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的冬雨

北海的冬雨

                                          

    下雨了,北海的冬天在来了一个多月,终于下了第一埸冬雨。

    北海的冬天,化成凌乱纷扬的雨点,散落在水泥公路面上,飘荡在半空中,洒落在迷茫的田野。

    北海的冬天,美得如一首诗。站在阳台上,向远处望,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飘逸城市上空的冬雨,好像是一层薄如轻纱的烟雾,整个城市若隐若现,宛若一幅水墨画。冬天,随着细风细雨飘然而至。

    北海的冬天,荡漾在外沙的海石堤,清凉的冬雨夹带着腥味,从面上拂拭而过,混浊的海浪一层层地翻跃着,不时发出“哗哗”的欢呼声。远方的合蒲海面,灰蒙蒙的一片。海面中隐约稀疏地飘荡着一个个的白点。泊在海边渔船的桅杆,随着海面的荡漾而时而低时而高,并散出“吱吱”的欢笑。

    石堤或是伸出海里的桥亭中,穿着冬服的游人,兴致勃勃,没有理会挂在头发尖上冰凉的雨,举着照相机,好像是要将北海的冬天装进镜头里。

    坐于海上人家的二楼,靠临海的窗边座位,点了几个下酒菜,叫上瓶白酒。冬天就这样,从酒杯中经过,变成了迷人的水酒,进了心头。

    四川路、地角路沿街两边的大小饭店,坐满了归航的渔民,大杯酒大块肉的,或是静静默默的,或是欢声笑语的,猜酒的吆喝声,将冬天驱逐于酒气间。

    坐于北京路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暧暧地喝着咖啡,惬意地望着街头中各种表情的行人,五颜六色而小巧的电车(北海人用来代步的摩托车,是用蓄电池的电动摩托车)穿梭行人中间,行人撑起的那些五光十色的雨伞,就好像绽放的朵朵鲜花。

   带着醉意,携着冬天的细雨,漫行老街古雅清静的街心,白天的暄闹,收藏于老街店铺紧闭着的古朴木门之中。冬天,在老街的夜失去了。冬天老街的上空,仍然是五彩缤纷,色彩斑斓。老街两旁的酒吧或咖啡吧,三三两两的饮客,悠然自得;穿过夜色上空的招牌灯的光芒,散发出绚烂多彩的光柱,将飘洒着的雨点变成了点点流星。敞开的唱吧,不时传出歌者宛转、悠扬、激昂的歌声。

   坐于老道咖啡吧,同来自北方的朋友聊天,朋友说:“老街给人的印象就是丽江新华街的复制,给人一种迷离或秘谲的感觉。到了老街,叫上一窝清煮螺煲,斟上几壶好酒,伴着低沉的音乐,喝一个快意人生。”

   在浪漫之城珠海住了很长的时间,也用心去感受那份浪漫和温馨。北海毗邻广东,虽然是外省,但是气候和珠海几乎一样,在北海生活,一点都没有“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北海,一年的春秋冬季节,都如同春天,凉凉的,清爽的。 

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