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菜

偷菜


             

      

    吃早餐时,饭桌上出现了一锅鲜萝卜块,玉脂般的鲜萝卜块,形状无规则,有多角形,有三角形的,贴实拥挤一起,浮在锅中,被那些铜黄的豆鼓汁所染,变得昏黄昏黄的。还有一些蒜青,更有萝卜苗,这都是曾经小时候桌上的家常便菜。
    前年,网络游戏曾流行偷菜游戏,曾经常常半夜起来偷菜。想到偷菜,就想起了小时候,新年刚过不久,正月天,雨毛蒙蒙的,乡下有一句老话:“雨子灰灰,赶狗不出门。”

  正月天里,天非常的冷,人们都是围在家里烤火取暧,想到镇子里买菜,就没有几个人了。田里种的白萝卜和蒜便成了下饭菜。那时,农村人在正月里没事做,种花生和挖掘早田番薯是没有到时候,这阵儿农村人是没收入的,吃用的菜大多都是自己田园种的。
    我最喜欢吃“菜头腩”和蒜青,可蒜青吃多可不是好事,旺火,不宜多吃,另外的缺点就是嘴臭。将蒜用清水冲洗,洗掉垃圾和沙子,去掉外面的一些干枯叶子,除去根,一段段拧断,每段约十公分左右,放到一个在盘里,将花生油均匀淋过,双手抓着蒜,使劲抓揉,大约五分钟后,再淋上生抽便可以吃,这叫蒜青,可是送粥的好菜。
    鲜萝卜则是洗干净,用刀切成块,大小不等,放在煲里,放上水伴上豆鼓一起煲,有时把咸鱼汁放到萝卜里,味道却是别有风味,这就是平时所说的“菜头腩”,都是送粥的佳肴。
 偷菜时一般都是在晚上七点钟左右,晚上是很冷的,又下着蒙蒙毛雨,农人们都回家吃饭或是缩在家里不出来,这时候我和几个堂兄弟们去偷邻村人的菜,鲜萝卜有的种在田里,也有种在坡地的。我们到田里偷鲜萝卜或是蒜。一般是这样,我们偷邻村的,邻村的人偷我们村。
     农历二月里十五左右,是踩青的日子,也是偷菜季节的高潮。一般偷的菜都是以蒜为主,趁着明亮清澈的月光,到别人的菜园偷蒜,要是碰上菜主,菜主不会说什么的,因为他有可能也正在偷别人家的菜。
    近年来,家乡里流行着一种菜,叫“水东芥菜”。酒店里点到这个菜时的价格一般是三十五元左右,市场上的芥菜价格是十二到十五元一斤的,芥菜炒熟后脆而清甜。水东是我们县城所在地,听说这种芥菜就只在水东镇某个地方的田里才是正宗的,水东芥菜销售到香港澳门等地,销量非常好,大家见到这种水东芥菜的销路这么火,在家乡各地方,水东芥菜便遍地开花了,再也分不出谁是正宗的,谁是盗版的。
    北方天气寒冷,冰天雪地,家乡里的北运菜如辣椒和四季豆便成了抢手货,每户每家都种上几分或是更多的北运菜类,辣椒和四季豆价钱高的时候,可卖到四到五元左右的价数,但如果北方不下雪时,辣椒和四季豆却是无人问津或是价钱只是五毛左右。

  辣椒和四季豆将要收获时,田地里便会出现一些简易帐蓬,隔不远就有一个这样的帐蓬,就好像是在草原里见到的蒙古包。用几条竹搭成立体人字形,再盖上五色彩薄膜,底下用竹条搭上离地面约十公分左右,再铺垫上厚厚的禾草,铺席便成了简单的床铺,这是用来看守田地里的辣椒和四季豆,因为到了北运菜有行情,价格上涨时,便会有人偷菜,得看护。
    一切都是发生在过去的年代,有些事情想起来,却感觉是发生在昨天的事。生活不断提高了,现在市场上什么菜都可以买到,我想,再也不用偷菜了吧。

(2013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