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面上的月光

瓦面上的月光
 
 
 
昨日晚七点过,驱车奔驰了三百多公里,九点多终于回到日夜牵挂的小城。朋友理文、阿国、志林等若干人在林记茶楼为我接风。和阿国约好,七点去冼太庙烧香。
回到小城旧居,记挂着某些人,某些事,整夜都没有睡意,四点多,才模糊勉强入了梦乡,五点多又醒来,酣睡中的小城,让摩托车的发动机“突突突”声音搅醒了。
起床到静心斋读书,张敏华的《风也会融化》。读了几页,朝南的阳台木门,“啪啪”轻轻地撞击着墙脚,几缕微凉的晨风,柔柔拂进,沁人心脾,让人顿感清心安神。放下书闭目养神,轻轻吸吮这股清流。
蓦然间,木门猛烈地碰撞墙脚,发出剧烈的响声,我仿佛听到阳台外面“呼呼”的风声,随即传来几声清脆的金属敲击声音。    
听到这些声音,猛然想起阳台的花。放下书到阳台一看,夜来香的叶子枯黄了,花树的小枝干随风敲打着阳台的不锈钢栏杆,“叮叮咚咚”地响着,好像知道我回来了,它们在提醒我:我们要喝水。    
摸着树干,折了一枝,已经是干枯了。心里十分歉疚,拿起小塑料盆子,装了水,每棵花树,淋了一些水。生或死,就只能靠造化了。    
淋完花,静静地站了一会。看着阳台外面的小城民居,月光淡淡地洒在屋面,露出模糊的轮廓,又起风了,身后的木门响了,夜来香的小树枝敲着栏杆。骤然之间,看到晨空中悄悄流淌着的秋色。    
发呆了一会,准备回书房时,转身的刹那间,眼角里闪过了道光,朝着光源寻去,原来是邻居屋顶琉璃瓦面上发出的微亮光,心想:难道是月光?    
奔上天台,拉开门,半片月亮挂在小城的上空,琉璃瓦上的发光处,果真是月光。    
几缕月光,恬淡自然,看到这些,心里安然肃静下来。    
盯着那月光发呆,看看天上的星星,原来是稀疏的,看着看着,发现星星越来越多了,满天都是。    
天色微亮了,转身往东面,晨曦染红了半边天。一边是晨曦,一边是月光,我在中间。
下楼驾车去城西,去看一个牵挂了多时的某人。在他的房间窗口,看到外面田园里,金黄的秋色在倾流。
去几公里外的冼太庙烧香,门口的保安拦住我,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电城人,进去烧香给阿嫲的。保安说:无论是谁,无论做什么,进去都要买票。
我说:“给阿嫲烧香也要买票?”保安点了点头:“老板交待,进去就必须买票。”
顷刻,我看到保安脸上得意的笑,看到他老板眼珠瞳仁里,一扎扎粉红的纸币在晃动。
我想起了邻居屋顶琉璃瓦面上的月光。
 




2019-10-20清晨小城静心斋,2019-10-26上午雨初堂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97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