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居的书房

 

   我家的陋室旁边,有一条人造小溪,很多时候,小溪只有一点点积水,两旁都是绿化树,两头有桥,树木常青。无论春夏秋冬,都有落叶漂浮在溪水上,黄色的叶子,零零散散地浮在水面上,竟也自成了一道风景。 

     

   书房后面的窗口旁,约二米处有一棵凤凰树,树影婆娑,枝叶茂密,一簇枝叶垂下来来,半遮着窗户。下班回来时,躲在茂密的枝叶后面。透过隙间张望书房的窗户,看的时间久了,发现从书房往外看的景象不一样,外面往里看,看到紧闭着的窗户,看到行人,闻到人的气息,看到宽广的天空。从里面看外面,只能看到树,看到行人,但闻不到行人的气息,看到的是天空一小角。    

   闲暇时,喜欢听手机收到快递时的信息。今天,又有快递来了呢,我在网上买的书就到了。每次收到包裹,心里就特别愉快。喜欢拆开包装的感觉,拿出新书,放到鼻子下闻一闻油墨的香,把书签了购买日期,写上编号,盖上自己的藏书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书房有三个书柜,平时见到喜欢的书就买。有空时,喜欢背上一个布袋,去书店一呆就是一天,随心情买书,有时候会买一大堆,有时候会买上一本或一本都不买。不知不觉间,三个书柜都满了,没办法,只好把书往柜顶堆,每个柜顶堆放的书,差不多顶到房间的暗梁了。

以前不喜欢读书,时间都用来喝酒打麻将了。每天做完工作,业余就约朋友打麻将,不敢沾书,怕沾到书,手气就不会好,一见到书就避开,好像遇到瘟神。 那时候,几个月都没有进过书房,书架和写字桌子面都蒙上一层灰尘, 每天喝得醉醺醺的,回来就睡,醒了就去打牌,书跟自己就断了缘。      

后来有一次去大理出差,有一天的下午办完事,无意走进一间小书坊,随意翻了几本书,竟然买了几本,回程的飞机上,闲着没事,翻了几页,竟迷上了读书。后来我想,原来粗人骨子里也能带着书的。书里藏着大世界呢。      

从此,渐渐地不喜欢喝酒,不再去打牌了,喜欢上读书了,有空书房里,读书或写阿哥半天吊式粗文。累了,就靠在椅背上,闭着眼,冥想一下。女儿常常拍下我在书房睡觉、读书和写字的照片,女儿说:老爸,这风景不错。      

下雨时,我会回到书房,打开书房的后窗,搬一张木椅,坐到窗边听雨。我是喜欢雨的,每次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就兴奋。

有人觉得奇怪,下雨有什么好,到处湿淋淋的。我想,只要心里有阳光,雨也是一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