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老板

                            

          

    多年前,坐大巴车去珠海,上车后找到座位坐下,闭着眼睛准备休息,忽然小孩的说话声吵醒我:“老板,让让,借过。”

    睁开眼睛一看,面前站着一个约五岁的小孩,圆圆的脸,大眼睛,满脸天真精灵的笑容,穿着整齐的小西服,系着领呔,一副行头非常醒目。

    他的背后站着一位平实的女人,穿着非常朴素,手里提着一个灰色的旅行袋。

    我往靠窗的座位挪移,让出了座位。小孩对我笑着说:“谢谢老板。”我朝他点头微微一笑。

    大巴车行驶一会,女人拿出一本小儿读本给小孩,小孩打开书读得认真。见到小家伙这么可爱,便问他:“小朋友,读好书将来长大了,你想做什么呢?”小家伙想都没想就大声脱口答道:“长大我要当很大很大的老板。”说话的同时,两只小手往外比划着。

      车上的乘客听到他的说话,都笑了,说小家伙有志气。女人听到大家夸她儿子,非常得意,使劲亲着小家伙的脸颊。我呆了一下,也跟着大家笑了,只是感觉到那小孩的脸上少了点什么。

     每到逢年过节时,母亲就会嘱咐家里的侄儿女们:给大伯或是亲朋好友拜新年,男的称“老板”或“帅哥”,对女的称“老板娘”或“美女”。

    母亲说,过年了,见面时称呼别人老板,听着他心里乐,给的红包就会大。

      各地的老板如雨后春笋了,每个角落都有老板,每个人都是老板,在广东,你随时随地都会听到老板的叫声。收破烂的,踩着自行车,腰间挂一个手机,这也是老板。卖猪肉的是老板,买猪肉的也是老板。无论是什么人,都叫称老板。

     除夕日,回村里拜祭祖宗。祖堂屋的门口,碰到了几个堂兄弟,穿得一身光彩,个个满面春风。

     拜祭祖宗时,他们的老婆抢着占到供品桌前,念念有词,大多是“祖宗有灵,保佑我家某某出门在外,贵人扶持,马力扶助,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开车就车头胜意,车尾高强,早出晚回,来来回回,顺风顺水,西做西就,东做东成,胜过香港李嘉诚,”等之类的吉利语句。

     家族聚餐,族弟阿华走到我面前,伸给我一张印得十分精致的名片,我接过名片扫了一眼,一大堆的职位,阿华对我说:“请以后多多关照。”跟着掏一包烟,递给我一支烟,说:“老板,抽烟。习惯抽这个烟了,其它烟不习惯了,上次回家没有带足够的烟,烟抽光了,这里又没有卖,憋得非常辛苦,这次回来,我带上几条。”听到他这样说,我才细看手里的烟,原来是中华烟,这烟在乡下随时都可以买到的。

    阿华原是在海口的一些建筑工地,分包一些小活散活,然后再分包给外省的民工做,自己挣点介绍费,听说这几年挣了不少钱,成了老板。  

    他问起了我的事,我说我没什么大变化还是老样子,他大咧咧地往我面前一伸手说:“你如果不顺,可以随时找我的。”

    他老婆在一旁碰他一下:“你同阿哥说这些干什么?”他爽朗地大声笑着说:“兄弟有难,当然要帮忙。”看着他自信的笑容,大凡有“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的气派。

    祖堂屋门口,大家互相叫着老板,开口老板闭口老板,毫无顾虑地叫着。给人叫老板,听到老板二字,耳根就发热。听得多次了,也习惯了,叫就叫吧,老板反正是一种代号了。叫得亲热,听得也舒适,心里飘然了,终于当上一回老板了。真正是:“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潮汕人有一份钱也当老板,不肯去打工的。他们说,工字不出头,自己做点小意,无论怎么样,好歹也算是一个老板,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他们没本钱做大生意,就会想办法凑些钱,到工业区或是住宅区开一间小卖部,生意再小,他也会做得非常用心。

    想起一句说话,是温州人说的,我没有读过书,其它事不会做,我只能做老板了。

     当老板有一种荣誉感,坐名车,住别墅或高尚住宅区,出入都是星级酒店宾馆,左右美女如云,穿金戴银的,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喝名贵洋酒,袋里装着几十张银行卡,随意轻松地大把大把花着钱,从不用担心钱会花光。

     跟一个算是老板的朋友喝酒聊天,他摇着头,苦笑着说,当老板有什么好?一件苦差事。

文中插图和封面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42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