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秋季到冬季那段路

从秋季到冬季那段路

 

 

 

 从乡下到珠海,从珠海到乡下,一年之中,不知道来回多少次,乐于彼此的颠簸,没有去记,有时说好回乡下几天,有时候却回了十天左右,回去了,就舍不得离开。

 格格里的快递,总是耐心地等待我从乡下回来。算着自己回家多少天,每天收一本书的习惯没有改。每次回来,都要收到很多新书,就喜欢那翻开的油墨香味。

 秋风起,吹落了一路风情。格格柜里,也收到从远方寄过来的寒衣。

 有了故乡,有了牵挂;有了书,有了视野和远方;有了衣服,可以防寒……

一转身的瞬间,你化成秋末的风,把稻海吹得金浪翻滚,把田埂的小野花,吹成一朵朵的紫云。

冬日的江南,树木花草,仍然葱郁繁茂。河滩的岸边,插着千枝万杆的白羽箭,摇曳着冬季的风。

河涌的杂草,静静地聆听风讲述的故事,有谁知道,水沟底里,埋着多少的岁月。

 从山水田园间,回到繁华都市的小巷,换一种生活方式,仍然是选择恬静。

 在这个心浮气躁的世界生活久了,满身的乌烟瘴气了,想找一个可以让自己待片刻宁静的地方,远离那些隔夜隔顿的杂言,这也是一种修炼。

 昨夜,第二场冬雨,稀稀疏疏的冬雨,窸窸窣窣地随落叶飘零。一阵夜风,一阵绵绵细雨,皙白的路灯下,风和雨飘飘忽忽。

  还在市区忙着一些事情时,几个朋友在新青聚会,发了信息给我,过来聚聚吧,大家都在这里。

  没有赴约,回去的路上,雪亮的灯柱下,落叶,风,雨,都在挡风玻璃中。

  栖憩陋居里,看了《我不是药神》,一些莫名奇妙的思绪,在窗外的冬夜里弥漫。

 有时候,我们一直在路上,不知道到底要去何方。其实,大多时候,不是没路,更不是路迷茫了,而是我们自己的心疲倦了,困乏了。

 喧嚣繁华的世界里,为了讨生活,无可奈何地给一些世俗的章法条框,束缚和管制自己的自由。一旦离开这些束缚和管制,总是迫不及待地去选择离开。然而,所谓的离开,只不过是从人多的地方,逃到人少的地方喘口气,次日,又回去给那些章法条框继续束缚和管制。

 人们心静的时候,都感觉自己是可笑的,明明知道一些地方有陷阱,偏偏喜欢跳进去,心甘情愿地跳,并且跳得那么英勇,跳得那么义无反顾。

 其实,路上的车灯跟天上的月亮,都是圆的。车灯自私的,只顾照着自己的路。月光是无私,它毫不保留地照亮着整个大地,尽管它的光线没有太阳和车灯的强烈。

 岁月似风,稍不留神,就从你的脸上滑过去。尽管前行的路途遥远迤逦,为了心底里那道虹影,披星戴月而行。

 路上的灯,沧桑悲凉,树尖上的月亮,孤独黯然。赶路者的心里阳光灿烂。

 清晨,昨夜的冬雨,没了痕迹,到朋友家去喝茶,他带我去看庭院里的果树和茶树,坐在庭院的椅子上,我看到了果树和茶树的冬天,也仿佛看到了春天。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5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