的男生。有梦就要追,想唱歌就要用心去唱。坚持下去,就是勇气。有了勇气,就有追梦的理由。他们就如吉他弦,让大家都共鸣。追梦路上,让我们来作你们追梦的见证人。我们愿意伴着你们一起,走在追梦路上。


  注:图片来自好友余李绍、阿二、叶国华先生、阿国先生。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