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尖上的月亮(外一章)

树尖上的月亮

   和几个朋友,在新堂水库吃完饭,准备离开时,倏然间看到了树尖上的月亮,刚刚爬起来的月亮,给一云遮住,淡淡的光,还是洒出来,几缕到一片片,看着挂树尖顶上的月亮,烦躁的心里,顿时安静下来,感到月亮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有一种远离尘嚣世道的感觉。

   以前,在城市的上空,看到皎洁的月亮,总是带着一些瑕疵。在繁华都市通亮如白昼的上空,月亮是暗淡无光的,微弱到只能照亮自己。 

   开过大货车拉过货运,有一年的秋季夜里,开着满载货物的大货车,在广西钦州325国道那丁路段,左边后轮胎爆炸了,这段路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更不要说补轮胎店,更麻烦是黑夜。和搭档两个人下了车,做好了安全措施,用千斤顶支起陷下来的车身,准备换拆轮胎时,后面停下来一辆车,雪亮的灯光照着我们的车。

   走过来一个四十左右的大个子,他用粤语问:粤K是茂名的车吗?我和搭档嗯了一下,没理他,每人拿起地上的钢管,戒备的地问他:有事?他笑了笑,说,我也是茂名的。看见是茂名车牌,就停下来问问,看要不要帮忙。说完他转过身朝他身后的车挥着手:是老乡,爆胎了。你打起危险灯,开大灯照着,我帮他们的忙。

    大个子又转过身来,对我们说,动手啊。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大个子已拿起地上的工具,我和搭档只好跟着动手,一起把爆炸的轮胎拆下来,装上备用胎,一切都搞定后,我不好意思地跟大个子道谢。大个子说,没什么的,出门在外,我们这些跑货运的人,相互帮忙,再说,我们是老乡呢。 

    和大个子坐公路的路基休息。夜里的风有些凉了,秋月挂在东边的树尖上,看着树尖上的月亮,心里顿时腾起一股热流。

    大多时候认为,外面的月亮,没有故乡沙滩上、渔村上的月亮明亮。故乡的月色,恬然明亮,无论去哪个角落,都清晰可见,月白风清。

天上一个月亮,心底里有一个月亮,那是故乡树尖上的月亮。

十月,白鹭

   十月,村前的藕田,一些断在泥土里的藕茎,长出新芽,开了叶,浮水面上,叶面的水珠,就像滚动的小银球。

   田里铺了一层绿毯,那是刚长出来的小水浮莲,乡下的人,家里养了小鸭,就把小水浮莲捞回去喂小鸭,故又称“鸭子菜”。

   藕田里有小鱼,有虫子,白鹭来了。一群群的白鹭,落在田里觅食。白鹭在家乡也称鹤,还有一种棕色的鹤,叫“牛屎鹤”,它有时会把牛屎当食物。

   家乡称白鹭为鹤,是从它的叫声为名的。白鹭飞时,会“贺,贺”叫着,叫声有些凄凉,夜里,走在田野里或乡村间,白鹭飞过时,“贺贺”的叫声,特别显得凄凉悲苦。

   曾听奶奶说过鹤的故事,从前,有一大户人家,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和小老婆各生一个儿子,就在大儿子十岁时,大老婆去世了,小老婆就整天孽待大儿子,不给饭吃,经常安排他去做重活。

   大户人家建了新房子,选出进宅的日子,小老婆为了不让大儿子参加入伙仪式,在进宅的前一天,就赶大儿子去山上砍柴,大儿子无可奈何,挑着砍刀和绳子,哭啼着去山里砍柴。

   村外有一条大河,刚下完暴雨,河里的水流喘急,大儿子过石桥时,意外跌到河里。

   进宅那天半夜里,大户人家屋顶飞来一只白鹭,眼睛泪满盈眶,看了几眼大户人家喜气洋洋的房子,拍拍翅膀,发出悲凉的叫声“贺贺”。

   奶奶说,鹤是苦命的孩子,见到它,要对它好,不要抓它。

   此时,心里默默朗诵起叔的诗:“南村秋阳高照

   白鹭在水田湿地觅食

   一只,唯独一只。

  水田的另一端

  众荷喧哗,时光流逝”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0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