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海

九月的海

 




 

这几年来,去不了远方,一直在故乡兜转,我只是爱我的故乡,不想离她太远。

故乡的山,没有外面的山雄伟,总算有点苍翠,故乡的海,没有其它地方的波澜壮阔,总算有点小风浪。故乡的田野,没有像外面的辽阔,总算有自己特有的夏秋景色。

故乡的山水田园,足以给我骄傲和自豪。


九月,还是秋季。九月的海,墨蓝墨蓝的,一碧万顷,碧波荡漾,可是欣赏海景的好季节。

和几个朋友去了莲头港,在外贸旧址拍了几张照片,开车往架海方向去。停了车,丰哥说往莲头港沙滩走,可以沿着海边的石头,一直都是无敌海景。天空是灰蒙蒙的,浮着一层浓郁的秋暮。


   

   莲头港,曾经在这里度过许多岁月,少年时代,没有感受到海的气势磅礴,那些日子,自己心高气傲,比大海还狂。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四处流浪的地方也多了,逐渐感受到心底里的那片海,所藴藏的内涵和韵味。

 几个人,踩着海滩的石头往前慢慢走,潮水刚涨,过一个小海湾时,海水柔情脉脉,微风吹过,微波粼粼。越过小海湾,眼前是暗涌的海平面,一片秋暮茫茫,远处的大小鸡,可以清晰看到。

  再往前,就是人们说的莲头角了。从莲头角分开,东南的架海为大海,西南的莲头港为小海。


   

   莲头角这一带海域,波澜壮阔,暗涌急流无数。海沟壑深,暗涌汹涌澎湃,曾经有这样一句:行车最怕望夫架,行船就怕莲头角。

 小海的鱼虾,从小就吃到现在,肥美味鲜,无论是盐水鱼煲,还是煲汤,各种吃法,百吃不厌,这辈子都喜欢。

  有一种鱼叫“刺过”,赤色,头大,背脊刺多,小海鱼,我最喜欢吃。早晨的市场,买了鲜活的鱼回来,“刺过”煲汤,放些五花肉,电城芥菜,煮熟了,把鱼捞出来,放在碟子上,洒点本地花生油,放些盐在鱼的边沿,再把五花肉和芥菜捞出来,剁碎几颗蒜头,放点盐和花生油,夹着五花肉和菜一起,蘸着盐水,味道鲜甜味美,“刺过”鱼肉嫩细,舌尖的味蕾,从清早开始挑开。


   

  刚爬上海边的大石头,墨蓝的海潮,滔滔不绝,急喘的海潮,撞到石头上,散出了一堆堆洁白无瑕的雪花。浪头一个跟一个,前继后扑,撞到石头,腾起了一片无瑕的浪花。

 丰哥等人急忙放下拍照器材,拿出照相机,快速调好,对着海石头上的海浪拍了起来。


   

  忽然看到不远的石头堆,有一些地方的浪花跳得半天高,大家都给吸引住了。墨蓝的海水,掀起的浪脊,成了一道细线,直奔石头,水声一响,浪涛荡起来的水珠,溅到嘴里,有些咸。

  翻过几块大石头,面前的海滩,是乱七八糟的石头堆,石头给海浪打磨得表圆滑,散着一股咸腥味。一阵猛烈的海风,拂面而过,轰的一声,面前腾起一片洁白如玉的水花。

  爬到乱石堆中,最大最高最靠海水的巨石,近处的海面,波涛汹涌,浩浩荡荡。暗涌滔滔不绝,源源不断,气势汹汹地直扑乱石堆,溅射出高低不一的水花。水花散落后,在乱石堆间急速奔流,宛如堆了雪。


    

  蹲在那里,看着汹涌澎湃的海浪,一个跟一个,前赴后继,毫无顾忌地撞到石头上,溅起几尺高的雾花。

  这壮观的景色,把丰哥旺哥他们看得呆若木鸡,大家忘记了拍照。夕阳的光芒,突然穿过云层,霞光四射,波光粼粼,顿时视野开阔,海风飒飒,心里顿感百倍轻松。


  

  架海的浪,气势磅礴,无论潮起潮落,海滩的礁石,奔腾不息的浪涛,宛如千年的堆雪。荡碎的浪花,迸发出瞬间的壮观。每个飘扬的海浪,都足以给我激情。海潮暗涌的力量,滔滔不绝,绵绵不断。这一辈子,都走不出故乡,永恒的海,永恒的山,永恒的田园,给了我永恒的印记。



九月的海,浪花如积雪,浅浅的海滩,海水清澈见底,海滩的小石头五光十色,可以拾起几粒,放书桌,读书累了,就可以看看小石头。九月,还是秋月。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9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