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花开,我等入球

兄弟姐妹微信群里,莲妹发了一张花的照片问:“猜猜,是什么花?”

阿哥一看,是昙花,但记不起“昙”字,一直在手机屏幕思量着“昙”字的拼音和写法,这时屏幕显示恩哥发出来的信息:昙花。

莲妹:我在等开花呢,今晚不开花我就不睡觉了

恩哥:等铁树开花好啊,你一睁一闭,只是昙花一现

莲妹:必须等到开花才睡觉。我昨晚没看到,今晚就必须等

阿哥:妹。

莲妹答:在。跟着发出一些关于昙花的资料:昙花一现的出自:昙花来自南美洲的热带沙漠,白天气温极高,昙花花朵及其娇嫩,而在夜晚沙漠温和一些,物竞天择让昙花晚上开放,避免花被烤焦,一般会在晚上10点开至凌晨。并不是真的一闪而过。

阿哥:拿录像机把它录下来

莲妹:那样的话蚊子就开心死了。

恩哥:延时摄影,打开你就去觉觉。第二天醒来有的看了

莲妹:我看一下就好了,这朵是昨晚开过的。莲妹发出一张照片说。

云姐插上话,说到世界杯:恩恩昨晚开心了,阿根廷赢了。

恩哥:阿根廷走不远的,虽然球星云集,但自身问题太多。

云姐:理智的球迷。

恩哥:克罗地亚球好看,崇尚华丽足球,每届都打的赏心悦目,就是在四强,八强止步。

阿哥:看来是行家。

云姐:克罗地亚球最好看,全攻全守。

恩哥:全攻全守是荷兰队的代表,他们首创,可惜风光不再。

阿哥在看他们聊着世界杯时,想起了那昙花,说问莲妹:妹,还没有开吗?

莲妹:差不多了。

阿哥:录下来。

莲妹:录不了,蚊子咬死我了。一个人这么晚在这里等花开,喂蚊子,别人看到都说我疯了。

有人打一下灯也好嘛。

国哥:是昙花吗?

莲妹:是的。

国哥:听说看了昙花开.会带来好运。

莲妹:真的假的?要是这样子的话,把蚊子喂饱也值了。花蕾都是长在叶子上的。

国哥:值,太值了

莲妹:等得我好烦了,蚊子咬又困,真的是疯了

恩哥:明晚才开的。

国哥:你又知?

钟婶:录下来,必须的,好多人期待着看它绽放的瞬间。

国哥:是啊,录下来让我们看看也沾一下好运气

莲妹:录不了哇,又没有手电筒。手机的电简打开,相机就开不了。恩哥,明晚的可以煲汤了。

国哥: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莲妹发了一朵开了一半的花来:嘻嘻,美吧?

恩哥:听听有声音不,没有今晚是不开的。

莲妹:恩哥,一直在听,很动听的音乐呢。

恩哥:花开有声。慢慢等吧,等待也是一种美。

莲妹发一段录像上来,问:听到了吧?

恩哥:雨声,蚊子声,声声入耳

国哥:摄像机也有灯光,打开就行。

莲妹发出来一张照片,手机的闪光灯照在花上,显得一些惨白,莲妹说:闪光开了是这样子的。

文姐出来凑热闹了:好美哟,有点梦幻的感觉

恩哥:不要惊吓到她,让她从容自若的绽放。

莲妹:每一段时间照一张,完全不同。

国哥冒泡了:哎呀,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八爪章鱼呢。

莲妹发一张照片,说:越来越美了,国哥,你看着花就想着吃的,真服了你。

大家看着照片上的花说开了,文姐说:不是已开了吗?国哥说:还没有全开。

钟婶冷不防抛出一句:我们都在陪着你等待着它的绽放。

文姐说:哦,期待它的绽放。

莲妹:还好有你们在,不然我也等不下去了。文姐接上话:等着你给回的惊喜。国哥搭上话说:要不然怎么叫昙花一现呢?花期很短的。

莲妹继续抛出二张照片:好大一朵花,到凌晨就谢了。文姐说:侧面图像火龙果花。

阿哥忙完了,忽然记起,就问:“妹,开了?”莲妹答:“哥,还没完全开放呢。”国哥此时激动了:“见证奇迹的时候到啦!”

莲妹答文姐的话:“是的,像火龙果花。”“花非花,雾非雾”恩哥丢出一句诗,此时有人放了一个视频上来,钟婶急了:“华哥,你胡搞,捣乱,我们在等花开,放这个来干嘛?莲妹,再拍一张。”

莲妹发出二张照片,钟婶感叹起来:“冰倩玉洁,好美啊”文姐又冒出来接上钟婶的话尾:“晶莹剔透”。

莲妹叹口气说:“你们在空调房里等,我在外面喂蚊子等着。”钟婶说:“莲妹,闻闻什么味道?好香的味道?有没听到花开的声音?”“我只听你工厂里机器的声音”莲妹发了几个捂着嘴偷笑的表情说。

“你是身临其境。妹你在看直播也,而我们呢,只能看转播。”文姐插上话。听到文姐的话,我想起了什么:“对了,妹,刚才为何不开直播呢?快手?”“守候花开的小女子。”钟婶说,

莲妹回了句话:“守花开的疯子。”“我们都在陪你守看花期”文姐此时也文艺起来了。

“注意说话,你的每句话,每动作都会被阿哥写进美文里。”恩哥提醒莲妹,“好快你成为网红。”莲妹接过话:“我已经把最美的发给哥了,你们就等着哥的美文哈。蚊子咬死了,上去睡觉了。”“关键时刻,不能睡觉哈。”恩哥在忙于看世界杯的空隙又发出一条信息,国哥也跟着说:“关键时刻,不能睡觉哈。”莲妹说:“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贫血了,一会摘回去,慢慢看。”恩哥发了几个大哭的表情:“你的直播比世界杯吸引人,瑞典进球都看不到。你等花开,我等入球,然而我们等来的都是不尽人意。”

文姐说:“我也一直守在手机前守着。”钟婶又不知从哪蹦出来:“陪你等花开,大群几十个红包都没抢到。”

莲妹说:“我准备带些回去阳台上种,到时候慢慢直播给你们看哈。” 

文姐说:“散墟喽,看电视剧了拜拜!

夜深了,室外的温度依然的很燥热。德国战车在俄罗斯掉下深沟,整个世界,一片咒骂声,骂得最精彩的应算国人吧,狗日的,这话肯定是有的。

记住这个日子吧,莲妹终于看到昙花开,一夜之间,韩国成了网红,德国战车成了二百五,记下一笔新仇。

足球图片来自网络,其它图片来自莲妹。

感谢阿哥的兄弟姐妹们提供的写作素材。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67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