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小记

1、暮聊

    黄昏里,黄杨河面上,弥漫着一层又薄又轻的暮色,过往的船只,划破了水面的宁静,一道道的水流,向两旁的河岸涌过去,在一排排水松树下撞碎,迸发出一朵朵水花,并发出清脆的哗啦啦响声。  

   阿杜夫妇的小渔船,停泊在大托村南的一个闸口,他们夫妻俩是住在船上的人,每天清晨到河里撒网捕鱼,捕到鱼虾等河鲜,就卖给大托村南的渔贩阿刘夫妇,绵长宽敞的黄杨河,给他们带来了生活的希望和丰收。       

   跟阿杜聊天,他坐在船上,我在岸边。

   我说,在船里睡觉,肯定很舒服。

   阿杜说,鱼虾多就舒服。

   我说,要不你们到我家住,我到你们船睡几晚。

   此时阿杜婆娘笑了,阿哥,牛么,放着高楼大厦,豪华席梦思不睡,要来我这船睡觉,蚊子又多,浪又多,船晃个不停,你能睡着?

   我说,我也是曾经在海里过生活的人。

   阿杜对他婆娘说,阿哥喝醉酒了。


   阿杜停船的地方不远,有几个钢板搭建的简易码头,现在根本不用了,骑车到这里时,我会站在码头上,向前面的黄杨山眺望,向左右宽阔明亮的河面看去,让清新的河风,吹去自己身上的嚣扈之气。

    这一切的景色,都是自然的,没有半点的科幻色彩。我平躺在码头的钢板上,想让自己融入这片洁净自然的大地。

    喜爱水乡斗门,是因为工作七年,寄住水乡七年,深深地爱上了这迷人的水乡。

   水乡的大江河涌水道纵横交错,有如水乡的血管;水乡的水,无论涓涓细流或是滔滔江水,都有如水乡的血液,这两者又宛如水乡的魂和魄,相互相成,有江有河有溪必有水。  


 

   水乡田野辽阔肥沃,鱼塘连绵,白蕉水乡鲈鱼名扬天下。大江河涌水道旁,水松葱郁,其木葳蕤,江畔河边,白鹭悠然。   

   几年来,水乡成了自己的情人,总是挤点时间,跟她待在一起,厮守一起,哪怕就是一分钟。

   有时,我坐到河堤,我看到地上的风,风轻微地抖着,轻微到只有静下心来,才看到它的抖动。站起来时,看到半空中的风,风和树叶,跳起了一场激情澎湃的拉丁舞。它有时非常的任性,任性到疯狂地把树叶拐跑,一起在半空随心飘舞。   

   坐低了,可以看到细节。站高了,可以看到远方。   

   季节既是画家,又是诗人,随便几笔,大自然就是一幅精美绝伦的画,更是一首优美的诗歌。

   读到几句话,此时正应景:爱的时候不辜负他人,玩的时候不辜负风景,一个人的时候不辜负自己。


2、冬至

    清晨,拉开窗帘,柔和的晨晖,透过窗外的茂密树叶的空隙,把冬至洒进来,书架上的小陀佛,披上一层薄薄的金光。   

    点半截昨夜收到的沉香,一缕淡黛色的细烟,袅绕曼舞,馥香弥散,温婉醇厚。 翻起昨晚收到的新书,纸墨的香味,余韵绵长。   

    我读着书,小陀佛看着我,书房里,安然恬淡。 


  

    本想静下来读书,挚友顺成发来信息,说是要陪我出去转转,看着窗外阳光灿烂,心想趁着冬至好时光,正好出去走走。   

   去的地方,依旧是金台寺,同顺成说,今日冬至,去上几支香。   

   把车停山麓下的停车场,沿着西北的林荫大道慢慢走,从山脚到金台寺这段路都是斜坡路,是周六和冬节,上山的游人很多,一路绿榕翳日,凉风习习。

   心里想,庙堂或居所,有树才幽静,有竹才优雅,有水才通灵,有山才深邃。山水相连,茂林修竹,云霞辉映,人间才有仙境。


   

