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和我的梦

爷爷和我的梦

 

 

   小时候,爷爷教我,睡觉时不要曲着腿,做梦时别人追你,就算跑断腿都逃不了。更不要把手按着心口,手按着心口睡熟了,就会有被别人压着你的心口幻觉。

   睡觉时,都要把腿伸直,不敢曲着腿。可是一旦睡着了,在梦中给别人追时,使尽吃奶的劲拼命跑,无论怎么样跑,那腿就让别人下了定身咒,无法抬起。

几回梦里惊醒,赶紧检查自己的腿。这一看,就骂起自己了,狗日的,明明是伸直腿睡的,怎么就曲着呢。

好几次在梦里对追我的人喊道:暂停,老子跑不快,肯定是腿没伸直,等老子伸直腿睡觉做梦了,你们再来追。

有一回在梦里竟然可以腾云驾雾,会飞天,追我的人老是追不着,我就得意了,肯定是腿直了。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就在梦里飘得忘形时,忽然一下子怎么样飞也飞不起来,飞不高了,追我的人抓住我的腿,把我拉下来。我知道,狗日的,腿又曲着了。

看电影,看电视剧,别人的梦都是美好的,一到自己做梦时,都是恶梦,从来就没有做美梦。

在梦里经常给别人追,自己在梦里的角色老是做坏人,记忆中在梦里就没有做过好人。

跟爷爷睡一张床,把手按着心口睡觉,就做了很多恶梦,梦到有恶鬼压着胸口,叫又叫不出声,动又动不了,只能蹬脚,几次把爷爷放床尾的酒壶踢到地上,爷爷换了几个酒壶,并瞪着牛眼对我吼:杀天河,你这只臭虎,跟你说过几次,不要压着心口睡觉,你就偏偏不听。

爷爷对我说,你狗日的,有次你半天吊做梦,差点把老子踢地上了,幸亏老子年轻时学过几手。跟你同一张床睡觉,非常不安全,你有几晚害老子在床前扎了几个夜的马步。

奶奶说爷爷,呸呸,活该,功夫是你教的,虎仔拿你练脚是应该的。爷爷这时会对奶奶挥着手:去,去,去,男人说关你女人鸟事。

爷爷在我八岁时,就教我扎“放屎架”,说他的功夫就是我太爷教给他的。爷爷说太爷是一个拉牛车的,力气很大,每天又喝几斤酒,拉车的牛是软角牛,太爷喝醉时,牛就会拉着他回家。

有一次太爷又喝醉了,牛把他拉到隔壁镇去,太爷一时火起,几拳就把牛打死了,至于太爷是不是真的几拳就把牛打死。

我跟爷爷争论了几回,说不相信太爷有那么大力气,说爷爷吹牛,爷爷火起了,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举起拳头对着我大喊:信不信老子一拳送你回花果山?明天的鸭蛋你没份了,敢跟老子顶嘴。

 年轻时,跟朋友们搭铺睡觉,大部分朋友都有过给我踢下床的经历,有朋友说我曾几回差点把他掐得透不过气来。

因此,没有朋友肯跟我睡一起。这样倒好,从此就是独睡一张床。

到做事的年纪,在梦里,老是做不好事情。经常在梦里给别人骂,有时候从梦一开始就骂到梦醒,耳朵里骂声还在耳洞里回荡。

太爷在没有我的时候就去世了,至于他真的是不是一拳打死牛,也无从考究了。

爷爷在我十六岁时去世了,再也没有人在睡觉前,细心叮嘱我,不要曲腿睡觉,不要按着心口睡觉。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78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