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明志的幸福生活

小贩明志的幸福生活

 

 

 

 

 

   前年五月中旬,左脚突然疼得厉害,在珠海看了大半医院,都没有能看好,家人说,不如回乡下找那些土医生吧。

   回到乡下,经朋友介绍,找了一个街头摆档的草药民间师傅,吃了几剂草药后,竟然好了。

  那些天在家里闲着,家里就剩下我和家人,家人有时去打麻将,自己寂寞到连找个搭话的人都没有,家人有天打麻将之前对我说,找找朋友们吧。

   听了家人的说话,第二天早上,只好慢慢走出街上,小镇街上的清晨是最热闹的,早餐店生意特别火,街上卖鱼的,蔬菜的,摆了一大街。

走进十字街头一家早餐店刚坐下,忽然有人叫我,随着声音望去,一个大约四十多的男子对着我笑,我打量他一下,头发有些曲,浓眉大眼,皮肤黑黝黝的,就那双眼睛闪亮有神,好像有些印象。

这时那男子笑着对我说:“哥,记不起我了吧,我是阿志,李明志,”忽然的脑海里浮出那个整天流着鼻涕,光着上身,浑身都是黑溜溜,穿着一条泛蓝色粗布短裤,无论春夏秋冬,在海边都随时可以见到他,任你怎么说他,总是咧着嘴笑的那个小男孩。

   坐下来后,我问他做些什么。明志喝了口豆浆,用嘴唇舔了舔上下唇的豆浆,咧着嘴笑说:“一直都在海边做点小生意,你现在还是做那大事?”我端了端身对明志说:“惭愧,我都退了几年,不再去理会那些烦恼事情了。”

   明志说他从小学三年级和我一起让学校开除后,就一直呆在海边,没有离开过。他所做的小生意,是每天把渔民手里收购的鱼虾等海产品,交给小镇里的饭店或是大排档。夏天时,下午给小镇里的各间冰花场送冬螺、小螃蟹等等小海鲜。

到了夏季,小镇中所谓的冰花场,是小镇外面的夜宵档,用竹棚搭起来几间棚子,摆上一些小木桌和塑料椅子,挂上几条五光十色的小彩灯,用扩音器调尽最大音量,播放着一些流行歌曲或舞曲。

这里可以炒冰花,冰花就是同雪糕差不多的甜品。到了黄昏,小镇外的夜宵档就开张了,有很多菜式的,可以约上三五好友到这些地方喝点小酒,在炎热的夏夜里,既可以纳凉,又可以喝酒聊天。

   明志说,十四岁开始到现在,谋生的路线就是从小镇到村里的海滩,大约一公里多的路程。一辆摩托车,车尾装着两个大箩,以前是竹编织的,现在是用塑料条编的。早上收到货时,老婆就坐在车尾,货连人一起到市场,夫妻俩卖完了货,就到这里来吃点粥。

三十多年来,娶妻生子,就靠那辆摩托车和那两只箩。我问他生了几个小孩,他说两男两女,一男一女已经大学毕业了,都在省城做事,还有一男一女在县城里读书,明年有个女儿就要参加高考了,后年儿子又高考。

我说,担子重吧。明志淡淡一笑说,没什么,做人父亲就得要负责吧,生出来了,就得把他们培养成长,自己怎么样的辛苦,也要把他们扯大啊。

明志说,风里来雨里去,生活是奔波点,这么多年来,没有做了什么大事,靠着自己的艰辛付出,家里也起了新房,小孩们听话孝顺,再说,自己要求不大,每天做完事回来,和老婆小孩一起,生活再清苦,心里面也感到幸福和满足了。

   明志说,每天坚持在老婆还没有起床,坐到床前,吻了他老婆一下,他老婆转个身,眯着眼望着他,娇嗔地说着:“搞什么?”明志说他没答话,笑着走出了房间。

明志对我说,这就是他的幸福。

我想,这幸福太简单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88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