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

春耕

   春节刚过,故乡的河角水库和旱平水库开闸放水了,各村田地里的小水沟,就如一条条跑道,清澈的水好像关闭已久的小孩,在小水沟里愉快地唱着歌,疯狂地奔跑着。

   村里的水塘,也满满的,这些时候,和小伙伴到水塘边捉蝌蚪。或是到地里拨一个大白萝卜,用小刀把萝卜切成一圈一圈的,长度大约有二公分,把削好的小竹片插在萝卜圈上,用一根竹枝从萝卜圈中间穿过,捣了几下,直到萝卜圈可以自由转动,简单的小水车就做成了。放到小水沟里,小水车就飞快地转动起来,小伙伴们就会欢呼起来,为自己的小制作欢笑。 

把大萝卜用小刀削成小船,装上硬纸片制成的小帆,小船尾插上小竹片做“舵”。有了它,小船在水塘里就可以直行,不会兜转不前。

   玩厌了小水车,一帮小伙伴,跟在我后面,欢呼着跑到水塘塘边,把小船放于水面上,顺着风,小船头激起了微微的小水圈,快速地朝着水塘的对岸漂移。此时,有小伙伴会跑到对岸把小船捡起来,跑回这边的岸边,把小船放到水面。来回奔驰着,只有欢笑声,没有疲乏的感觉。

   故乡的老人经常说,“到了惊蛰节,锄头不停歇。”故乡人在新年过后不久,便开始撤播谷种,一般撒播谷种的田地都是小块地,在家乡又称“秧尾角”。播了谷种后,用一些破旧衣服,把家里平时装小猪的猪笼,套上破旧衣服,给它戴个草帽,再做红纸做一幅小红旗,插在猪笼的背后,用一根竹杆把它支起来,就成了一个看谷种的假人。

   还有一种做法,就是用禾草把,扎成人的模样,套上衣服,戴个草帽,用竹杆支起来,这就是平时所说的稻草人。无论是猪笼做的假人或是稻草人,都是为了吓那些偷吃谷种的鸟。

   年后不久的农活是种花生,挖田里的蕃薯。故乡把挖田里的蕃薯称“掘早田薯”,这些蕃薯是在秋收割禾后种下的。过完年,踩着冰凉的泥土,开始了挖掘。“早田薯”掘起来,放到专门的房间放置。放置“早田薯”也有讲究的,要房间地底铺上河沙,再把“早田薯”堆放上去,这样到了一定的时间,蕃薯就会特别甜。

   记得儿时,母亲蒸了一锑煲蕃薯,在蕃薯面上用小盘子装着鱼干,吃蕃薯时,用蒸熟的鱼干当菜,味道可不一样。

   正月天里,故乡人日间没事,吃了晚饭后剥花生种。以前队里分到每户的花生种剥壳时,是过秤作记录的。在播种花生时,给花生种上洒上少许的农药,防止播种的人偷吃。

   就算有农药,我和小伙伴们也有办法偷吃花生米的,把花生米装到裤袋等回家时,把花生米去外皮,炒着吃或者是生吃,那时也是一种快乐。

   分田单干后,家里剥花生种时,一边剥一边吃,或是把花生米大大方方拿去炒熟来吃,无论怎么样,却没有以前那么香了。

   故乡的种花生时间是在新年后,种花生的地方大多是在坡地里,也有在田里种的。把坡地翻了几遍,耙了几道,分开一垅垅的。播花生种时,一般是父亲在垅上用一种小锄头快速地掘着小坑,一字排过,可以挖到五个小坑。小孩就跟在后面放上花生种,两粒一个小坑,把花生米准确地扔小坑里,随即用脚往小坑一踩。母亲把装有肥土的粪箕挂在面前,跟着小孩屁股后撒肥。这些操作完成后,大人用一把木耙把垅沟里的坭土往垅面上扣,就完成了种花生的工作。

   种完花生,村里的人就外出打工了,清明过后,谷种长成秧苗了,原先种植“早田薯”的田也翻了几遍,闲置的旱地也有水了,都翻起来了,开始了插秧。

  五月的拨花生或六月的农忙,就是在春天里耕作中悄悄准备好了。

  现在,故乡耕种,基本都是机械化了。漂泊到大都市多年了,春天来了,坐于茶几前,慢慢地喝着茶,细细让那些记忆中的春耕,从心底里翻出来。

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