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的银杏叶

都江堰的银杏叶

 

 

     冬天一到,都江堰的大街小巷,开始披上黄灿灿的金盔甲。一束束黄灿灿的银杏树,随处可见。树底下,铺垫着一层淡黄色的锦毯,草丛中,绿化带面上,人行道的方砖上,撒着一片片黄𥻘

     玉垒山上斑斓多彩,山峦峡谷的簇簇黄澄澄银杏,就好像画家随意涂抹着的色彩。

   离堆公园的银杏林,古木参天,小径幽静。散步林中小道,风拂过,筛落下了一片片的黄金炫晕。离堆公园的溪流,飘零而降的落叶,随流水漂浮,诉说着初冬的萧瑟。

  张松树树枝干盘绕,挂着片片黄金叶,明耀闪烁,宛然满树的金萡片。

     冬天刚来,满城黄金甲。建设路的银杏宾馆附近,不远是四川农业大学东门林荫大道,清幽优雅,有几棵百年银杏树,树是金黄色的,路是黑色的柏油路,两旁是一些仿古建筑。

   金黄色的落叶,悠然自若地飘落,几缕阳光穿过簇簇黄金叶的空隙,湮没在泥路面的落叶中。

     树下的草丛里,屋顶上,铺着一层层泛黄的落叶,路面上的落叶,有车驶过,掀起的黄浪,追随着车尾而去。

     南桥也有几棵银杏树,叶子不多,稀稀疏疏,南桥古色古香的廊顶,也积着厚厚的落叶,偶尔有风过来,猛然刮起几片,摇摇摆摆地飘到河里,在喘气的河水里,翻了几个身,就漂出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冬天到都江堰,喜欢去银杏宾馆门口,农业大学东门,默默地站着,看银杏叶荡落,落在草丛和屋顶,路面的银杏叶,特别的显眼。喜欢看车开过后,风掀起落叶的情景,看到这些时,总会想起电影情节的某些镜头。

 喜欢静静坐着,看银杏叶飘絮,有时,自己看到的不是落叶,而是五彩缤纷的人生。喜欢在厚实的积叶中慢行,踩着绵绵柔软的落叶,聆听它们轻声轻语地朗诵秋天里的华章,感受生命的柔韧度,颠沛流离的生活,也有诗意。

 层层叠叠的落叶,是大地抒写的诗篇,一沓沓的,每片都是一首凄美的诗。

       曾和朋友在北京香山公园拾落叶,穿行淡淡的郁香中,一片一片地捡着刚落下的枫叶,一棵树底下捡完了,又到另外一棵树,捡了一大袋,还舍不得停下来。我问朋友,捡这些干吗?朋友说,不干什么,就看着漂亮。

后来在他的书房里,看到一本16开的文件夹,里面有很多树叶,每页底下,都注明树叶的来源和季节。朋友说,他捡的不是树叶,而是四时的季节和心情。

落叶,在一些人心里,它们是垃圾,在一些人心里,它们是季节,是诗。

 冬天里,都江堰的银杏会说故事,从几千年前的李冰父子说起,从三国说起,说了无数个冬天,也无法说完。

  一个人,自由自在地随意走着,在这座满城黄金洋溢的城市懒散地游荡,更是一种享受。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5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