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心间一片虚

留得心间一片虚

 

 

 

   雨霖的文字里,经常提到如莲道人,从那时起,知道了如莲道人这个名字,后来也知道了如莲道人的画。初听到这名字,如莲道人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是儒雅飘逸。  

   曾约雨霖去如莲道人家去拜访他,雨霖说他很少在家。国庆节第四天上午,我从珠海回乡下路上,雨霖给我发来信息说如莲道人在家,我叫雨霖约他。雨霖回信息说,上午如莲道人有事,下午要去水东。我心里有些遗憾,又跟他错过会面的机会。

   前些日子,在滨海书法家协会群里,转发了一篇自己的文章,如莲道人出来点赞,此时我才发现,原来他也在书法家协会,加了他的微信,简单聊了一下。


  (阿哥和如莲道人)


   前几天在朋友圈转发了滨海作协的公众号,谭支华写的《一片纯真的世界》,这篇文章写如莲道人的画,作者谭支华是如莲道人的师弟,从谭支华的文字再一次解读了如莲道人。文章中写道:如今,用新文人画理论来读连春兄的荷塘小品,那种历史的沉重被巧妙的消解了,呈现在读者面前的都是充满阳光的轻盈,即使是生于浊世的清莲,其要表达的,也是关乎个人道德操守的自律,但更多的还是水墨本体经过消解与重构之后带来的清新愉悦。  

   堂妹友妹在朋友圈留言说,如莲道人是她表哥。那天晚上,跟堂妹聊起了如莲道人。友妹说:表哥的画非常好,有知识的人。我心情不好时,给他发信息,他就会发一些舒心的短文给我读,并发信息说,人世间,每个人都苦,只是有些人没说出来。每次都给表哥开解,给他逗开心,跟他聊天,表哥都能将自己烦闷的心情化解,使自己豁然开朗,心情舒畅,忘却了烦恼。


    

   有一天晚上,跟如莲道人聊天,天南地北,聊了一个晚上,说的大多是写作的话题。聊天中,他言辞流利,旁征博引,知识面很广。谈到读书,他说,读学术性的文字,特别是对专业有关的学术书籍,虽然枯躁,但能学到很多知识。读有灵魂的文字,让自己在作画时,有更多的灵感。

   聊到画和文字,他说,文字为画而写,画为文字而画。文字和画是相结合的,画家的笔,向人们描绘某些事物,作家的笔,是用文字向人们描述某些事物。他聊天的理路清晰,内容丰富,言简意赅,把一些复杂的学术性东西,说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跟他聊天,有时候嫌微信打字慢,就直接给他打电话聊天,一聊就是一二个小时,总是聊得意犹未尽。每次的聊天,大家都是无拘无束交流,一见如故。


   说起了我的文字时,我说我写的文字,经常给别人笑话,说我的文字是垃圾食品。如莲道人说,不要气馁,我看好你的文字,有个性,真实随心,读你写故乡的文字,故乡的每上角落立即清晰起来,更要命的涌起满满的乡思来。沈从文在旧社会也当过兵痞,他开始写的文章,投到报社,没人肯用,文字非常差,也有人说他是垃圾。但他没有放弃,最后成为大家。

   他说,你要多读书,积累多一些词汇,读书不一定读名家的,有一些人写的散文也不错。我现在读的书大多是哲学,哲学的书,可以让人明理。读书多了,写文章时,就可以往深里写。      

   如莲道人提到,有时候,要坚守自己的喜欢做的事,要有韧心,有人会说几句话,是很正常的。有些人,你比他优秀了,他就说三道四,也有一些人对我有误解,但我不理会这些,我只专心致志做着我想做的事,坚守自己的追求,没有因别人的冷言冷语放弃。听到他这些语言,感觉到他有着乐观旷达、超凡脱俗的人生态度。


(故乡山-庄山,如莲道人)

   谈到著名诗人张慧谋老师的新诗集《白鹭还乡》,谈到张老师的诗时,他说:张老师学养深厚,写出来的文字意韵就不同,思维也特别,每一个字都能触动读者的心弦,荡涤心灵,用最平实的文字去来描述他心灵里最微妙的情感。    

   冬月里,又回乡下,跟如莲道人约好见面。到家的第二天晚上,和几个朋友去了如莲道人的村子,朋友老高带路,他和如莲道人同村,他说,是连春啊,以前听说过他学画画,并知道他在水东教书。那晚无月的乡村小道中,如莲道人怕我找不到路,拿着手电筒,在半路上接我,借着灯光,发现如莲道人并不是我想像中儒雅飘逸的样子,而是有些腼腆木纳,满脸的书生气,完全看不出他就是跟我在电话和微信聊天的那个如莲道人。 


