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八角井

戏说八角井 

 

    电城镇的八角井,在东街原供销社旁的街边,传说是明朝成化四、五年间的井,大约着几百多年的历史。这井口有八个角,故称八角井。

   八角井旁边那条巷子原来是有名的,叫区屋巷。八角井位置显眼容易找,比较出名,日久月长的,渐渐把区屋巷和八角井附近的地方的名字都喊没了,只要说八角井,大家就知道大概位置了。

   区屋巷巷子口,井的周围,摆了很多档口,撩裤脚的,补衣服的,补鞋擦鞋油的,卖布料的,挤在一起。区屋巷两边的铺口,大多是卖布料的。

   区屋巷不长,大约有八十多米长,两旁有十间铺头,大多是卖布料的。南段是白鸽巷,白鸽巷跟区屋巷成一个九十度的曲尺型,白鸽巷以前不是卖白鸽的,之前是“猪仔行”,尾段是番薯行。九十年代末,才改成卖白鸽的。

   我曾挑番薯来这里卖过,当时刚学了“四舍五入”法,卖了番薯给一个大妈,记得有九分钱数尾,就跟大妈说,四舍五入,你得给我一毛钱。    

  不知什么时候,区屋巷搬来了一家算命看日子的档口,卖布料的档口搬走了一部分,各路算命看日子的大师把这里占据了,区屋巷变成算命巷。

   那些先生,有老的,留着几缕长胡须,戴副眼镜,穿件黑色长袍,就成了算命看日子大师。这里的大师很多,有肥的瘦的矮的高的,有真正盲的,有戴着墨镜扮盲的。   

   档口很简单,中间摆着一张薄板办公桌子,桌子后面放一张木椅,桌子前放几张圆塑料櫈子,桌子上面,放着一沓练习薄大小的红纸,一本褪黄色的通书。   

   这十几个先生,来自五湖四海,讲电城海话的,讲㐵垌逝理话(音译,电白大榜村的俚语)的,讲水东话的(电白黎话)五花八门。   大师们一般九点上班,近来事情不顺和要选择日子办喜事的人,早就守着档口门口,等大师们给他们指点迷津,下马问前程。

   外地来的大师,要想在八角井立住脚,必须要有托儿。母亲和我在北街买东西,就有两个讲㐵垌口音的女人,表情非常迫切的样子,向母亲打听八角井在哪里?八角井是不是有个叫阿炳的算命先生,听说他算命特别准。   

   母亲告诉她们八角井的方向时,她们却拉着母亲说,老板娘,我们有急事找阿炳算算,家里出了意外,想叫他帮我们论论。你就好心人做到底吧,带我们去吧。

   母亲看着她们焦急的样子,就带她们过去,找到阿炳的铺头,母亲转身就要离开,其中一个女人拉着母亲说,坐下来听听吧,听说他算命非常准的。母亲拗不过她们,就坐下来听阿炳算命。  

 

   阿炳闭着眼睛,那只又瘦又细的手放在桌面上,像模像样地扳曲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过一会跟两个女人算起命,阿炳每说一句,两个女人都点着头称是,并对母亲说很准。算完两个女人的命后,她们对母亲说,老板娘,你也算算吧,很准的。母亲半信半疑的,只好叫阿炳给我算了一命。阿炳说,哇哇哇,你这儿子命好啊,八字正,财主命,三妻四妾的,命中注定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大财主。命好是好,但背后有小人害他,你要跟他破解,做一场法事,才可以把你儿子背后的小人赶跑。这一场法事要五百元,老板娘,做不做由你,我不勉强你,不过有小人害你儿子,这可是大事。

   母亲给吓六魂无主,只好花了五百元给我做了一场法事。 母亲回来跟我说算命的事,母亲说,先生说你是大富大贵的命,有三妻四妾,但有小人害你,我花了五百元做法事,帮你消灾了。我知道母亲上当了,几十年来,老婆嘛,才勉勉强强娶了一个,至于大富大贵,富可敌国倒是没有,实际上到现在还是两手空空。最后说有小人在我的背后折腾我,这个我真的深信不疑。   

   又有人传话,南村的“差夜表”(盲眼表)算命非常准,原来的顾客都去了南村找“差夜表”算命了。  

  无论是算命巷还是白鸽巷,都让人叫成八角井了。

图片来自好友滨海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叶兴旺先生。文中一些资料,得到朋友老石先生的提供,感谢两位好友。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6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