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8 大块假我以文章

20200506 大块假我以文章

滕王阁是幸运的,她在阎都督举行的盛会上遇到了大帅哥王勃,只两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便足以吸引世世代代人登楼寻胜。

黄鹤楼、大林寺也是幸运的,他们也遇到了绝世高人。多少游子梦想着能登楼骑黄鹤,飞过“烟波江”,抵达“乡关”处被贬江州的白居易“长恨春归无觅处”,突然撞见这欣欣向荣的桃花,顿时心花怒放。这些人之所以写出传世名篇,恐怕与这些景是分不开的,应该是得到了江山之助、天地之启。而滕王阁、黄鹤楼、寒山寺等诸多古迹也因为才子们的文章而闻名遐迩,逐渐成为后人登临的名胜。可见,文学与自然的关系是多么密切



    和古人相比,我们更为幸运,因为我们不仅可以欣赏到和他们一样的美景,而且还可以读到他们不曾读过的诗文。自然之美,饱人眼福;精品好文,怡人性情。王勃感叹“四美具,两难并”,而我们只要想要,就能“美”“难”兼得,何其幸哉!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崔颢早已乘鹤去,只留诗文在人间。今天的我们,读着这些文章,赏着这等美景,思绪又有几何呢?

和人的生死相比,自然之美是永恒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木只要根还被泥土守护着,就永远不会死,也许我脚下的某一棵草,前世就亲吻过李白的脚。“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们头顶的明月,从空间上说,祖国各地都是一样的;从时间上说,不也是和古人当年仰望的一样么?

写到此处,我不免心虚起来。李白说:“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多么自信自豪、充满快意的表白!而类似的美景也一直慷慨地呈现在我的面前,可是我的“文章”在哪儿呢?

就说眼前吧,春夏之交的五月,大自然奉献给了我多少美丽的景物呀,可是我竟然连一句回赠的话都没有说。花儿竞放了,开始结果;燕子回来了,生儿育女;山清水秀秀色可餐,日落月升银河争辉。而我对这一切竟视而不见,甚至于连别人对大自然的赞美也无动于衷,想到这些,我不由得惭愧起来。


草木逢秋悲寂寥,尚且发芽添新枝。而我的人生有几十年,也确该留下一些“文章”。我要把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关注记录下来,或用文字或用照片或用视频。眼见的、耳听的,读到的、想到的,都可以成为文章。

希望我也能像东坡那样,“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随时都能享受“造物者之无尽藏”也。那么,就让我从这篇文章开始,把天地万物都揽入怀中,流诸笔端,写下去吧。

来源:老程杂记,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9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