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30 雪的礼物

雪的礼物

天气渐渐变冷,下雪了

午夜时的威克尔市是死寂的,没有一颗星星眷顾的天空用黑暗笼罩了它的一个个小屋,唯独落下了布黑小街——狭窄的街道两旁,红灯挤着绿灯,高挂在一个个门店前;一张张广告在墙上散布,有的被人撕去了部分。仔细看的话,还能隐约看见“都城酒妓”、“失踪人口”类的字眼。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散步的老鼠会给它添上些生机。可蜷缩在小巷里的雪诺并不这么认为,他相信这一个个门店里是喧闹而温暖的人间。真的,他明明看到有人走进去有的甚至会来小巷里跟他“打招呼”呢——当然,他们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吐出胃里翻江倒海的酒精。

这是雪诺到威克尔市的第三天,前两天他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大街小巷,寻找整夜都亮着灯的地方——他怕黑。显然,他在今天才找到了答案。这个有着咖啡色皮肤、乌黑发亮的头发与浓浓眉毛的十一岁男孩,就一直蜷缩在小巷的角落,等待着光明的到来。他还打算明天找一份工作,并定居在布黑小街。可是当下,支撑着他过夜晚的,似乎只有脑海中那美好的回忆了……

 

五天前是雪诺的生日。在莫德福村,每个小孩的生日都会迎来几乎全村所有家庭的庆祝,村民会派各家的一位代表,带着丰盛的食品前祝福。他们把食物放到主人家的餐桌上,整齐地叠好。但其实,一桌琳琅满目的精彩讲实了也就是一些奶酪、葡萄酒之类——在乡下,这些可以算上是美味至极了。为了感谢村民们的祝福,雪诺的妈妈菲吉特意做了只火鸡,用大盘子装着,面带笑容地从厨房里端了出来。其实雪诺家一年也就只能吃上一次火鸡把火鸡平稳地放在桌上,菲吉的笑容更加有色彩了,就像是冬天壁炉里燃烧的火焰一样红而温暖;但火,总是怕水的

就坐,祷告,宴会开始。有说有笑。

“菲吉,斯诺上哪儿了?该不会是去给我们买酒了吧?”一个蓬头垢面但气色红润的老头嚷道。

菲吉笑了笑,也许斯诺又是去买酒了,但绝不是为了他们的“宴会”。

“卡金,你个糊涂鬼!小雪诺生日,斯诺当然是为他准备礼物去了!”另一个农夫接话道,“孩子,你挺幸运,看我都多少年没收到礼物了!”这话立马引得村民中一群年迈的农夫大笑不止,气氛更加热闹了。雪诺也“咯咯”地笑起来,就像颜色很暗的泡芙。他也猜爸爸这回是去准备礼物,虽然有点迟了,但雪诺从不怪他。

“我想是的,爸爸一定是去给我买礼物了,他答应过我的。”雪诺轻声嘀咕着,咖啡色的脸蛋上涌起了一抹红晕。

“莫德福村的空气可不是个好礼物。”人群中一个目光犀利的中年男子没好气地小声说道。这旁的几个村民看向雪诺的眼神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怜悯。但这些,雪诺和菲吉都没有注意到。

菲吉轻轻抱住雪诺的头,深情地亲了一下。“我想我最好还是去把你爸爸找来。”说罢,菲吉站起来向门外走去,还顺手抓了顶耕作时戴的草帽,只留下雪诺留恋的眼神被无限拉长。

开门。关门。

橘黄色的温暖与喧闹一下子被冰冷透骨的雪花替代——乡下的雪下得可比城里早多了。

“该去哪儿找他呢?”望着白雪,菲吉茫然了。时间估摸着也有十点了吧,好长时间了,斯诺就都没在这个点回过家,即使小雪诺的生日也不例外……是从他被一辆城里来进货的马车压断一条腿后开始的。

上一年雪诺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在房间里快要入睡前,雪诺朦胧地听到斯诺说些什么“我母亲也是因为城镇上那群恶毒的人而……”

菲吉终于一头冲进了冰天雪地里。她好像知道斯诺在哪儿了

寒风越刮越大,仿佛在用它冰冷的刺刀阻止菲吉去面对什么似的。但她的步伐依旧坚定有力,每一步都在雪地上刻下明显的印子,半才被雪盖去。

虽然菲吉家离酒馆不远,但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站在芜笙酒馆的门口。

“还真又在这儿呢。”她注意到了从小巷里滚出的空酒瓶,然后慢慢地走那一片漆黑的小巷。当她把身子探进黑暗时,她隐约看见了一只蜷缩在角落的野兽。慢慢地走近那只野兽,只见它抬起了头,猩红的眼睛狠狠地揪着菲吉,仿佛要剥离她的灵魂,又像是在倾诉着些什么;她乌黑的头发中不幸地杂了一缕缕银丝,干裂的嘴唇因为高浓度的酒精而紫中带血。

“听着,菲吉,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知道我曾是莫德福村最勤劳的伙计。还记得那天在回家的路上,天还不是很暗,真的,那辆该死的马车冲向我,我其实还不怎么害怕,可是眼前一黑,一下子失去了意识……”发泄到这斯诺已经泣不成声,为了掩饰,他只能狠狠地往嘴里灌酒,并任由酒水像毒蛇一样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浸湿他的衣服。

“你有在听吗,菲吉?真的,我记得……”斯诺继续喊着。“今天是小雪诺的生日……”一下子,菲吉脸上的光彩都黯淡了,泪水顺着她的脸庞缓缓流下。一阵心灵的沉默后,菲吉慢慢地向他走去,身后的雪地上没留下一点印子。

她想把他拉出深渊,却没能成功——他突然滑倒,头砸到了墙角上。血泊中她抱着他哭得撕心裂肺,声音穿过严寒,又逐渐被大雪吞没……

 

空无一人的街道沉寂如死神的监狱,雪地上连老鼠的脚印都没有。

苍白的雪,飘到雪诺身上。雪诺不禁想缩起身子,却发现自己早已缩得像个气泡一样。

“他们在看我吗?”望着被苍白的雪点缀的漆黑夜空,雪诺感到茫然。

这时,一个店门伴随着“吱吱”的声响打开了,店里的灯光拥护着一个妇人走出来。她顶着个草帽,脸蛋像火焰一样温暖,却怪异地留着几道泪痕。她望向天空,目光茫然。雪诺听到声音,把目光移到店门口,费力地集中着视线——雪越下越大了。

“妈妈!店里真的是温暖的人间!妈妈,妈妈!你一定在秘密地为我准备礼物吧!”雪诺激动而无力地喊着,他感觉这是他最幸福的一天。他用手撑着雪地想站起来,却被雪地紧紧地抓住。

那个妇人低下头,看着雪诺,脸上露出动人的微笑,像是刚得到世间最珍贵的礼物,笑得像融化的巧克力,与严寒的天气极其不谐

雪越下越大,砸在妇人脸上,像是倾盆大雨,就要熄灭了那火焰。

雪诺分明地看见妇人的微笑越来越淡。他不想再失去菲吉了!他用头往墙上使劲地顶,手更加用力地往地上撑;他想站起来抱住菲吉,却只感到一阵虚脱;他瘫坐在地上。突然,似乎有只无形的手在拉他,他终于站了起来。

他慢慢地走向妇人,踉踉跄跄。他终于靠近了妇人。

苍白的雪洒在雪诺伸出的手上,无情地凝固成了永恒。

雪越下越大。暴风雪就要来了。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81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