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场冬雨的杂语

第八场冬雨的杂语

    冬日,第八场雨。

    现在是非常在乎雨了,每一场雨记得清楚,每场雨都想给它写几行粗文,不是记心情,是把雨用自己笨拙的文字记下来,放到没雨的时候慢慢读。    

    清晨在书房读书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下雨了,快跑,雨大了。打开窗户,外面第八场冬雨湿透了花园所有的树木花草,地面都是湿漉漉的。我心里一阵欣喜,拉开门就往外面跑,我知道我要去哪里的。   

    一口气跑到南廊,南廊走廊满地的水渍,周围的树叶,风声萧萧,我在想,南廊的冬季来了,在地板上和树叶上。坐下来,细雨夹着风,拂面而过,一丝清凉把身上那丁点温度掠走了。此时适合读书,想起出来匆忙,忘记带书了。记起苏东坡的“也无风雨也无晴”,蹦出来自己的:有风有雨却无书。


   

    回到住处后面,大红花没开,一簇簇的花树,虽然没开花,但还是葱郁郁的,冬天没什么来。  

    周末白天在书房读书时,从住处周围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号叫声,这声音每隔半小时一次。开始时,听到这声音心里就烦躁,问家人:这人是有病吧,每天都叫个不停。家人笑了笑说:将就吧,你每天去上班,我在家里每天都听,难为我听了那么久。   


    回市区住几天又不习惯了,没听到那女人的号叫声,却安静不下来读书。跟家人说,吵就吵点吧,还是回斗门住。家人笑了:知道你舍不得那几柜书。我看了家人一眼:有吗?家人变了脸色:没有吗?每天回来进了书房就没出来过,整天就对着那几本破书,老子的肚脐是什么样子,估计你都记不起来了。   

    也许是吧,舍不得那几柜书,熟悉了那几柜书,喜欢躺在书柜中间的睡椅看书,看到累了就在睡椅睡觉。   

    有朋友说,你事情太多了,找个时间放松一下吧,来西藏吧,我带你去看雪。去外面走走?我能去吗?有时候自己问自己,能走多远呢?年轻时候漂的地方多到自己都记不起来,现在老了,还能去多远呢?能去几个地方呢?满满的俗事缠身,满满的烦躁,再也不能像年轻时的任性了。 

 

    就在我骑车时,朋友又跟我视频,说,来吧,西藏欢迎你,拉萨欢迎你,这里有你的兄弟,有你可能喜欢的女人。我说,狗日的,你没看到我在旅途上吗?朋友阴声怪调:你那叫旅途?顶多是在小水坑里洗洗屁股而已。骑个破车在乡下烂路里,也叫旅途,你就吹吧。    

    说真的,年轻大了,感觉自己乡土气息重了,这几年来,无论怎么样走,总是走不出那片海,走不出那些插着稻草人的稻田,还有那些鱼的味道。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