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里拾到的心情

秋天里拾到的心情

    河堤路上的落叶,越来越厚了,秋,也深了。

    母亲昨晚回到我这里,说是要回乡下看看七舅父。七舅父的小儿子,表弟李腾也在斗门,跟我住得不远,昨天打电话给我母亲,说要回家,问母亲回去否。   

    昨夜陪母亲聊天,聊了很晚,母子俩很长时间没这么聊天了,聊的内容大多是家事,母亲说的最多的人是我孙女晴晴,母亲说,晴晴如果是男生,到时又是一个武将。聊到健康,母亲老是担心我,不要喝酒了,我的脚也疼,老了,零件磨损了,身体就不舒畅,妈天天都记着你,记着你们三兄弟,记得你们老邵家大大小小。     

    送母亲到门口坐车,表弟接上了母亲。     

    到河堤散步,年轻的父亲带着几岁的儿子在晨跑,儿子奶声奶气地问父亲:老爸,为什么昨天早上不带我出来走走啊?父亲低头看着儿子说:老爸昨天开工啊。秋日的晨曦,洒在父子俩背后,异常灿烂。     

    半路上,矮而壮实的爷爷,六十多岁,满脸的笑容,就好像春天里绽开的花,推着孙儿,一边慢慢走,一边唱着老歌,爷爷的歌,既是唱给孙儿听,也是唱给自己听。   

    河边櫈子坐着老夫妻,大爷举起的手,大娘的眼光,都同一个方向,大爷耐心地说,大娘认真地听。一艘大船拖着一只小船从他们面前过去,河水荡漾起涟漪,像他们脸上的皱纹,更像他们的笑容。    

    东边的大桥,满桥秋季的晨曦,隐隐约约,背后的摩天轮,就像挂在半空的圆圈。河边的水松树倒映清晰起来了,西边的山上,薄晖氤氲缭绕,一片白茫茫。

   来回走了几圈,有些累了,站着休息一会。岁月不饶人,时间过了,身体有难免有些不舒服,某些伤痛时常折磨,一直不放于心上,疼就疼吧,能忍耐的。

    后来得知一好友也同样让某些伤痛困扰,情况比我更加糟糕,但从没有见他诉过苦,经常和好友相互鼓励和祝福,大家能早日康复,免除这些折磨。我心里想跟他说,花有落地时,海水也有低潮时,没有什么可怕,世间事,没些伤痛,就体会不到幸福的珍贵。     

     记起前二天,跟另一朋友喝茶,知道他近来环境不好,对他的事也略知一二。问他,你自己都不行了,为什么还要去帮别人?你是为了名声还是打肿脸充胖子?

    朋友喝了一杯茶,脸上依然阳光灿烂,说,没有谁会知道猎鹰在想什么的,有人只会想到猎鹰是杀手,可又有谁去想到,猎鹰宁愿自己背着杀手的骂名,把得到的去救了别人呢。朋友说,得失之间,我选择宁愿被人误会,被别人鄙视,别人,他永远不会理解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他们,只会跟着风起哄。    

    朋友喝了一口茶,给我倒上茶,说,这辈子,居然选择,就不会放弃,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和微笑,挑战一切。就算得到的是讥笑,我也当它是阳光。

    散步回来时,意外发现,睡房窗外的大红花开了,鲜红的花瓣,翠绿的叶子,白色的矮木篱笆,别有景致。走回到门口,又听到一阵阵鸟欢鸣声,心情也开朗多了。   

    自己忽然想起一句说话,秋天的心情,放到冬天里整理,也是一种收获。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41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