   

   进了屋,他忙着给我们泡茶,他父亲是一个八九十年代的一个乡村医生,老实厚道,我小时候也来过他们喝喜酒。年纪大约七十岁左右,知道我是友妹的堂哥后,他笑着说,连春(如莲道人)给了你的文章给我读,厉害啊,你一个粗人,竟然写出这么好的文字。

   谈起如莲道人,他非常骄傲:这孩子从小就很听话,常帮父母做些里里外外的农活与家务。他读初中时总喜欢节省些早餐钱来买课外书,有时多给些他也不要,非常懂事!他要高考时,村里有人问我,你们家孩子报考什么学校啊,我说可能第一志愿是广州美院,村人担心,这是名校啊,就算考上去,没有人际关系,也很难说的。听到他的话,我心里也非常担心,自己又不认识什么有关系的人,如果真考上了,去不了,那就苦了孩子。 


   

   高考成绩出来了,连春成绩虽也能上广美,但因专业仅过录取线,美院就落空了。后来就给所报第二志愿潮州韩山师范学院录取了。一查百度潮州韩山师范学院,原来它的前身是有着一千多年厚重历史的宋朝韩山书院。  

   听到他父亲说这些话时,他一颦一笑,聊到画画和文字,那双大眼睛顿时神采奕奕,腼腆不见了,妙语连珠,滔滔不绝地跟大家说起了画。此时才发现他的谈吐自如、才思敏捷。

   客厅里也有几幅画,大多都是荷,荷叶用笔奔放,浓淡枯润相间相成,荷花向用线勾出,隐若于大片墨中,异常出采。荷梗用若若离的线穿插画面,因画面布置而出,尽得势妙。每幅画面都有着不一样的构思。


   后来他提出,上楼看他的画。楼上大厅里挂着几幅画,其中西墙挂着一幅水墨荷画,如莲道人指着这幅荷说,画这幅荷,单磨墨就花了几个钟,墨要慢慢磨,出来墨色层次才丰富。

   荷叶和荷茎,荷花,甚至几缕小水草,都是用淡墨色几笔勾勒,浓墨深浅有度,恣意挥洒,我感觉到那是一片恬淡安然的绿,我完全浸润在一片月色溶溶下,荷塘荷叶摇曳,散发出一些微弱的绿光,耳边蛙声彼此起伏,远处山色晶莹,清净豁亮,夜风轻拂,沁人肌肤,触动肝腑,我心里想,他作画的时候,肯定是胸中洋溢着诗情画意,才能作出这样意境优美、绵绵诗意的画来。


   北面的房间堆放着一大堆的书,有几幅装着框架的荷画放在地板上,大约有几百本,我翻了一下,大多都是哲理和学术上的书籍。到大厅东侧的房间,他指着墙上的一幅画对我说,那只鸟最有意思。我对同去的朋友说,别小看粗粗浓浓的几笔荷叶,也许我们画一辈子也画不出那个气势。  

   那晚,回到家里,继续同如莲道人微信聊天,如莲道人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代表现在。过去无论怎样好与坏,已经是过去了,最关键的是现在和以后,要努力追求,不断进步。我喜欢与追求进步的人交往。前些年读了一些哲学的书,儒道释的典籍都读了一些,受益良多。对文艺想有深一层的理解,必须要好好读了些哲学,这些是我近些年来学习的深切体会,与你分享一下,我书画也是那段时间突然有点领悟的,才有一点收获。你多写是好事,一定要多写,思想决定高度。

   我正在读祝勇的《纸上的故宫》,就发了给如莲道人看,他说:祝勇非常有才华的人,去年我也买了一本他写苏东坡的书,知识面很广,思维很宽,读了挺受益的。


   随后,如莲道人发了一幅近期的人物画作过来,构思很别致,也很赏心。赏画之余,那绢美小字款识更引起我的兴致:“无事静坐,以书为伴,留得心间一片虚,定可容天地万物,心间自有生机在。”这也许便是他生活状态的自况写照吧!

   就这样聊到凌晨两点,依然意兴盎然,大有“言有尽意无穷”之势。整理在他家所拍到的画时,忽然想起:眼睛纯净,才可以看到风景的优美;心灵净洁,才可以拥有坦荡纯真的天地。


图2、3、4、5、9为如莲道人提供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