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酒席

乡下的酒席
 
 
乡下的酒席  八十年代以前,村里人摆酒席,桌子、櫈子以及盘子、碟子、筷子、碗、勺子、锅头、瓷盆、汤匙都从各家各户借来的。
哪家办喜事了,摆酒席前一天上午,大人和厨子骑着单车去镇上备“日子料”。“日子料”是酱油、醋、盐油等佐料,还有云耳、香菇、蒜头等等。买做鱼丸的马鲛鱼,还有麻鳝鱼等鱼类。
家里早约好来帮忙的邻居,无论男女,有人去菜园摘菜,主人家菜园的蔬菜不够,就到别家去摘,挑回来记好数,过后再结账。男人帮主人家杀猪,垒泥灶,杀猪时的猪头要留好,是给媒人的。
女人挑水洗菜。小孩们更忙,通村跑。他们做什么呢?小孩的工作量可挺大的,到各家各户借桌櫈和餐具。村里那时的饭桌大多八仙桌,长木櫈。哪家桌櫈借回来了,用毛笔桌脚和櫈脚写上名字。餐具做不了标记,就只能靠记性了。
这时,专门指定一个认识字的人,坐在堂屋负责收红包,收到红包记下名字,有送毯子布匹的,登记好并在毯子和布匹用针别上红纸条,上面用毛笔写上送礼者的名字。这可有讲究的,两条红纸条,右方上角的,写着祝贺的短语,如是娶儿媳妇的,写“贺仪”。嫁女儿的写“粉仪”,进新宅的写“燕仪”,跟写红包皮一样。左下角的红纸条写落款,是送礼人的辈分和名字,如是岳父家办喜事,就落款:小婿某某贺。把收到的毯子布匹或挂钟,要挂在堂屋的墙壁的,负责这些工作的人,叫“坐礼房”。
起厨,乡下人家办喜事,前一天晚上的便饭。有做鱼丸等剩下的鱼头鱼骨,这些鱼大多是马鲛鱼,切几根葱或蒜骨,炒或焖,鱼骨鱼头味鲜骨软,可是下酒送饭的好菜。菜头(萝卜)焖麻鳝鱼,味甜味美,一碟家养的鸡,都是一些家常便饭。
邻居的叔伯兄弟姐妹,带家携口的,围着一大桌,不论人数多少,坐不下了,站着夹菜,气氛非常热闹。起厨曾经停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到酒店办酒席了,有些人嫌麻烦,就没有做起厨了。不做起厨,冷清清的,没有多少喜庆的气氛。做起厨,其实也是一种传统,客人并不计较菜好与差,主人家也热闹些,喜气些。
近几年,起厨又流行起来了,亲戚聚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喜气洋洋的,很少见面的亲人之间,顿时距离近了,亲热了许多。
第二天,酒席开始前,小孩们到村口等亲戚,亲戚来了,小孩帮忙拿礼物,带着他们进主人家,带他们到礼房,放好礼物登记好红包,再安排客人找位置坐。
堂屋墙壁上的礼物是亮点,亲朋好友送了什么礼物,都在这里展览出来,给客人参观。谁送什么,看墙壁就
一目了然。
酒席开始之前,小孩们按大人的吩咐,把借来的饭桌和櫈子摆好。这时候,饭桌和櫈子展览会开始了。
新娘出嫁前,有专人负责洗头的,洗头的是上岁数的女人,梳一下,就唱一句词。如金土提供的梳头歌:一梳从头梳到尾,二梳举案齐眉,三梳龙床凤被,四梳儿孙满地,五梳父母恩紧记,六梳育儿用心机,七梳出门遇贵人,八梳八方进宝,九梳久久长长,十梳十全十美。
哭嫁,新娘出嫁那天,是在母亲的房间出嫁的,趴在床上“哭嫁”,哭词有不舍得离开家和哭诉母亲十月怀胎的辛苦等等。新郎来接亲,女人们最八卦,围上去看“新娘家”。一边看一边点评。陪新娘出嫁有新娘平时最要好的闺蜜或是好姐妹,乡下叫“送嫁”。除了送嫁的,还有会说会道的“紫头迈”,这个角色大多也是上了年纪的女人。酒席要等新娘出门才能开始,如果在酒宴开始了,新郎接新娘出来,大家要站起来,让他们出去了,才坐下来继续。
酒宴端菜的是女人。结束后,男人喝酒,女人洗餐具,小孩负责送桌子櫈子、餐具回给原来的主人。新娘回到新郎家,小孩们和女人们就堵在新房看新人,讨取喜糖水果之类。有句话是这样说“新人新卓卓,打来榄子取蔗碌”。
新娘回到新郎家,紧接开始就是“凭甜茶”,甜茶是新人茶。桔饼切成丝,泡在开水里,放上白糖。这些活是“紫头迈”做的,准备好了,用小托盘托着,由新郎领着,从家里辈份最高的长者开始。一个一个按顺序敬新人茶。每
位长辈敬上一杯,喝茶的长辈要准备好红包给新人“甜茶钱”的。
有些“紫头迈”很精明的,刚去到新郎家,饭也顾不上吃,趁亲戚还在酒席,赶紧叫新郎“凭甜茶”,这样新娘就是可以多敬新人茶,收到的“甜茶钱”数目就可观了。
二饼,酒席的第二天早饭,把酒席剩下的菜热了,请左邻右舍过来吃饭。
三饼,是三朝,酒席第三天。新娘回娘家,叫“去村”。新郎去岳父家做女婿,叫“做粮家”。新娘自己骑车先回去,新郎再尾随过来。
岳父家摆几桌饭菜,叔伯邻居过来吃饭,顺便还要给一个小红包。这顿饭叫“陪粮家”。吃饱喝足了,新郎新娘回去时,小舅子小姨要送姐夫姐姐回家。新郎家也摆几桌饭菜,同样是邻居过来吃饭,送一个小红包给小舅子或小姨,这叫“陪舅子”。
准备饭菜时,鸡腿必须留整个,不能切碎,要给小舅子吃的。新郎坐小舅子旁边,把鸡腿的肉撕开,放小舅子碗里。小舅子的地位是国宾级,必须好好接待。乡下以前小孩之间吵架,就叫对方“舅子”或“大小肋舅”占便宜。
现在摆酒席,镇里的大多数去酒楼办理了。村里办酒席,一切都交给厨子去处理,端菜的人还是女人,每个厨子都有自己的一班跟随者。这些女人平时干农活,有酒席活了,就跟着厨子去当服务员打杂了。桌櫈餐具是有人专门出租了,还有帐篷出租,下雨也不怕了。很多礼节都免了,二饼三饼基本不做了,大多从简,一次性。酒席没有从简,反而越来越隆重,越讲究排场了。
 


已亥年九月十五雨初堂本文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