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1 我是一粒高粱

我是一粒高粱

我是一粒高粱。那天,我被卖到主人家里。装进塑料袋的时候,我听到那个喂养我长大的人——满脸皱纹、脸色蜡黄的老农民,郑重地把我交给新主人,并认真地说:“鸽子吃了这个,一定会长得很快。周围一圈的人都从我这儿买……”

“唉!价钱压得这么低,这个人也不一定买,这让我怎么活啊……”我听见老农叹着气嘟囔。那位戴银丝边眼镜的买家随意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系上了袋口。

“哗啦啦”,不知躺了多久,我终于被主人从袋子中抓起,投向了鸽子的食盒里。“叮,叮,叮叮……”一串清脆的落地声。在快要落到鸽子食盒时,我看到一位曾经躺在我身边的兄弟,弹到我看不见的角落里去了。

我的思绪正在延伸,一双红眼悄然出现在我们上方。“太棒了,我们将完成自己的使命了!”我们抱在一起,颤抖着,兴奋着。鸽子先生文质彬彬的靠近,一头戳到了我们之间,叼起最鲜丽的一颗玉米,享受了。接着他以皇上挑妃子的目光扫视着我们,紧张的气氛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皇上突然一挑,叼起了最圆润的一粒黄豆。接下来皇上往复插进食盒,在颠三倒四中,我被转了许多圈。就在这时,他停了下来,歪头凝视着我,良久。我一阵激动:下一个就是我了吗?!他靠近,尖嘴碰到了我的身体——猛地一挑!空气突然变得稀薄了。我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抛物线,落在了桌子上。桌面上布满了五颜六色但没精打采的食物,十分扎眼。

被遗弃期间,还有霉菌和老鼠的光临。终于有一天,主人的“粮”心被鸽子的求食声唤醒,他拿了几块硬纸板把鸽子的食盒加高加固,又把我们送回了食盒里。这回,桌上只有我被剩下了。

鸽笼边传来小鸽子的哀嚎。“翅膀还没长硬,倒先学会挑食了。”主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叫来他的孩子。两人把小鸽子的嘴掰开,塞进剩下的食物,“唉,不喂她吃,她会饿死;喂她吃……”主人的话被疯狂摇头、拼命挥动翅膀的小鸽子打断,小鸽子把塞进喉咙里的食物全吐了出来,凄厉地抗议着。

不到两天,她那清脆干净的歌喉已经沙哑,再也叫不出声。主人又一次塞食物,只是她已经无力反抗。随着镊子在她的喉咙里前移,我到了她的胃。我看到她那只吃玉米娇生惯养的胃此刻变得干皱。“如果再早一天,她或许就不会死。”我和主人同时叹气,“可是,她母亲被吃了,即便她活下来,也不幸福呀……”

小鸽子被埋在不远处的花坛里。“鸽子吃了我,也没有快快长大,对不起……”我在睡着前,反复念叨着。

以小鸽子的尸体为养料,我又开始生长。破土,开花,结果,等我再次醒来,天气已经转凉,原来我又成为好大的一串高粱穗上的一粒。老农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我应该有我的使命,我要对得起生我养我的土地和照顾我爱护我的老农!

这时,略微发胖的小主人盯上了我,把我剪下,炫耀似的四处乱晃,把我当成扫把四处挥舞。我的兄弟们被甩得东零西落,不少被老鼠搬走——也算作了一点小贡献吧。听说闭上眼睛,眼泪就不会流出来。我不愿看到自己的下场。

“你在干什么?!”老主人威严地怒喝道。“这是粮食啊,粮食!你的面包就是它变出来的!你想拿它喂老鼠吗?”主人不由分说的语气令我感到温暖。我偷偷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主人的镜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正熠熠闪光。

后来,我被插到鸽笼上,专门供给正在孵蛋的母鸽吃。小主人也尽可能地收集那些散落的颗粒,放回食盒。

老农说得对,鸽子吃了我,一定会快快长大!愿每一粒粮食都有好的归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