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秋小记

2018,中秋小记

    要处理岳父的后事,中秋节前就回到乡下,中秋节在乡下过。   

    上午,世婶钟增兰老师请我们几个朋友喝茶,世婶约我陪世叔去山兜新村吃年例,我是不怎么喜欢吃年例,所以就没答应去。   

    还是十四日凌晨一过,收到很多亲朋好友们的中秋祝福。母亲半夜里给我发来祝福信息,母亲信息里嘱咐,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母亲说,争取明年中秋节一家人在一起过节。 


    

    说实在话,记不起有多少年没陪母亲和家人过中秋节了。没有母亲在一起过的节日,就好像一个孤儿,特别是过年和中秋节。    

   喝了一会茶,记起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在电脑处理,就请国哥骑摩托送我去南门村华哥家里。    

   中午回到冷清清的家时,春年给我发来信息,四点半过来吃饭。我回了信息,让他骑车接我。春年说,今天是他老婆生日。 


   

    晚饭在春年家里吃,一桌菜,非常丰盛,就我和春年一家人。    

    饭间春年聊天,他儿子读高一了,昨天妈妈换了手机,把旧手机送给他,儿子开了微信,并建了一个家庭微信群,他当群主。早晨时,大家还没有起床,儿子就发了一个5.2元的红包给妈妈,春年说他抢了,儿子在群里三番五次地@他,把红包还出来,否则后果自负。春年说,当群主,每逢佳节就必须发红包,如果不发,就撤群主职位。   

    春年跟他儿子过招斗嘴,跟他老婆斗嘴,场面是非常温馨的,就算输了,心里也是幸福的。有时候,心里非常羡慕他,最少有人跟他斗嘴。  


    饭后到门口对面那块闲置土地散步,拍到九尾草,春年说他称九尾草为凤尾草。  春年家门口的路旁,种着一些甘蔗,几次台风,把这些蔗刮得横七竖八的。春年拿出刀对我说,哥,十五砍甘蔗过节。他老婆也说,大伯,这很甘蔗甜,不硬。    

   春年给了我一截一米多长的甘蔗,一口咬下去,满口的蔗汁,清甜润喉。他拿了一截不到五十公分的蔗,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往海边慢慢走。   

   退潮时分,滩涂一直裸露到放鸡岛边沿,一眼看去,养蚝的礁石林林立立,默默地守着那片海。金黄的落日,努力把自己身上的色彩,涂抹周围的云彩,西边的半空,彩霞云飞,夕阳下的渔村,渐渐变成一道黑色的轮廓。   


   潮水涨得很快,白茫茫的潮水一下子就铺盖上来,奶白色的圆月,镶嵌在东边的树杈,天空里,不时飘着红色的孔明灯。   

  身边看海的几个女人中,有人说,海水涨得煮饭沸波,沸得好快啊。 春年说,你这比喻不对,沸波快是指发财行运,钱来得快。    

  一个约有八岁的女孩子,哭着来找她父母亲,后面跟着一个拿着风筝的小伙子,那女孩子父亲不说话,母亲拉着女儿看摔哪里了,女孩子拉起裙角,膝盖有些红,那女孩子嚎嚎大哭,拿风筝的小伙子小声说,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女孩子母亲一边揉着膝盖,一边对着女孩子说,这样哭法,不会是摔断了骨了吧。春年说,不用这么夸张吧,就摔一下,摔断骨了。小伙子道了谦就走了,那女孩子还哭着跟母亲说,他在放风筝,我从他后面过去,他故意撞我的。春年说,不要听小孩说话,要讲道理。  

    回去路上,经过村里一户人家门口,春年挑逗门口的狗,把狗戏弄怒了,他就撒腿跑了,几只狗踊出来,跟着我,我没跑,狗不敢来。

   我问春年,你怕狗?他说,小时候给狗咬过,见到狗都怕。我说,那你刚才涩狗吠?他狡黠地笑了:你在,我胆子就大了。  

   朦胧的月光洒在渔村的树木上,屋顶上。  

   各家各户的小庭院门口,都摆着月饼和水果,柚子插着点亮的香和蜡烛,蜡烛的光晕,照红了守在旁边那些小家伙的脸庞…… 

  春年送我回镇子里的路上,微弱的摩托车的灯光,照着前面的路,很远很远。

   月亮小了点,天空中飘着许多红点,静寂的半空,随着几声清脆的爆炸声响起,有几颗绽放的烟花……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8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