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左右

闲话左右

 

   读小学开始,到现在行走江湖五十年,对左右一直迷惑。左右经常分不清,生活上闹了不少笑话,对自己这个缺点,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是没记忆力,而是到了分左右方向时,竟然不知所措。

   读书时,上体育课,老师叫向右转,却向左转。经常跟站左右旁边的同学“接吻”,从一年级到初中,左右转是我最头疼的事。

   一年级时,体育老师火了,问我:第个(哪只)手拿饭都(筷子)?我举起右手说:是好手。老师说:好手就是右手,如果你实在无角得(记不起或忘记),你就念:“饭都”,碗,上体育课你就在心里念,“饭都”右,碗就是左。老师对左右方向辩认的方法简单又明朗,老师叫我站出来,在同学们面前做左右转示范。

老师叫“饭都”,我一转左,老师气懵了,抬脚踢到我屁股,大吼起来:第个手拿饭都?我在老师面前举起我的右手。老师说,那为什么叫你转右你却转左呢?我说,没错啊,我是按照你举的手啊。老师哭笑不得:我跟你是面对面,是相反方向的,你要按你的手,红薯(番薯),硬硬被你激死。

   后来体育课就紧张,左右转时就念饭都,碗。有时候一到上体育课,就在左右手的手腕用圆字笔写上粗线的左右两个字,老师叫左右的时候,就看看手。这样就混到五年级,有时忘记标字,还是搞错。老师说,体育课的左右转你就不用上了,你爱做什么你就去做吧。这倒是好事,体育课我随意去玩。

   开车左右不分,闹了很多笑笑和麻烦,有一次去顺德办事,回来时,在九江高速路口转了几个小时,开导航开车,向左却转向右,兜了几个小时。

在所工作的城市,红绿灯因转左或右,犹豫不决,阻住后面的车辆,经常给后面的车辆,打灯光或是鸣喇叭警告。

   有时候打的士,司机问我转左还是转右,只有用手指挥,那边这边,或是用手指着说,无论是左还是右,都是直去。自己开车时,就在车头档风玻璃下角,贴着左右两个字,这样就不会搞错方向了。

   九十年代,在新大新百货逛商场时,要去卫生间,问服务员卫生间位置,服务员指了方向说,往左再转右就是卫生间。结果走错方向,进了女厕所,女厕所当时上厕所的人少,加上我内急,也没顾得上看标志,就一头钻进去了左边的女厕所。

有些男生看到我进了女厕所,也跟随着进来,我准备拉开拉链时,发现厕所里面没有挂式小便器皿和槽式小便槽,正感到迷惑时,独立蹲便器的门打开了,走出一个女士,她满脸疑惑地看着我和身后的那些人,脸色顿时绯红了起来:这是男厕?说完掩着脸急忙跑出去,正准备解手,那女人走进来大声说,你们搞错了,这是女厕。

写了一篇文章,叫《往事如学骑单车》,朋友杨雨霖老师发现,我搞错了上车方向,把右脚蹬车踏写成左脚,后来我自己细读,才知道是自己又搞错左右。雨霖说:司机位置就是左。副驾驶就是右。所以中国是左胎,欧美是右胎。

   这个我都知道,但老是到要左右转时,就懵了,难道真的还要在手上标字?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79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