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雨

读   雨

 

 

 

前两天,承志给我发了两张照片,是乡下家桥农庄的景色,承志说他和张老师他们在家桥听雨,两张照片拍摄得非常好,是雨天拍摄的,整个画面就如一幅水墨画。

当天晚上,留生的《家桥听雨》出来了,跟着永忠的《凤尾坡听雨》也来了。永忠在文章写道,当我们到了凤尾坡时,雨停了,家桥说,你们真是贵人,一来就没雨。永忠说,你知道什么?我们就是奔雨来的。

家桥是家桥庄园老板,一个附近村庄的农民,在凤尾坡开了一家农庄,叫家桥庄园。我一直喜欢这个地方,有世外桃源的感觉。在家桥听雨,到底听了几回,倒也忘记了。

靠鱼塘的是一间平房,平房前面是加搭了一个棚,棚子里有一个树头雕琢成茶几,曾经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听雨。

也曾经在平房对面的棚搭长廊里,躺在木板长櫈上听雨看雨。雨水缠着棚架的百香果藤蔓往下沥滴,百香果翠绿的叶尖上,挂着晶莹欲坠的水珠。雨水把桑园的进行清洗,把家桥里的花草树木漂洗,整个世界葱茏繁茂,生机勃勃。

此时,俗世的烦事也给雨水冲得一干二净,自己只是一个听雨的农民,其它与自己无关。能静下来听雨,就是一种心情和收获,不希望世俗的纷扰,干扰了听雨的心情,心里就只有听雨看雨的事。

在朋友圈转发了永忠和留生的文章,老同学李河读完后,留言说:家桥这个地方,看来我是要去看看滴。我回信息:是啊,值得去的地方,去那里,可以发呆。记得带酒去。

李河又说:有时感慨,为什么文人笔里的地方总是那么令人向徃???或许都是离不开个人内心的那份迷茫吧……

我答:我是文人?哈,我是粗人,武夫。

李河笑了:武夫?或许是。粗人,也或许是。但文人,你应至少算七分

我答道:老同学,粗人武夫俱多,文人是假冒的。

李河说:好!那就三者各占三份,留一份做闲人吧!

看到李河最后的话,我无声地笑了,心里暗暗问自己:我是谁?是否能做到李河所说,做三分粗人,三分武夫,三分文人,一分闲人?自己是文人武夫或粗人闲人,不重要,重要的自己知道,只是一个听雨看雨的人。

想起了乡下有句古话:有文吃(靠)文,有武吃武,无文无武,就要鬼鼠(诡诈、狡猾),鬼鼠无来,生打死挨。这话意思是,有什么手艺和本事,就靠这些来谋生。如果什么都不会,就要狡猾,会说话,会动脑筋,才能谋生。如果都没有,没办法,就只得挨苦卖力气讨生活了。

其实很多时候,自己知道自身的情况,既不文又不武,只一个粗人罢了,靠力气谋生的人。

此时,夜雨一阵阵的,停了一会,又随风突然而来。

听雨看雨,只要用心,可以悟出许多人生道理的。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78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