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大赤坎看稻海

     

    去大赤坎看稻海,每年都去。秋收季节,大赤坎村一带是鱼米之乡,金黄的稻海,一望无际,非常壮观。   

    经过黄杨村路口时,村前那垅金黄色的稻田,就像一张黄色的地毯,铺垫在古色古香的民宅前,宛如一轴恬然瑞祥的画。

    

   村口的老母狗,没有吠叫,从我进村就默默盯着我,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从它的眼神里看到善意的警戒,同时又看到慈祥,就好像看家老母亲。    

   心里就牵挂着大赤坎村省道272两边的稻海,黄杨村的几块稻田,虽然也美,但没有心情留恋。 

   

   骑车到康王庙的三叉路口时,看到金台古寺的路牌,不知怎么样,我竟然没有往去大赤坎村的X272骑去,而是选择骑乡道,去金台古寺看看。曾经听朋友说,金台古寺的路非常难走。穿过大赤坎村后的一些稻田,还有几块稻田没有收割。 

   

    到山脚时,上金台古寺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小车道,往右斜坡上去,是水泥路。一条路口标注单车图标,是绿色通道,行人和骑者是一条路。从山脚往里走,翻了几道山坡,到一个山谷底,骑行的道路消失了,前面的路是沿着峡谷往上走的,羊肠小道,杂草丛生,几乎是半托半推着单车,在宛转曲折的山路穿行。

     到了乌岩山摩崖石刻,看了“第一石门”两块巨石,又在“七姐浴池”洗脸洗手, 继续上山,又是陡峭的山路,右边的山坡斜陡,哗哗的溪流声从谷底传上来。        

  爬了半小时,看到金台寺水库的闸坝了,坐下来休息,以为到了,谁知道站起一看,还有两条台级,才能到坝顶。 爬上坝顶时,浑身没劲,坐在坝堤上,喘着粗气。

   金台古寺,还在水库对面的山脚下,山清水秀,不愧是一块风水宝地。 去金台古寺,还要骑一公里多的环山脚路。

    金台古寺只有两间房子,有一个师父在屋里面,对着所供的菩萨打坐,年纪大约有七十多岁。 到水库边看了残垣断壁的旧址,就上去对着寺门口拜了几下。 想找他请教一些心里的疑惑,看到他闭眼睛,就准备离开。

   施主有事要问?我的身后传来说话声,我转回身,师父站在寺门口,我点了点头,师父说,进来吧。 坐下来,我说,师父,有时非常困惑,怎么样对朋友,别人总不把自己当朋友呢? 师父说,不奇怪。我问师父,有原因吗?师父摇摇头。

 我又说,近来有些事情,处理不当,失言了,朋友不说什么,但自己心里总感觉过意不去。 师父看着我,说,不奇怪。 又是不奇怪?我问师父。师父说,不奇怪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心里想,这师父很奇怪。 又问师父第三件事情,有时非常烦闷,其实自己是坦荡豁达的人,老是在意别人的说话呢。 师父听完,又是答不奇怪。答完我的话后,问我,还有吗?我摇了摇头。

    师父问我,你是托着单车爬山过来的?我很惊讶,您怎么知道?师父说,看你裤脚沾着的草。山路难走吧?你爬上第一石门吧?我点了点头。师父停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第一石门都给你翻越了,你是第一了,还有什么不甘心,看到七姐浴池可了吧?我说看了,还洗脸洗手了。 在七姐浴池肯定幻想到七姐在洗澡吧?仙女的身体都给你欣赏到了,你是最幸运的人了。给你三个纸条,你下山时,每隔一公里的距离,就打开一个纸团,到时,如果你还不能解开困惑时,一个月后,你再托着单车,爬山上来,我再给你答解。

   师父起身找了纸,拿笔写起字。几分钟后,他递给我三个标着编号的纸团。 我提出来要跟师父拍照留念,师父说,我已是不在家的人,不恋红尘。

    告辞师父,骑车下山。路是泥沙路,在乌岩山的山峰蜿蜒绵亘,陡峭崎岖,两边是陡斜的山坡,推着车爬坡路,下坡路太陡斜,急转弯又多,推着慢慢走。 好不容易爬上一个山顶,刚好一公里的距离。

