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幸运,遇到一天云彩

真幸运,遇到满天云彩

 

 

 

 

下午,将近黄昏,想去镇里一个地方,走错了路,进了老城区某条小街,两边的人行道绿荫清凉,两旁只有几层高的老楼房,有些是灰色的石米外墙,墙面的粉红色石米可以清晰可见,那些涂着黄色外墙的楼房,印记着岁月的斑驳痕迹。

透过树叶的空隙,这些矗立着在蓝天下的老楼房,散着一丝丝让人窒息的悲凉和孤独。

 忽然,一阵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玉兰花”脑海里闪过这个几乎很多年没有在记忆出现过的花名,抬头一望,头顶上葱郁摇曳的枝叶里,嵌着一朵朵洁白如玉的玉兰花。

记得小时候,惹了祸,那天黄昏,母亲把我追赶了几条田垅,我拼命地狂奔,穿过几条村子,跑到离村子不远山脚的田野,一边奔跑一边往后探望,发现紧追不舍的母亲不见了,才慢慢停下来,倒在草地里,大口地喘着粗气。

    站起来时,发现不远的村庄就是外婆家的村子了,我迈着酸软的脚步进了村,到了外婆家,外婆正在喂猪,看到我满头汗痕狼狈不堪的模样,外婆笑了:“虎仔,又是惹祸了吧?给雷公婆赶出来了吧,肯定没吃饭,走,吃饭去”。外婆领着我进了屋里,拿出毛巾到水里泡一下,扭干帮我擦干净脸上的汗渍。

外婆给我做了萝卜干汤,几条小鱼干,我吃了几碗饭后,感觉有些热,坐到外 婆门口时,一丝丝的淡淡清香窜进了我的鼻子,外婆出来了,拉着我的手,要送我回家,我对外婆说,外婆,花真香。

 外婆理了理银白色的头丝,拍了几下我的屁股慈祥地笑着:每次惹祸都是外婆帮你擦屁股。

走出村里,太阳在西边连绵起伏的山腰中剩下半截的脸,西边的天,挂满了五彩缤纷的云霞。

外婆走了二十年了,外婆家的房子还在,那棵玉兰树还在。

“嗒嗒”几声小车喇叭响声把我从记忆中惊醒,原来我靠在别人停在路边的车身上,我走了几步,再看了几眼那几棵白玉兰树,还有那树下面的老楼房,真幸福,每天都可以闻到花香。

穿过了旧城区,是黄昏了,一粼粼的云,染着五彩缤纷的霞晖,布满了天空。

忽然,我发现外婆满是绉纹的脸庞,满脸慈祥的笑容,挂在天空中。

真幸运,遇到满天云彩。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不同意本公众号使用,请留言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