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7杂记系列:做麦子 做苹果

20150415 做麦子  做苹果


昨天中午约11:40,舒岳路新街至舒城县城路段,干镇卫生院门口,发生一起车祸:一位骑电瓶车的妇女躺在马路中央,地上一大摊血,头部血肉模糊,一动不动。

几辆警车闪着警灯,一位交警在拍照取证,另一位交警在指挥通行。围观的群众有的在拍照,有的在录视频,有的在打电话。许多人神情轻松自然,还有不少人在说说笑笑,好似在看小品。


这情景让我想起了鲁迅。在小说《药》里,夏瑜因为革命被杀头,行刑时的那一群看客的表现着实让鲁迅心惊,先生写到: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这场面与小说所写何其相似!但小说是作品,人物是先生创造出来的形象,是经过渲染和提炼的。即便如此,先生也只是以静止的漫画的形式在表现。读者会为其麻木而哀,但少有厌恶。我们厌恶的并不是这眼前的群人,而是那个社会。我们不仅同情夏瑜,也会同情这群可怜的看客,他们已经可悲到不知道自己也是像夏瑜一样的另一类被害者。


但这里,我除了同情死者,对这围观的群人却颇厌恶。我们可以想象,在那样惨烈的现场,这些人却有形有声,有表情有细节,把别人的死难和现实的悲剧当作娱乐的缘起,宛如在看影视作品!况且,他们的年龄也并不老,多数应是接受过教育的。

无独有偶。十多天前,4月5日晚20:40分许,杭埠河舒城段位于万佛湖镇沃孜村的漫水桥处发生一起车辆被洪水冲入河道的事故,事故中除1人获救,另有4人被水卷走失踪,有2人遗体被打捞上来,至今为止仍有2人下落不明。

事故发生后,各部门紧急调拨人员搜救。可是,从网上的图片看,搜救人员也正眉飞色舞,有的吸着烟,有的咧着嘴,有的笑得比波浪还大。搜救的同志呀,你知道你干的是什么事么?你是在搜寻遗体啊,如此幸灾乐祸,死者在九泉下能得到安息么——若设真有鬼魂的话。


从人类群体来说,悲剧不可避免,这样那样的惨剧将来还是会发生,只不过悲剧降临在个体的头上时,是临时的,是意外的。人其实并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会先到,所以,我们除了要警示自己小心谨慎,还应对所有人的生命心怀尊重。也许我们帮不了别人多少忙,但是,在见到灾难的时候,总可以表情肃穆点,态度虔诚点。推人及己,要是你的亲人出了这样的事故,你会无动于衷么?

读了小学我们知道要尊敬师长、关心亲人,读了中学我们开始敬畏生命,懂得谦卑悲悯。现实生活中,各种媒体也都在传播正能量,传递真情与大爱。人类的高贵和纯粹,恐怕就在于人伦和感情。子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我们对待陌生人与亲人朋友不可能是一样的,但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秉承良知,恭敬而合乎人伦


凡·高说:“当我画一片麦田,我希望人们感觉到麦子正朝着它们最后的成熟在努力绽放;当我画一株苹果树,我希望人们能感觉到苹果里面的果汁正把苹果皮撑开,果粒中的种子正在为结出果实奋进。”


几乎没有人能成为凡·高,但我们可以通过努力,活成他作品中的形象。我愿做这样的麦子,这样的苹果。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9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