  打开第一个纸团,写着俩字:随缘。坐在路边的草丛里,今早爬上来的小山路,成了一条细线,在峡谷脚下,若现若无。几个小黑点在细线上移动,我站起来,对着峡谷脚下,大声呼喊。过了一会,从谷脚底下传来微弱的嗨嗨声音。 这时,我看到师父给我的随缘。顿时,我的心突然明朗了起来。喝了几口水,给朋友群发了一些照片,说今天我骑车变成越野了。云姐微信说,阿哥,小心点,注意安全。读到信息时,一股清爽的山风,从对面的山谷拂来,精神抖擞了起来。

   起身推车,有一段路比较平坦,心情愉悦地骑着车哼着歌。 不到几分钟,又是斜坡路,我这回没下车,鼓起勇气,制着单车慢慢骑,谁知道路况越来越陡了,想下来推着走,一刹车,后胎打滑,眼看就要摔下来时,我急忙跳车,扎一个马步,脚下滑出几十公分,总算稳下来,流了一身的臭汗。

   有朋友在群里说,阿哥,碟刹没事。我回信息说,车差,不敢试了。 一看计程表,两公里了,该看师父的纸团了。把单车支好,定了定魂,喝口水,拿出纸团打开,还是俩字:随缘。 

  推着车在连绵起伏的山路走着,忽然右手疼起来,只好一只手推车,走了不久,左脚又发疼了。靠路边坐下,有两辆小车上山,其中一辆在我面前停下来,一阵幽香,扑鼻而来。我一抬头,一个穿着白色棉裙的女人,走到我跟前说,先生,手疼吗?我车上有活络油,给你擦擦。说完,给我递过来一瓶小活络油,我说了一声谢谢。她说,这路太陡了,非常危险,要注意安全啊。我也经常骑车的,这里没骑过。 她上车了,身上的幽香还在我身边萦绕,我又看到师父的纸团。

   擦油后,手脚好些,继续下山。 大约一公里了,我拿出最后一个纸团,心里想,不用说,还是随缘了。想到这里,就把纸团扔到路边,推着车往前走,走了几步,心里想,打开看看吧。又跑回头捡起路草丛的纸团,打开来,这次却是几句话:你爬上第一石门,虽然你比它高了,但你还是要下山的,下山了,你又比它低了。你是凡人,总要活在低处。做回你自己,一切随缘。

    读了几次师父的字,心里突然轻松了起来,什么顾虑都烟消云散了。 把纸条扔掉,骑起车,再也不怕陡峭的山路了。 从山路下来,最后一个陡坡路,接上的是水泥路,一边去刚才我上山时的路,一边是去大赤坎村的路,连绵起伏的水泥路,穿荔枝林和村落而过,山风飒飒,下坡路时,单车飞奔,有飘移的感觉。整条路就只有我,干净的路面,用黄色画着分界线,有电影《头文D字》秋山车神的景象。

    可到了山下大赤坎村尾,却发现田里的稻已经收割了,剩下长长的禾苗头,心里非常失望,来迟了,要是早点来就好。骑上一段路,眼里闪过一片金黄,不远的村边,还有几块稻田,金黄色的稻浪漾着,我心里非常欣怡,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给我看到稻田,就算是几块,心里有些慰藉,虽然看不到稻海,老天还是眷顾我,给我一小块的稻田,当海看吧,没有大海,就看小海。

   沿村而过的小河,一个阿婆弯着腰,站在河里洗衣服,河水很浅,只到脚眼位置,干净的河沙,清澈的河水,三十多年没看过这样的镜头了,看着阿婆的背影,想起了奶奶。

   出到县道,往公路北一看,彻底失望了,全是收割后的田,禾草头菲菲,空洞洞的。只得往前骑,从大赤坎村牌坊出来,往莲洲方向骑去。可能莲洲那边还有稻海看吧,心里冒念头。

   到官涌村牌坊时,我面前闪亮起来,省道南北方,浅黄的稻海翻起暗涌,我的心快要蹦出来了。

  到乌石村时,眼前一亮,公路两边,全是稻海,一垅黄灿灿的,一垅翠绿苍茏,黄绿分明。 到路边卖甘蔗的村妇的摊子,坐着慢慢喝茶,慢慢享受着梦寐以求的稻海。 一望无垠的稻海,就好像一笺优美的散文诗,风一过,涌起的稻浪,魅力四射。待了半小时左右,都不舍得离开。

   回去的路上,经过康王庙,进去拜拜,求平安顺利。 这时,对师父所说的随缘两字,有了更新的感悟。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