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兄骚弟糗事

骚兄骚弟糗事

1、剐鸡往事

    中午到骚年家,说明天来他聚会。骚年昨天就说,阿哥,来我家吧,有猫有鸡的,你去弄条来吧。    

   到骚年家时,他指着一只花猫对我说,明天就做它了。我说,不要对着它说,等会它跑了,不回来了。骚年说,它不回来?我摆上一些鱼头鱼骨,它乖乖跑回来。   

   我说起了狗,要是对着这样说,它会跑的,有灵性的。

   同行的老高搭嘴说,猪灵狗性,真的不要这样说,明天猫跑了,你拿什么招待阿哥?

   梅茜(骚年老婆)说,这话真的有道理,以前我们家有一只狗,跟买狗的人说要卖掉它,幸亏还没有收别人的钱,第二天狗不见了,隔了两个月才回来。

    骚年说,这狗陪他出海,送他到海边,等他出海了,再回来。自从那次说要卖它,跑到海堤流浪了两个月,才回来,瘦成皮包骨,回来两天,又跑了,再没回来了。    

   说到把猫和鸡给别人处理时,梅茜说起骚年去镇里的市场,送家里养的鸡给杀鸡的人处理,拿去的是六斤多重的肥母鸡,拿回来却是两斤左右的小母鸡,又瘦又小,给别人调包了。    

骚年尴尬地笑了笑说,谁知道他会做这样的事,他吃断尾药(做绝生意)了,我不跟他做生意了,以后的鸡,不给他剐。    

   我说,是不是肥母鸡减肥了,身材苗条了。

   骚年摇摇手说,莫提了。 (2018/10/19)



2、规范用词


   前段时间,骚年特意转发一篇关于国家明文规定规范用词,其中“狗日的”和“鸟人”在其中,骚年@我说,以后注意了,这两个词不能用了。

   我急了,狗日的,你这鸟人身痒。

   上午,骚年发信息给我,说今早发的微文中的“感激啼零”应该是“感激涕零”,他又说,看到文中“狗日的阿牛哥”时,他笑了。

   我问他为何笑?他说,终于不是“狗日的骚年了”我说,开心吧?身体怎么样了?骚年说,非常好,谢谢阿哥。

   我回信息:狗日的,谢个鸟啊。

   把骚年的信息截屏给正在吹的骚牛看,骚牛正在吹得起劲:我征服了医生,护士征服阿哥,护士要听医生的话,那么阿哥就要听我的了。

   跟着骚牛发了两个。我大吼一声,狗日的。

   骚牛笑:就猜你下一句就是狗日的。(2018/5/22)

3、会咒语的骚年

    没有那些“苟富贵,勿相忘”之类的誓言,对他一开口就“狗日的”“鸟人”“骚年”,母亲经常对我说,你对骚年尊重点,不要老是耍你那些蛮横,交一个知己朋友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些道理,其实都懂,只是那狗日的有时不“蜇”一下他,那鸟人就好像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做事总是做到一半就溜达了。

    后来,渐渐地发现,原来是自己错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规律和习惯,自己为什么去破坏别人的这些呢?

    在朋友华哥家吃饭,突然间那只废手又疼了起来,手就僵在饭桌上,不敢动,一动就牵着全身而疼,整只废手无力,疼得满头大汗淋漓。

    这时候,坐旁边吃饭的骚年赶紧放下碗,抓住那只废手,轻揉起来,并且说,所以说,你不要老是欺负我,我会咒诬的,你骂我,手就会疼。

   云爷说,你看,这就是兄弟,他那么关注你。骚年说,本不想理他的,看见他那个鸟样,只好帮他揉揉,要不影响我吃饭。

   我一边忍着疼,一边用史上最迷人最阳光灿烂的笑容看着他,他说,你不用感激我,也不要用这种不正常的神情对着我,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想什么,你在想,你想一脚把我踩到博贺海沟里去。

   在场的朋友都喷饭,这狗日的。(2018/5/9)

4、老纪煞



   朋友文琛曾经说过一句话,整天嘴里叫你兄弟的人,不一定是真正把你当朋友的,只不过是把你当笑料。想了一下,这话说的有道理。

   昨晚在朋友群发了一句信息“我是不指望那‘老纪煞’来搭我了”,骚年问我,老纪煞是说谁?我发个狂笑的表情答,就是你这鸟人。

   在华哥家,和骚年两个人躺在门口的竹竿面上看天,骚年说,阿哥,老纪煞的煞字用得不对,你不懂,可以用杀字来代替。

   我白了他一眼说,老子喜欢。看了一会天,他翻起身来,以商量的语气说,阿哥,我刚从你说的狗日的,鸟人的转个弯了,你又冒个老纪煞出来,你让我情何以堪,接受不了。

   我没答他,也不理他,因为我那只废手疼了。

   有时,下午四点左右给他发信息,问他在做什么,他答,煮饭。我说你煮什么鸟饭,你也会煮饭?

   他说,煮饭给他娘吃。见面他说,阿哥,整天我跟着你疯狂,但我也得先把我娘安顿好啊,我无语。

   其实,自己就是离不开他。说实在的,他从不计较什么,也喜欢跟我一起,虽然说他跟我不是一类人,但臭味相投,自然成了形影不离的损友。一个人,一生可能会遇到很多很多朋友,有深交的,有酒肉的,其实不必认真去计较。只要认为投机,就开心一起。如果认为不投机,走着走着也会淡了,到最后也成了路人甲乙丙了,新的朋友又来了。

   我和骚年就是这样,如果在朋友相聚的场合,有我没他,大家就会感觉奇怪,都会说,这两个鸟人又吵架了。

先写点吧,一会到那鸟人家里敷药。(2018/5/18)

5、条件反射

   去骚年家给手敷药,这鸟人他说今天最开心了,他说终于出一口恶气了。

   我也承认今天输给他了,没办法,手在他手里抓着。他说,你以后要对我好,你对谁都好,就对我不好,就整天挑我的毛病。还嚣张不?认得我吗?我是滨海少年。我也是非常恼火,你对我那么差,我还要帮你敷药。快给我点个赞。你这只猪手。

   没办法,只好迫不得已给他伸个大拇指。他一边给我敷药,嘴里一边“咝咝咝”作响,我问,疼的人是我,你叫个鸟。他说,包着药的毛巾烫着我了。

    他又说,那些牙医,给别人做牙时,别人吞了口水,他也吞口水。我女儿以前给我儿子喂饭时,把装着饭的饭匙伸到弟弟的口里,她自己的嘴也跟着张开……

我说,这是条件反射。他说,你这粗人也懂这词。

   带了鱼和肉来,敷好药了,他问,谁做饭?我说,你啊。他说,我只会煲饭,不会做菜。(2018/5/20)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5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