   爬至大王殿时,漫天的阳光有些辣了,背脊出汗了,站大王殿前平台望王保水库看下,山下的黄杨山山脉绵绕着水库,山上树木翠绿荟萃,幽深蓬勃,水库静如翡翠镜面,清静寂定,一尘不染。一山一水一木,禅意深长。正是:水月通禅意,山云寄野情。  

    爬至姻缘许愿树,左右两棵树,枝叶繁茂,葱郁翠绿的枝蔓,挂着无数红色许愿布带子,随风飘扬,宛如绽开的小红花。心里想,红尘里,多少人祈求得有情人终成眷属得尝所愿呢,又有多少人求尽大江南北依然是燕分飞呢?许愿树是否又知道,有人求来情缘,有人断了缘分呢?  


 

   到大雄宝殿,去求香,售香处说,今天每人三支香,不收钱,不售香。

   本不是诚虔居士,只是观光的客,烧根香,求一个平安,晒晒太阳,看看山,看看水,把时间埋到凡尘世间。   

   点了三支香,敬拜天地佛祖各大神,祈祷国泰民安,母亲大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金台寺今日有法事,随缘迎送做法事的师父,和顺成下了山。 

   冬至夜,躲于山林深处,一碟青菜,半壶清酒,静静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

   山有山的脉络,水有水的溪流。有道是:水绕禅窗静,花开佛国香。 


 3、古街

   斗门清代古街,去了很多次。

   每次去,都会站在丁字路口,盯着那阳台发呆。

   那垂下来的植物根须,和挂在阳台上几株绿色植物,总让我联想翩翩,挂上几串风铃,在阳台摆一张藤椅,半躺在藤椅上,读一册《红楼梦》,书里的林妹妹出来陪读多爽。

   去楼下买几个赵氏鸭包脚或几味腊肉,打一壶白酒,和林妹妹坐阳台,喝几盅,醉了就倚着阳台,让夕阳晒晒,听风在阳台弹起古雅的曲韵,夫复何求呢。    

   古街那块地标建筑石屏风,每次去都是站满了游人,排队拍照留念,想找机会拍一张,都没办法。

   今天倒好,屏风没人,和朋友拍了几张,终于可以证明来过斗门古街了,有凭有据了,立此照片为证据,阿哥,2018年12月16日下午,和朋友骑车倒斗门古街。哈。 


4、湮没于凡尘

   朋友深夜来访,想喝酒,得知家人禁令我喝酒后,不由叹息几番说:想不到一个好酒伴就这样没了,湮没于凡尘啰。

   我说,老子又不是死了,说得那么悲伤。

   近来极少在家里喝茶,茶几上都堆满了各种生活杂物,朋友说,没酒,茶总有吧。

   和朋友一起收拾茶几面上的杂物,洗壶洗杯,找水壶煮水,这一系列琐碎事花了半小时,等水煮沸的过程中,朋友到书房拿了几本书,说要带回去读。

   我说,除了书,什么都可以带走。

   朋友笑了,怎么变得小气起来了呢?不像你的性格啊!我就喜欢这些书,我不带书,难道带你走吗?你想得美。   

   醇茶的水沸了,热壶洗杯几下,一壶水用完,再煮一壶,和朋友两个人随手翻几页书,继续等水沸。   

   过了十分钟左右,水沸了,淘洗了几次茶叶,剩下的水没多少,斟几小杯茶汤,朋友轻轻呷尝,准备煮水,朋友摆了摆手,算了,喝两杯茶当酒吧。

   他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叹了口气说,打扰了,夜了,今晚得带两本书走。

   送完朋友出去,回到家里,茶汤还暖,煮了半壶水,读了半会书。水又沸了,泡茶慢喝,慢慢把夜煮浓了。   

   忙乎了半夜,朋友来就只为了喝几杯茶,哈,这家伙。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