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 凡事皆可论

20191027 凡事皆可论

——写给陈伟帅哥


前天要求同学们对串寝抽烟事件进行评论。陈伟同学递给我一张纸条:“老师,我不是当事人,感触没有那么多,写不出来。”

高中生对任何事件,不论大小,哪怕是吃饭散步这样的日常小事,都应该可以论一论的。评论事件与叙述事件是两码事。叙述事件偏向于文学创作,要拉长和写出波澜还真不容易;但评论事件偏向于理性思考,只要能够拓展联想就可以写很多——联想得好不好姑且不论

就拿这篇文章来说,事件就只有递纸条的动作和纸上写的一句话。但并不影响写出千字的评论。

我问他为什么写不出来,他答不上来。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缺少对生活的感触和思考,敏感性不够,看问题视角单一,不善于把他人他事与自我认知联系起来。鲁迅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既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都可以与“我”发生关联,何况还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人和事呢?

于是,我立即写了一篇对那件事的评论文章,第一时间给了他,叫他学学写法,谈谈感受。从反馈来看,他的收获还是不错的,至少他“为昨日‘未战先怯’的行为而惭愧”一句就打动了我。教书容易,育人却难,所以才会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说法。引导人思想的改变不会立竿见影,需要潜移默化的过程,不会一劳永逸,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从这个意义上说,陈伟同学已经有了长进。还记得教师节他给我的贺卡上面有这么一句话:‘有没有见过凌晨码字的老程?’您的较真与认真折服了所有学生与家长,坚信跟随您的步伐,我们能创造佳绩!”(他这样说其实欠理性,老师不可能让所有学生与家长都满意)他在这里表达了什么?是感动和幸福,是信任和亲近,是信心和期待!人与人能够如此交心,做事肯定配合,相处肯定和谐,结局当然就好。

正因为平时关系亲密,他才会主动找我诉说困难,我也才积极写示范文章为他引路,也才会有今天这样一篇题外的拓展文章。

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和谐的人际关系,不仅能使人感到快乐和幸福,还能催生出前行的奋斗力量。《史记·孔子世家》里记录了老子的一句话:“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我无富贵,不能赠他钱财;也无仁人之言可送,但我相信,这篇文章给他的益处不会比面包或鸡腿少。

事件是客观的,评论是主观的。我们看身边的人和事,眼睛只能算黑白相机,只有经过心灵的感应,才可以将其丰富成立体多彩的鲜活场景,而要使这些场景变成于“我”有意义的个体体验,成为“我”成长的营养,就需要进一步思考。事件是小的,“我”却是大的。正如法国文论家罗兰·巴特宣称的:“作品一旦产生,作者就死了。”读者对作品的理解有绝对的权利。当然,评论者对事件的解读也就允许不同,甚至可以言人人殊。

由此看来,事件没有的,评论可以有。事实上也是这样,能够发人深省的,并非一定要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似经历,只要有勤于感悟的心灵,加之深度的思考,就足够了——何必要强求自己与他人发生交集呢?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7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