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海话短语与歌谣​(3)

趣说海话短语与歌谣​(3)

七十年代中,堂叔阿家三十多了,好不容易谈上对象,准备结婚了。

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摆酒席是头疼的事。他跟家里人商量酒席的事,大哥说:不用担心,俗话讲,有钱做通村,无钱做屋里。到时葱子菜子炒朵就吃,无人敢笑我们。

“有钱做通村,无钱做屋里”,这句话说:有钱摆酒就请全村的人,没什么钱摆酒就请叔伯兄弟姐妹。通村,全村。屋里,同一间祖屋拜祖宗的人。

几十年农村摆酒,也不容易。“无钱做酒请屋里”也不是轻松的事啊,叔叔伯伯,堂兄堂弟,一大堆,从起厨就吃到三饼(朝),并且是全家来的。

八十年代末,司机是最吃香的职业,邻村的阿江,考取了驾驶证后,暂时没有车老板请他开车,阿江骑自行车去贩鱼到村里卖。

几个老伯看到阿江,就聊起来了:八塌塌那人去啰,阿狗哈子学朵车回来,车无去开,回来卖咸鱼。

有人叹了一口气接话:三十无高是矮子,四十无富是​穷人。阿江建担(现在)才二十四、五岁,无惊(不怕),还(读港)有一扒(排)世界。

“三十无高是矮子,四十无高是穷人”,人到了三十岁,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成家立业,那就没有前途了。四十岁之前,没有挣到钱,这辈子就注定是穷人了。

据说六、七十年,乡下人口平均寿命是六十多岁,三十岁来说,等于半辈子了,所以乡下也有“三十多半世”的说,“世”是指“辈子”。四十岁接近老中年了,再挣不到钱,就只有捱日子啰。以前的乡下,四十多岁的男女,穿黑色衣服了。黑色衣服,大多代表进入老年人阶段了。

堂弟阿坚是堂伯阿达的独子,阿坚结婚后,要跟阿达分家,吵得非常厉害。三叔看不过眼就对阿坚说:你老个(父亲)几十岁了,都是闻(读鼻)着(读朵)黄土香(读攀)过饭(读悲)的人去啰,你还(读港)这样(读轩世)对他(读伊),你良心狗吃啰。

“鼻朵黄土攀过悲”这话是说,没剩多少日子活了。

七十年代末,母亲带我去看戏,看的是《哑女告状》,掌明珠冒充同父异母的姐姐掌上珠嫁给陈状元,掌上珠在乡下给继母迫害,在傻哥和老仆人掌忠的帮助下,逃出来去京城找陈状元告状,谁知道掌明珠依着状元夫人的身份,先把掌上珠告了。

母亲当时恨恨地骂道:无理揸某(女人)先告中(状)。

无理,没有道理,蛮横不讲理。揸某,乡下指结过婚的女人。无理揸某,大多是指野蛮不讲理的泼妇。

2019-10-12雨初堂

本文配图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9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