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3 闻月

20130412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医生没有说话,只摇了摇头。她一下瘫倒在地上,号啕痛哭。男人强忍着泪水,安慰着妻子。

 

十年前。中秋之夜。一轮圆月挂在空中,驱赶着黑暗。

“爸爸,给我说个关于月亮的故事吧?”

“嗯。月亮?哦!那里面住着一个漂亮的姑娘,她……”

“有妈妈漂亮么?”

男人笑着,说:“那必须——”

“必须什么?”一个女子突然插话,两眼放箭地看着男人。男人嘴角抽了一下:“没你漂亮,必须的!”女孩这时已笑弯了腰,女子嘴唇亦微微翘起。“那个姑娘叫嫦娥。她……”

 

七年前。一个夜晚,月亮有点残缺,没有那么圆,当然也没那么亮。

“闻月该上学了。可家里没钱,怎么办?”男人先发了话。

“把闻月寄送到我妈跟,我们出去打工。”过了一会儿,女人说。

“只能这样了。”男人似乎很无奈,又别无选择。

闻月听了,大哭道:“妈,我求你!求你别把我一个人丢在那儿!”

“我们去挣钱给你上学,乖,别闹!”

“妈!我求你别送我走!”

无论女孩怎么哭,女人都无动于衷。第二天,闻月被送上了车。

 

四年前。一个傍晚。放学后,闻月走在回外婆家的路上。走到村口,停住了。

“妈,我要吃红烧肉!”

“好,晚上做。”

“爸,明天我想去游乐园!”

“好,明天去。”

“爸,我们现在去玩吧!”

“好,来,骑爸脖子上。”

“哎,哎,小心点,别摔着她!”年轻妈妈不迭地喊着。

闻月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她有多久没有看到父母了,多久没有跟父母撒娇了,她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晚上,她对着那半圆的月亮发呆,缓缓地在纸上写下——妈,爸,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永远地住下呢?

 

一年前。

“闻月,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医生说你有自闭症。你这样,我怎么跟你妈交待?”小姨发现了闻月不对劲,试图开导她。

闻月没有说话,摇了摇头,走进了房间。只剩下小姨独自在门外叹息。

房里,闻月坐在书桌前。“说?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心里话,只能说给母亲听。不是么?”

闻月静静地想着母亲。可是,母亲,你又在哪?什么时候带我走呢?……

今夜的天空,是如弓的下弦月,仿佛刺痛闻月心的箭是它发射出来的。

 

3小时前。

大厦的楼顶坐着一个姑娘,摇摆着腿,是闻月。她像是小时候跟母亲去河边玩耍般摇着腿。闻月不知道何时还能跟母亲去河边玩耍,何时才能在父亲的怀里撒娇。

“爸妈还爱我吗?”“不爱,是不爱了,肯定不爱了!如果爱,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

闻月苦笑。“只有我死了,你们才知道我多重要。”

闻月傻傻地想着。她看了看天。“今晚,没有月亮。”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医生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7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