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冬

吃冬

 




    十多年来,一直在外为生计奔波,对于一些农历节日都没有印象了。

在老家,冬大过年。冬至到了,年的日子就不远了。奶奶在生时,到了冬至这天就会说:过了冬,日子长过葱了,一个月后就是年了。

一些村庄到了冬至日,会摆上几桌饭菜招呼亲朋好友。家庭经济不算很好的,也会杀只鸡买点肉,到自家的菜园摘些菜,炒上几个菜招呼亲朋好友。

冬至这天,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吃冬,携儿带女的,在路边买些水果,到娘家吃上一顿。


    

冬至前有些村子还搭戏台,演大戏(粤剧),戏金是按每一个神社的每一户人家收费的,一般是每人多少钱。神社里也有人自动捐款的,捐款多的人,晚上演戏时,神社的理事便会在戏台上说出多捐钱人名,用红绸布写上横幅:某某老板捐戏一本或是某某老板捐戏金XXX元。    母亲是外婆最小最疼爱的女儿,母亲有四个哥哥,一个大姐。 冬至前两天,舅父们或是表哥们提前到我们家,告诉母亲到冬至那天要回去吃饭。

外婆最细心的, 冬至前晚饭过后,外婆会提着一些糖果,到我们家来,千叮万嘱母亲,明天一定要带我们回去。    

冬至这天,起得最早的人是我,换上新衣服,九点过后,母亲便领着我们几兄妹,去到了大约二里路的外婆家。

这天,大姨妈总是比我们早到的,她和表姐他们一起帮忙洗菜。表兄弟们看到我来了就欢呼雀跃起来,十几个男孩就在外婆家门口玩戏,或是跑到戏台玩。


外婆这天满脸挂着笑容,嘴里笑呵呵的。表兄弟姐妹中,外婆比较疼爱我,也许母亲是外婆最疼爱的女儿的缘故吧。

吃饭时,外婆家把鸡腿夾给我,表兄弟姐妹们眼睁睁地看着我吃鸡腿。这时外婆会变戏法的一样,端出一盘鸡肉块分给大家。   

吃完饭后,母亲要带我回家,这时我是不想回家,因为晚上还要看大戏,扯着母亲的衣角大哭大闹,外婆说,回去后洗澡了再来看戏。

哭了几回,母亲要打我,都给让外婆阻止。外婆会塞给我几块糖或是一块钱,抱着我说:虎儿是最乖的,回去洗脸后再来,舅嫲(外婆)陪你看戏,今天的习俗,你妈和你是不能留在舅嫲家的。     

晚上,到外婆家看戏,小孩子们一般对看戏不感兴趣。到了戏台都是三五成群的,一起打闹。这时,小孩子口袋里一般有些小钱,到戏台的小食档买些东西吃,吃完了就想睡觉了。    

前年冬至日曾陪母亲回外家吃冬,二十多个表兄弟姐妹们很难会面了,虽然有很多亲朋好友来,感觉却是没有孩提时代的气氛热闹了。

到戏台看戏,捐款的横幅还是继续挂着。然而不是怎么演大戏了,是请一些业余的歌舞团来跳舞了,有时演一些裸露的舞。    吃饭时,母亲说:唉,不知到什么时候,大家才能坐在一起吃顿饭。

图1、3、封面来自网络,图2来自朋友邵土才,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