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自如,我心自在,海海人生

  前段时间,小时候的朋友搞了一个大聚会,几十年来,大家因生活,各奔东西,平常时极少碰面,大家都是电话或微信里联系。聚会过后,在朋友群里,广州的朋友小邱放上自已的照片,想想晒晒自已还年轻。正当大家都赞他帅、年轻时,北京的朋友小梁说:“你们这帮老帅哥,都给你们的照片骗了,聚会前,看到照片,我还在赞你们保养得好,个个年轻帅哥,大聚会那天,近距离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你们都骗了我,个个都有了老人家模样了,我以为我老了,原来你们都跟我一样,都老了。哈哈,这帮挈弟。”有人在群里反对了:“不要说老字,我们都没有老。我们的心态还停留在年轻时。”小梁说,我心自如,我心自在,不要骗自已,只要心态在,就可以海海人生了。
  几天前的一个早晨,洗脸后刮胡子,虽然间听到刮胡刀片在脸上滑行时“喳喳喳”的嘶叫声,这时才仔细看镜子的自已,发现嘴唇上的短须开始白了。心里有点不舒服。那天中午有一个应酬,来的朋友是一个满脸都是胡须的,饭后大家聊天,聊到刮须时,朋友笑着说,胡须刀片厂做的是我们这些人的生意。如果我做这个生意,我就会把这些业务发展到外国,到印度,到中东其它国家。晚上在朋友群里说了刮须的事,大家都哄了起来,有人说,每天早上花了半个钟来刮须的,不刮,那花白的胡须让人讨厌。这时,我心里笑了,原来大家都一样,就如北京小梁所说,我心自如,我心自在,海海人生。

  跟开厂的朋友老蔡在珠海上冲村山上的一家农家小菜馆喝酒聊天,一个烧鸡,一个农家青菜,一小尾淡水清蒸鱼,一碟炒花生米,就简单几个菜,老蔡带了二瓶五十三度的白酒,说是珍藏了几年的酒,叫做义酒坊,我一看包装,是一九九0年的酒,我心里想,这顿酒值了。老蔡是汕头潮洲人,做事有着潮洲人那种精明。他和我合作了十多年,自已开了一家通风设备加工厂,做的是通风工程,在珠海来说,老蔡的项目遍地开花。因为老蔡做事认真,每件事情,就是非常小的事情都做得很细,珠海的业主都有信心把自已的工程给老蔡做。

  老蔡在做着自已的厂的同时还代理着佛山一家通风设备厂的产品,老蔡说,他明年要把厂搬到红旗去了,厂地可能比现在的厂大点。我说,老蔡,现在你业务那么广,大家都想把工程给你做,你为何不把厂扩大些呢?老蔡笑笑说,你知道吗?做厂跟做别的事情都是一样,不要做超出自已的精力之外,如果超出了,就会很辛苦。事情做大了,那个人的脑子每天就好像高速公路的车轮飞快地转动着,这样会要自已的命的。事情做大了,你的脑子时时刻刻都要在想着发展,怎么样才能把事情做好做精,晚上睡不着的,人就好像神经病一样。这样不好,做人,还是见好就收。人生,就是慢慢做事情,慢慢去享受。

  最近读过一篇好文,摘一些出来作为此文的结束段吧。“生命的旅途中,许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许多事看着、看着,就淡了;许多梦做着、做着,就断了;许多泪流着、流着,就干了。人生,原本就是风尘中的沧海桑田,只是,回眸处,世态炎凉演绎成了苦辣酸甜。喜欢那种淡到极致的美,不急不躁,不温不火,款步有声,舒缓有序;一弯浅笑,万千深情,尘烟几许,浅思淡行。给生命一个微笑的理由吧,别让自己的心承载太多的负重;给自己一个取暖的方式吧,以风的执念求索,以莲的姿态恬淡,盈一抹微笑,将岁月打磨成人生枝头最美的风景。”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图片作者,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