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书屋的时光

散落在书屋的时光

 

 

 

   从水拥坑海天公园往美丽湾走,沿途海风习习,凤凰沙滩就在不远,岸上的树郁郁葱葱,树底簇簇鲜红色的花。蓝色的是天,淡黄色的、弯弯的沙滩像一个巨大的盘子,将灰蓝的海水装着,那温顺的海浪,很小,远远望去,就像一根白色的线……

    在沙滩中慢行,曾有朋友说,海人喜海,见到海水沙滩都亲。就是那种感觉,踩着柔软的沙,心就狂热。望着模糊的海面,港珠澳大桥、导航灯塔、墨绿的小岛如浮在烟雾的海市蜃楼。

   发现岸边有一绿色小屋,非常显眼的绿色,想找一个地方买瓶水,心想这屋应该是小卖部吧。

   当靠近时,心都快蹦出来了,“书店”!绿色的集中箱房子,门口几把白色的太阳伞,一些小铁圆桌,每张桌子都围着三张小铁椅,一踏进书屋,里面的摆设休闲舒适,随意安放的小茶几和椅子。看贴门口的经营时间,白天十点至晚上二十一点。

正面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沙滩和海天,像一幅画。里面靠门口处是收款台,有咖啡和面包等。书是随意的摆放,随手都可以掂起一书随心而读。

正门对面的落地玻璃窗外面是一个吊脚小阳台,放了两张小圆桌子,几张椅子,收款台边南侧,有一个落地玻璃门,外面又是一个大阳台,坐着静静地看着海,慢慢翻几页书,喝几口咖啡,闭着眼睛,挤身这个繁华喧闹嚣尘中,想觅一处养心的地方。

   找到一本宫泽贤治的《不要输给风雨》,不理会路边来往车辆的轰鸣声,不理会行人新奇的目光,不理会海浪的吟唱,静静地读着……

   读得入神时,来了一个美女,她微笑着跟我打招呼,后来跟我道歉说:约了朋友,以为你是他。

   美女刚走,又来了一双老夫妇,他们坐在我面前的椅子,面朝着大海,老头着沙滩上正在拍婚纱照的新人叫:老太婆,看,拍婚纱照。老太婆说,看到了。这里很静,适合发呆……

就一直坐到太阳西下,海风抚心……

第二天晚上,饭后没事,想起了书屋,心里想,坐在夜里的书屋,一边看海,一边读书,又是什么感觉呢?想到这里,立即坐车往书屋赶去。

当我赶到时光书屋时,服务员告诉我,她们九点关门,你只能呆半小时左右。我连忙答应她,要了一杯蓝山咖啡,挑了书架上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还有安意如的《聊将锦瑟记年华》两本书,拉开了向海的正面落地玻璃门,一股强烈的清爽海风扑进来,外面的小阳台没开灯,站在狭窄的小阳台,面朝大海,海面一片模糊。

只听海浪的哗哗声,远处港珠澳大桥的路灯,成了一条挂在灰蒙模糊的海面上发光的小链珠,借着路灯微弱的光晕,沙滩染成了昏黄色,那随潮讯而至的海浪,趁着夜色,就好像一排排的白色小精灵,调皮地跳跃着扑向沙滩,再欢悦着退回。

回到书屋里面,找一处靠海的窗边位置坐下,由于室内灯光,玻璃窗外一片漆黑,浪声依然,那挂在海面的小链珠还在隐若闪烁,咖啡的浓香,书的淡淡纸香,暖暖的筒状吊灯下,一个喜海的人,浸润在春日的夜色里,闭目读海。

服务员说,我们要关门了,我笑着求她们,就给我呆多一分钟。她们笑了笑,默许了。

倚在玻璃窗上,感觉玻璃窗有些微凉,侧耳倾听,海还在,心还在,故乡仿佛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