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白马古村

神奇的白马古村

   端午节前二天,张慧谋老师给我信息说,志豪,你还在电城吗?这段时间太忙了,有些累,想回小城小憩。我回了信息给他:还在电城,叔,您回来。

   周六中午,张老师回到小城。我和族弟留生、许景东老师、庄春年老师在张老师弟弟家里喝茶,又聊到白马,我同张老师提议:叔,再去一趟白马,怎么样?张老师说,好啊,有几个问题,我也想去弄清楚。

   下午三点多,本来回来休息的张老师,又给我拉到白马古村了。

   到了白马村,先到村贤广燕家二楼喝茶,等水益叔回来,白马村小学校长黄权谋和村贤琛哥作陪,琛哥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古诗词和对联的造诣非常深,白马村口的对联就是他写的。

    广燕的姐姐摆上自己做的粽子,还有荔枝园里刚摘下来的桂味荔枝,张老师看到粽子,忍不住品尝了几小块,赞叹不已。

   听说我们来了,水益叔从水东赶回,品着茶,尝着新鲜的桂味荔枝,水益叔时而凝重时而幽默的描述,把我们带回到四百年前的古白马村……

   关于白马古村大户人家邵纯儒的故事,零零碎碎地在水益叔的描述中,展现我们的眼前。

   乾隆年间白马村大财主邵纯儒(我查阅邵华源收集整理的《电白县邵氏名人录》中第四节靖公房第45页: 邵纯儒,字子正,贡生十六世孙,麻岗白马村人,州同职,以子贵敕封承德郎,娶杨氏,封安人。州同为地方州副职,从六品,六品官职的老婆受封时称为安人。)开仓济灾救世,在白马村外,搭起了一排排的竹棚,煮饭熬粥给邻近的穷人充饥,后来,十传百,百传千,邵纯儒开仓济灾的消息传播了到了江门、广州等地。很多灾民,不顾路途遥远,跋山涉水,纷纷赶到白马。

   本来是一件好事,无奈人越来越多,有些人在来的路上,染上瘟疫,把瘟疫带到白马济灾点,传染给其他人,造成死了很多人,纯儒埋了死者后,心里非常内疚,到各地捐款修建寺庙。

   麻岗热水温泉附近的热水庵堂。传说就是纯儒捐钱修建的。纯儒捐了四十担租(据说,一担租约130斤谷)修建的,当时的热水乡属于白马堡管辖。

   白马村名的来源,也是一个传说的,当时白马村的原名叫凤头坡村,有一神仙从东海骑着一匹白马来,到了凤头坡村村后的马岭(山名),神仙看到凤头坡村田园风光秀丽如画,就停下来稍作休息,把神马拴着,神仙站山上欣赏美景,谁知道神马趁神仙沉迷美景之中,挣脱绳子,跑到绿葱葱的田里偷吃庄稼,刚好碰上巡视的农人,农人看到神马偷吃庄稼,就挥起手里的锄头追赶神马,神马慌不择路,撒开蹄就往凤头坡村西北方向的公爆岭飞奔逃去,到山上小溪边石头堆里,马失前蹄,左前脚插进石头十几公分深,留下蹄印。右前脚跪下来,硬生生地把石头压出十几公分深,大约一米长的腿印。后来,大家把这堆石头堆称为马跪石。白马村的名字也因这个故事得来。

   白马村现在的村民都姓邵,传说很久以前,白马村原住的村民是詹姓,人丁兴旺,田园肥沃,山青水秀,村人世代耕田,没有读书人。詹氏人到电城海头村聘请了一个单身的秀才到白马教书,这个人就是九世祖。九世祖到白马教书,村里出了很多秀才。村民们为了感恩九世祖,为了能让九世祖安心教书,给九世祖建了房子,分配一些农田给他。九世祖就在白马安了家,娶妻生子,开枝散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邵家的人口不断添加,渐渐兴旺昌盛,詹氏人日益衰弱,一日不如一日。詹氏村民就找风水先生询问原因,风水先生说,白马只适宜一姓人家居住,要么把邵家人赶出去,要么詹姓人自己另找地方居住。

   詹氏人回来商讨一下,赶邵家人嘛,现在他们人多势众,不是对手,另外人家对我们有恩,我们詹家人也做不出这样忘恩负义的事。经过几番商议,詹氏人作出大义决定,本姓人迁出白马,另找地方重建家园,把白马让给邵家。

   詹氏族长跟邵家九世祖说了这项决议,九世祖非常感动,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提出来和詹氏族长一起去寻找新的居住地,两人骑马南面寻去,325国道以南的地方,大多都是海滩。当两人的马匹跨跃树仔山美附近的一道咸水沟里,詹氏族长的马鞍上,马身上沾满了鱼虾蟹之类,詹氏族长下马对九世祖笑着说,兄弟,就选这里吧,这个地方靠海,是一个鱼米之乡,离白马路不远,我们两家人以后来往方便。九世祖也是这样认为。

   詹氏族长带着詹氏家族拖儿带女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搬迁,终于把新家安在树仔山美这片开阔的临海土地上,后来把山尾村改成山美村。詹氏家族在搬迁过程中,把本家一个香炉遗留在白马村,邵家人恭敬地把这个香炉用隆重的礼式请到邵家的一个宗祠,逢年过节都上香祭祀。

   在广燕家听水益叔对白马古代现代的一些事迹的讲述后,我提议去葫芦坑水库去看看,我想看看传说中的葫芦坡上的书塾遗址。

   张老师到了葫芦坑水库,一个人背着手,神情庄严凝重,沿着葫芦坑水库唯一的大堤坝慢慢走,时而弯腰下来,抚摸堤坝上的泥土和草地,时而抬头注视翠绿的环山,落日的光线温度依然热辣辣的,张老师额头上,冒着一些汗珠,他没有理会,完全沉醉于这片山青水秀,有着无数神奇传说的白马土地上。

    广燕骑摩托车搭我上葫芦坡书塾遗址的山头,陡峭的山道宛然伸延至茂密的荔枝林里,当爬到传说中的葫芦坡书塾遗址时,大失所望,斜坡上除了一些书塾遗留下来的麻基石外,几乎给荔枝树和绿油油的杂草盖过,什么也看不到。

   从葫芦坡下来,去李太尉庙,到李太尉庙时,看了九世祖的祠堂遗址,水益叔说,这曾经是邵贞昌搞革命工作时一个秘密开会的场所。在李太尉庙逗留十几分钟,有人提议去看马跪石。

    进去的路是一段水泥路,大部分都是崎岖不平的山道,我和广燕、琛哥骑摩托车在前面探路,张老师他们的小车跟后面。留下广燕等他们,我和琛哥先去寻找马跪石。

   马跪石在公爆岭西边的半山腰小河道里,穿过杂丛林和满路棘树,终于在一块大石头找到马跪石。这里小溪流水潺潺,一片清凉,拍了几张照片,赶上来的黄校长和水益说,你那个不是神马失前蹄的位置,。我说,这里也有马蹄印啊。有人说,可能是后蹄的印,前蹄应该位置不在那里。

   爬上石壁上,和大家一起寻找,还是给我先发现了前脚蹄印和马腿跪下来留下的印记。

   看着这些神奇的蹄印,我仿佛看到一匹白马,扬起四蹄,在翠茏的山林中奔驰……

   白马,一个满满传奇故事的地方,我会一直来的。还有很多故事,等着我去分享的。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9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