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友许景东老师

我的老友许景东老师

 

 

五月初,回乡下过端午节。张慧谋老师回小城,约上几个好友,到张老师南门头弟弟的家喝茶聊天,那天许景东老师也在。喝了一会茶,聊了一阵,我提议去去白马古村。

我坐许景东老师的车,我手疼,开不了车,这大家都知道。许老师一边开车,一边询问我手受伤的情况,后来他真诚地说:阿哥,你回家时,需要去哪里,你随时给我电话,我开车送你去。听到他暖心的话,我心里非常感动,虽然十分平淡的话,却如兄长般的关怀。

许景东老师,五十多岁,国字脸,浓眉,眼睛炯炯有神,外表儒雅随和、敦厚憨实,跟别人说话,总是先露出厚实的笑容,非常有修养内涵。

去年滨海作协理事会第一次会议,我有事没回来,会后邵留生主席就拍了一些到会理事的照片发给我,理事会成员当时几个人,我都认识,看到许老师的照片,我问邵主席,这位老师是谁?主席答我说,是许景东老师,他散文写得非常好,文字踏实稳重,耐读。

听了主席的话,一直想找机会欣赏许老师的作品。后来也加了许老师的私人微信。

  加他微信时,心里感到非常奇怪,怎么用南峙岛来做微信名字呢?是不是对南峙岛有特别的情感呢?想问他,后来事情多,就忘了。

机会来了,作协公众号在215日刊发了许老师的《南峙情缘》,家乡的南峙岛,我二十几年前就登过岛,岛周围的浪大,船靠了很多次才停好。读到许老师的《南峙情缘》,终于知道他用南峙岛做微信名的心思了,自己还真猜对了,许老师对南峙岛有着千丝万缕的情怀,他是海的儿子,对家乡的每一寸热土都非常热爱。从他的文字中对南峙岛的迫切向往,对南峙岛充满特殊的情感的语言,就可以看出许老师对故乡的特殊感情。

他写到,父亲去南峙岛,他恳求父亲带他上去,看看岛是怎么样的,当时的南峙岛,对许老师来说,是富饶的聚宝盆,是人间最神秘的仙岛,那里有许多他没见过的东西。父亲说他小,怕风浪大危险,就没有带许老师登岛。南峙岛在许老师心里,就越来越神秘了。父亲走后,许老师就再没有登岛,希望就变成美好的心愿了。

每次回家时,他都会沿着海滩,遥望心里的仙界。读许老师的《南峙情缘》,文情并茂,构思新颖,文字朴素,平凡中显示丰厚的文字功底。

后来的《买花记》,以买花的一些事,对所遇到的事,描述详尽,以生活小事,反映了安稳的社会环境给平民百姓带来的幸福。

又到《清明节那天,我去看你》一文,写他对母亲的思念,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中年丧偶,对生活的一切困难和不幸,坚强不屈地面对,为把儿女抚养成人,含辛茹苦,饱经风霜。许老师对母亲的养育之恩和绵绵思念,流淌在蘸着泪水写成的文字中,我读着读着潸然落泪,画面浮现出许老师在深夜里,独坐阳台,望着故乡的方向,坚毅的脸庞,满脸的泪。

年初八下午,故乡小城,张慧谋老师和我,邵留生主席,张永忠秘书长,许景东老师等几个人,在钟鼓楼乐队的培训中心喝茶聊天,张老师评述许老师的文字:文风稳重,思路清晰,笔记丰厚,有自己的风格。

滨海作协第一次采风,是我和许老师首次接触,他话不多,当他厚实的外表,总让我感到兄长般的慈爱。

他为人热心肠,作协的每次采风和什么活动,都是大力支持,每次开车出来,搭上没车的会员。做事顾大局,从不为自己着想。

采风后,有时候会私聊,他会发他写的文章给我,虚心地征求意见。我心里想,我自己的文字写得不好,他的文章张老师都称赞了,还那么低调,把文章给我这个水平比他低的人看,这么谦逊,我心里对许老师更加尊敬和佩服了。

许老师在教育阵线几十年,在岗位上,呕心沥血,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教出的学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有的学生身居要职,有的学生富甲一方,但许老师从没有去要求学生怎么样回报,反而是默默无闻、兢兢业业地守着他的职位上。

  南峙岛,矗立汪洋大海中,历尽了无数狂波巨澜和狂风暴雨,依然葱茏劲秀, 稳如泰山。就如许老师的文风,更如许老师的为人。

 

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3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